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蒋介石的孙女:爱上大自己10多岁结过2次婚的男人,家人反对无效

2020-06-28 18:00:31

有一句古诗是这样的: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意思是:想当年,多少王孙公子爱慕你的,追求你,你却因为爱着我,不愿嫁给他们,为此你流的泪都能湿透丝巾。如今你嫁入豪门就像身陷深海中,连我这个昔日爱郎也成了路人。现实生活里,有很多女性都希望自己能嫁入豪门,却不知道豪门中的无奈、凄苦与孤单。


蒋孝章,是蒋经国与妻子蒋方良的唯一女儿,第二个孩子。也是蒋介石的长孙女,因为容貌出众,气质典雅、高贵,曾被称为“台湾第一千金”。也许是体会到了“豪门”中的难受滋味,她在婚姻的道路上,最终选择了一条反方向的路。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前夕,在苏联的蒋经国被获准回国。此时,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蒋孝文和蒋孝章。当时,蒋经国的生母、蒋介石的原配毛福梅尚健在人世,十分喜欢和钟爱这一双长孙男、长孙女。男孩调皮,总喜欢干一些捣蛋的事情,蒋孝文就是这样的,常惹父亲生气,但是,蒋孝章就不一样了,乖巧、美丽又善体父母心意,自然成为父母的掌上明珠。据说,有时蒋孝文犯了错,怕受责罚,便跑来找自己的妹妹蒋孝章,由蒋孝章出面,去蒋经国那里撒撒娇,蒋经国气消了,也就没啥了。又因为蒋孝章在蒋家“孝”字辈的一代并无姐妹,所以便成了蒋家唯一的大小姐,在蒋家地位之优越,是第三代兄弟中无人可比的。

到台湾后,蒋孝章已经十多岁了,她的苦恼也便来了,班里的同学听说她是蒋家的小姐,都觉得她出身“高贵”,都不愿意和她玩,甚至不愿和她说话。到了十七八岁的年纪,蒋孝章更是孤单,有俄罗斯混血的她,此时亭亭玉立,长成了一朵鲜花,美得惊人,但追求者却是寥寥无几,别人一听说她的身份都会望而却步的。

1957年,蒋孝章赴美求学。女儿出远门,蒋经国有些不放心,就打电话给俞扬和,请他多多关照。俞扬和是俞大维的儿子,当时生活在美国。俞大维,祖籍浙江绍兴,出生于湖南长沙,早年就读于复旦大学预科、 南洋公学、圣约翰大学。后赴美国哈佛大学、德国柏林大学深造。1929年回国任军政部参事,1933年出任国民政府兵工署署长,陆军中将军衔。抗日战争期间,领导兵工企业坚持生产,为中国军队提供了重要装备支撑,建成了一定规模的兵工生产和研发体系,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被誉为中国的“兵工之父”。1949年赴台湾,1954年出任台湾“国防部长”。


俞扬和也是个混血,早年,俞大维在德国时,爱上了德国一位钢琴老师,但是,这位钢琴老师的德国父母却不允许女儿嫁给这个身材矮小、貌不出众的中国青年俞大维。怎幺办?俞大维决定把生米做成了熟饭,姑娘珠胎暗结,给他生下了个男孩。一个年轻男人,在异国他乡不可能照顾到孩子,而德国钢琴老师因为家人的反对,更不可能为他拉扯孩子与他结婚了。俞大维的这顿饭做到夹生处,没办法了。想来想去,他想到了自己表哥、当时在柏林大学留学的陈寅恪。

陈寅恪为俞大维想了一个非常“实惠”的办法:把孩子送回国,交给自己的妹妹抚养,陈寅恪的母亲也就是俞大维的姑母也能搭把手。如此,由陈寅恪作主,陈寅恪的妹妹便做了俞扬和的“母亲”,俞大维也便在后来顺理成章地娶了陈寅恪的妹妹,也就是自己的表姐为妻。

俞扬和长大后,上了军校,20岁时,在美国完成飞行训练,回到中国,参加对日作战。他参加空战三十多次,最后一次被敌机击落,跳伞受伤,不能再服役,就离开了空军。战后移居美国,担任民航驾驶员。


俞扬和是1924年出生的,蒋孝章去美国时,他已经30多岁了,要比蒋孝章大十多岁,而且结过两次婚。可蒋孝章偏偏就爱上了这个男人。对此,俞扬和本人在回忆文章《俞扬和与蒋孝章红宝石之路》中,说:“孝文、孝章兄妹俩初次来美,先至华盛顿特区舍下作礼貌性造访,旋即转往旧金山。适余正和第二任妻子华裔生活习惯不尽相同,意见也不合,致情绪低潮,歉未尽情招待,更谈不上深刻印象。当他们在金山出现困难或发生些问题时,求助无门,便打电话来舍间,那时候义不容辞,只有由我设法帮忙去解决。后来我因业务到美西,顺道来金山看他们和代解决问题,三人在一起吃过几次饭,才算正式相识。就在这时与孝章不知为什幺就是那幺契合融洽,显有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之感,此后常在电话中聊天,似有说不完的话,很快便建立起来了情感。如果说‘千里姻缘一线牵’,那彼此间这几根线应该就是电话线了。”


可见,蒋孝章刚到美国时,俞扬和还在处理“第二任妻子”的事,而他们正式相见的那一天,分明有了“一见钟情”的意味,后来的发展也相当迅速。消息传到台湾,蒋经国受不了了——我的女儿怎幺能嫁给俞扬和呢——各种谣言满天飞,有的说俞扬和是个纨绔子弟,吃喝嫖赌无所不具。当时,俞扬和的父亲俞大维还未从台湾“国防部长”的位置退下来,因此,有人说这是一场政治婚姻,蒋经国为了拉拢台湾防务部门长不惜用女儿当牺牲品。蒋经国非常恼火,甚至冲入俞大维的办公室,掀翻了俞大维的办公桌。但俞大维的态度很明确:孩子们大了,婚姻的事应该由自己做主。

没办法,俞扬和只好飞往台湾,前来与蒋经国“谈判”。事实是俞扬和并非传言的那样“吃喝嫖赌无所不具”,他这人很健谈,在生活里,不管是谁与他说话,他都能唠叨上几句,给人的感觉是很“平易近人”。而蒋孝章也许是从小就有些孤单,这才爱上了他这个爱说话的“热心肠”。由照顾到生情,两人渐渐有了真爱。最终,这件事在宋美龄的圆场下,蒋经国才勉强同意。


1960年在美国旧金山与蒋孝章结婚,主持婚礼的是蒋孝章的母亲蒋方良,她还带来了蒋介石的亲笔贺信和一个数额不小的“红包”。婚礼虽说是在秘密状态下进行,仅有双方家长与少数亲友,但仪式还是隆重的。婚后的1961年,蒋孝章生下了一个男孩,是蒋介石的第一个外曾孙,蒋经国第一个外孙。男孩的名字叫俞祖声,据传,“祖声”是由蒋介石所题,从字义看,似乎有克绍“祖”裘之“声”望的意思。但是,俞祖声长大后却与军事和政治绝缘。


1978年高中毕业后,俞祖声在父母建议下,考入加州大学学习自然科学专业。4年后,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学博士学位,后供职于美国一家天文机构。他清楚地记得,在他进入大学学习的第一年,母亲蒋孝章送给他一份特殊的圣诞礼物,是一个日记本,首页上写了一首诗:“若求生活无忧无虑,劝你切实把握今朝……”蒋孝章没有说豪门似海的话,只劝儿子珍惜当下,但她却因为与俞扬和的结合,与蒋家兄弟的关系并不十分融洽,俞扬和陪她来台湾探亲少之又少,也正是这个原因。人生似乎就是这样的,出身豪门很无奈,而把自己嫁出去,也似有某种孤单。

上一篇:印度最深的一道伤口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