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健康

疫苗灾难或已现端倪

2021-08-20 16:35:01

mRNA疫苗技术发明人罗伯特·马龙(Robert Malone)因早前发表过一篇「不应该强制年轻人接种mRNA(COVID-19)疫苗」的文章而遭到人才招聘网站领英(LinkedIn)封号,领英给出的理由是「帐户发布了有关疫苗和COVID-19的『误导性或不准确的信息』违反了用户协议」,虽然领英很快道歉,并恢复了马龙的帐号,但此事仍然引起外界关注。

马龙在文章中指出,虽然疫苗可以拯救生命,惟辉瑞和莫德纳公司生产的COVID-19疫苗,使用了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根据接种疫苗引发心脏病的报告,这将改变儿童接种该疫苗的风险收益比。 」因此,他认为,对18岁及以下的年轻人或者儿童来说,接种疫苗,弊远大于利。

去年8月出现在秘鲁的COVID-19病毒变体上个月被正式命名为Lambda。现时,在秘鲁的新增感染者中,有超过八成的患者感染的都是Lambda毒株,同时,智利、阿根廷、巴西、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墨西哥亦均因该变体而导致大量病例。

英国惠康桑格研究所(Wellcome Sanger Institute)COVID-19基因组学计划主任杰夫?巴雷特(Jeff Barrett)对《金融时报》表示,「数据显示,Lambda所引发的突变「非比寻常」 ,穗状蛋白的突变赋予了中和抗体逃逸和增加感染性的能力」。因此,科学界忧虑,Lambda或会对疫苗产生抗性。

目前,全世界的新冠疫苗均处实验阶段,各国为了尽快重启经济,平息恐慌,与亲建制的科学家们一味宣传疫苗好处,鼓动民众施打,却对最关键的问题绝口不提,更极力打压勇于发声的科学家讲述真相。

冠状病毒与疫苗会产生ADE反应(即抗体依赖性作用),当次优的抗体(一般为可结合病毒的非中和抗体)与病毒结合后,不仅不能防止病毒侵入人体细胞,反而会增强病毒感染免疫细胞、促进病毒在体内的复制,强化疾病的严重程度,甚至诱发更严重的额外征候。这是SARS疫苗研制失败,至今未有进展的根本原因。

其实在新冠疫苗的动物实验阶段,就已经发现了ADE反应增强现象,有敢言人士呼吁民众拒绝施打疫苗,只是当时未有案例及临床数据支持,很快便被社会遗忘。

结合文章开头所展示的实例,同SARS病毒相似度高达74%的COVID-19,很有可能正在发生ADE反应,惟医学界并未有足够能力解决ADE反应带来的后果,科学界亦从未就ADE反应进行过充分研究。

整理完这些信息时,笔者心情相当沉重,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可以停一停,想一想,三思而后行,用现在的小心谨慎换取将来的无忧无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