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中华

ARJ21飞机在高高原机场的用武之地

2021-01-06 21:50:02

ARJ21飞机在高高原机场的用武之地



2020-05-07 09:27
大飞机
大飞机












2019年9月,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格萨尔机场正式通航,甘孜州成为全国首个拥有三座民用机场的地区级市州,也是全国首个拥有三座海拔4000米以上高高原机场的地区级市州。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但今天,在拥有三座高高原机场的甘孜州,无论是去康定唱情歌还是去稻城看“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或者去甘孜县朝拜雪山之王贡嘎山,最容易的就是上青天了,可比地面道路容易多了。


机场群三足鼎立

甘孜州地处四川省西部,倚靠康藏高原的东南侧,在全国地势上属四川盆地和云贵高原之间的过渡地带,地形复杂险峻,因此,交通运输环节一直是其经济发展的最大短板。在西部大开发战略第一阶段的后期,除地面交通要道不断建设外,甘孜州的“天路”也已经悄然而至。

2008年10月,当时全世界海拔第二高的康定机场通航,标志着甘孜州正式开启“立体交通时代”。2012年11月,稻城亚丁机场通航,一举夺下全球海拔最高机场的桂冠。得益于这两座机场的通航,再加上去年格萨尔机场的启用,从此蜀道易,易于上青天。

康定机场,位于康定折多山斯丁措,海拔4238米,距离甘孜州首府康定县城区约45公里;稻城亚丁机场,全世界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海拔高达4411米;格萨尔机场,其建设难度当属国内罕有,经过在44个备选场址的大量对比分析后,终于确定在海拔4068米的最佳地理位置建设了今天的机场。

从地理位置上看,这三座高高原机场分别位居甘孜州东部、州南部以及州北部中心,在地图上呈现三足鼎立的势态,同时与国道317线、318线和川藏公路相辅相成,构建起甘孜州陆路与空域的立体交通网络的主体架构。在这一主架的基础上,各种交通方式延伸并辐射形成网络覆盖全州,为甘孜州的全面经济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康定机场的定位是甘孜州的核心枢纽,不仅是同青海、西藏等周边省份的民族交流合作的通道,也充分享受着成渝经济圈辐射所带来的红利。靠近州府的康定机场在甘孜州的战略地位至关重要,全面发展的潜力巨大。

稻城亚丁机场,以大香格里拉旅游区的核心景区——稻城亚丁命名,机场定位不言而喻。机场建成后,极大地缩短与省会成都的交通时间(驾车约12个小时,飞机航程约1小时),同时开启与周边省份,特别是云南旅游市场的深度合作,共同推动由区域合作上升为国家层面的旅游发展战略。可以想见,在正常的旅游市场下,稻城亚丁机场的吞吐量会大幅领先其他两座机场。

格萨尔机场的通航标志着甘孜州机场群的全面成形,对比前两座机场,该机场打破了甘孜州仅靠旅游资源的刻板印象,格萨尔机场旨在将州内丰富的农牧业资源、矿产水能带向全国,走向世界,全面促进当地的经济文化交流。

从表中可以看出,由于定位清晰,三座机场在发展中相互扶持,呈现出稳定增长的格局。2019年格萨尔机场正式通航之后,甘孜州境内航班总量突破4000班。笔者认为在合理的航线网络规划下,未来“铁三角”模式一定潜力巨大。

阿娇的用武之地

甘孜州本地总人口才100万出头,经济也不算发达,但当地旅游资源丰富,不但有全国人民琅琅上口的康定情歌,还有迷人的大香格里拉,雄伟的贡嘎山,又地处四川、青海、西藏、云南四省的交界处,因此是发展支线航空的宝地。

笔者认为,要充分开发甘孜州的三座高高原机场,首先要从引进国产新支线飞机ARJ21入手。目前,执飞高高原机场的机型以波音、空客的单通道机型为主,但是用大飞机来飞支线,业内人士都知道航空公司赢利不易。

笔者统计了2015-2019年甘孜州三座机场的吞吐量和航班量数据,通过简单计算能够得出,每个航班平均乘客数在83人上下,非常匹配ARJ21飞机的载客量(载客容量为78-90座),若航空公司能用该机型执飞甘孜州的高高原机场,刚好能保证航空公司收益的最大化。


在性能上,ARJ21飞机早就已经在青海的格尔木等机场完成了高高原机场的试飞,表明其已经具备在高高原环境下安全进行航线飞行的能力。通过媒体的报道我们可以发现,几乎每篇ARJ21的体验记都会提到其起飞时的“推背感”。充沛的动力为ARJ21在高高原机场的满载运营提供了保证,也为航空公司的收益提供了背书。

对航空公司而言,引进ARJ21来执飞甘孜州的高高原机场,还可以向局方争取更多补贴。中国民航局下发的《支线航空补贴管理暂行办法》明确指出:1.连接高高原机场的支线航线,补贴按同类上浮20%;2.使用支线飞机(定义为座位数小于100座的飞机)运营支线航线,补贴也按同类上浮20%。这就意味着,若采用ARJ21飞机执行甘孜州的三座机场,航司的补贴收入是较为可观的。

围绕ARJ21飞机,机场也有许多可以发力之处,比如与航空公司共同合理规划航线网络。机场和航空公司,是两个相对独立的经济体,类似“商场”与“商家”的关系,广大的乘客就是它们所服务的对象。所以机场的发展与航空公司运营密不可分,机场与航司双赢一定要互惠合作。甘孜州旅游资源丰富,但机场之间的航空通达性缺乏,引进ARJ21飞机之后,若能充分利用其支线飞机的特点,开通高高原机场之间特色旅游环飞航线,如成都-康定-稻城-成都,实现客源互动,必将为高高原机场、为ARJ21飞机、为甘孜州的发展注入蓬勃的动力。

这种方式还可以扩大到甘孜周边的友邻机场。甘孜州相邻市州的旅游资源也十分丰富。四川旅游名片九寨沟就位于甘孜州北面的阿坝州,被誉为“童话世界,人间仙境”。南面的凉山州西昌,是大香格里拉旅游环线、川滇旅游黄金线上的重要节点。如果能在政府支持与航空公司的深度合作下,利用ARJ21飞机开通环飞航线,并尝试减免从甘孜州三座机场前往友邻机场的税费,也将吸引更多游客的到来。


最后,还可以积极探索“飞机+”战略,依靠甘孜州特有的地理资源优势,以航空业相关产业作为带动企业发展的引擎,以三个机场和两条国道为动脉,全力推进“飞机+”项目的落地和建设,促进甘孜州旅游业的发展,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和居民收入。

“飞机+”战略不仅包含飞机+景区、飞机+酒店等特色旅游,而且还积极带动旅游周边的产业,推出飞机+运业(地面交通)、飞机+汽车租赁等个性化服务,最后在三座机场全面覆盖甘孜州的条件下,努力尝试飞机+水业、飞机+特色农产品、飞机+物流电商,把州内丰富的物产资源远销国内外。

当前,西部大开发依然是位居国家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的四大总体战略之首,随着未来西部地区支线航空机场数量不断增加,相信在国家宏观政策的扶持、各类航空公司的支持以及自身不断创新的努力下,ARJ21将在广大的西部地区找到越来越多的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