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中华

我不喜欢的方方《武汉日记》:伪日记的“代言”与民众狂欢(五)

2020-11-21 21:50:01

                                        我不喜欢的方方《武汉日记》:伪日记的“代言”与民众狂欢(五)


作者:葱酱


其实举红旗照相的人也是志愿者,也是这时代洪流里的小人物。人家做了事情,就像我们在家里做了顿饭要拍照留念,有何不可?重点难道不是他们工作做得到底好不好?拍了照要挨骂,不拍照可能又说政府尸位素餐。骂政府也要讲点起码的道理,不然骂政府也只是换了个对象的骂街。纳税人天然有骂政府的权利,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骂政府的声音都代表正确和正义。况且小公务员、小职员不也是常出现在文学作品中的小人物吗?方方就一点不担心自己的话语对这些普通人造成伤害?这恰恰是掌握着话语权的精英对话语上的弱势群体的欺凌。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方方确实可以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务社区的工作——实践是认识世界的重要途径,而不是只待在家里接受别人的帮助。她从作家的位置上下来,下凡当一回老百姓,体会一些真实的人间疾苦,也许能再次写出好文学。

方方《武汉日记》价值匮乏、姿态架空却依然能走红,我猜想背后的原因是,虽然方方把“骂政府”政治正确化了,但老百姓确实需要有一个“大声音”来替他们担着骂政府可能的负面效果,他们通过转发、点赞方方的日记获得了参与一场共鸣和狂欢的机会,而他们骂政府的心情确实又比方方更正义、更迫切,这样看来,方方确实是机智地为民执笔了一次。只不过这些日记在未来看来,其意义可能连《伤痕》和《班主任》都比不上(毕竟它们虽然粗糙,却仍然是文学)。

当然,我相信方方并不是故意如此。我从不怀疑方方的善良。只是一个不保持学习习惯的人,已有的知识和观念就会被时代的“通货膨胀”而缩水,在时代的飞速发展中“被无知”。既有的知识也许未必是错,只是有效范围会不断滑坡(就像存款会越来越贬值)。所幸,方方很多用来骂政府的漂亮言论,比如衡量一个国家文明的尺度之类(我已经不想从现实政治的角度来分析这段话,但它确实是很漂亮的文字),用来骂外国政府在疫情防范中的丑态百出也一样适用,从这个角度,我确实觉得,占领制高点的口号再大声也很容易速朽,但文学,哪怕是粗糙的文学,却总能获得更长久的生命。

桑格塔在评价加缪时说过这样的话:“道德美易于迅速衰败, 转眼就化作了警句格言或不合时宜之物”; “这种衰败, 有的在作家健在时就赶上了他! " 洪子诚先生在谈论《鼠疫》时引用了这句话,我想,用来形容方方的《武汉日记》也一样合适。经历过灾难,作家们可能想模仿加缪的《鼠疫》来让灾难给自己琐碎的记录加冕,却完全忘记了里厄医生谦卑而伟大的“我不知道”:

“人并非无辜也并非无罪,如何从中摆脱出来?”里厄想说的,就是要治疗一切能够治疗的东西——同时等待着得知或是观察。这是一种等待的姿态,里厄说,“我不知道。”
——加缪《鼠疫》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11065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