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中华

两患者ECMO治疗四十余天终出院,上海专家回应救治难题

2020-11-09 21:50:01

两患者ECMO治疗四十余天终出院,上海专家回应救治难题


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栾晓娜 李菁


2020-04-15 15: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视频连线。  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图

4月15日,2名曾经接受ECMO治疗的患者治愈出院,这是上海最早出院的两名ECMO患者。

患者陈先生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共住院73天,其中接受ECMO治疗43天。另一位患者童先生,在接受了47天的ECMO治疗后,也成功脱机,如今顺利出院。

当日,通过视频连线方式,上海公共卫生中心ECMO团队介绍了新冠肺炎危重症、重症患者救治情况。

“天团制度”是上海模式的亮点

据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主任朱同玉介绍,这些成就,得益于上海市卫健委和申康对全市救治工作的统领,也创造了“上海模式”。朱同玉表示,“上海模式”中非常亮的一点,就是“天团制度”。在公卫中心,汇集了上海的“五大天团”,即仁济医院皋源团队、瑞金瞿洪平团队、市一俞康龙团队、市六李颖川团队、十院王胜教授团队。

此外,在“五大天团”的背后,还有专业的技术支持团队,如ECMO团队、心脏支持团队、呼吸治疗团队等。

肠道功能调理、极端的凝血紊乱,救治过程一波三折

上海市新冠病毒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仁济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皋源是陈先生救治小组的负责人。据他介绍,救治小组于2月11日入驻公卫中心,2月12日正式接手陈先生的救治工作,当天深夜就紧急上了ECMO。

“新冠肺炎是新发疾病,我们当时对其病理不是很了解。”皋源告诉记者,这一路走过来,救治小组充分利用了重症的一些基本原理,但更多的还是在摸索危重型新冠肺炎的病例特点,怎么把重症的基本理念,更好地和新冠肺炎结合起来。

在救治过程中,救治小组更深刻地体会到,重症救治的基本理念是适用于这类患者的。只有切实地执行了这些重症的保护性治疗理念,才能够最终地给病人创造一个救治成功的机会。

皋源介绍,在对危重症患者陈先生的救治过程中,出现过几大难题。

首先是肠道功能的调理。陈先生于2月13日凌晨上了ECMO,但其运转需要稳定的比较高的流量,而患者早期的肠道功能受到了严重影响,影响到ECMO的正常运转。“所以,我们整整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来调理他的肠道功能,其中既有西医的方法,也有中医的帮助。”皋源介绍说。

此后,随着ECMO运转时间的延长,患者出现了非常极端的凝血紊乱的情况。“他接受ECMO治疗40多天,其管道更换远远超出了日常工作中的频率。”皋源告诉记者,这项工作得益于国家的大力支持,所有费用由国家承担,减少了医护人员的很多心理顾虑,可以不计成本地抢救患者,“这样更换的力度,平时是不可想象的。”

“这个过程确实是一波三折的,经过这么多天的坚持,老陈顺利康复了。”皋源表示,病人后期的恢复情况,也远超预料,“他今天出院了,我们很开心,也希望今后他能进一步地康复。”皋源说。

一患者接受47天ECMO支持,超出了医学中可以借鉴的内容





瞿洪平介绍危重症患者救治情况。视频记者 顾一帆 编辑 曾茵子(02:01)
上海市新冠病毒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瑞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瞿洪平教授介绍,此次几个救治团队入驻公卫中心,其实是上海整体新冠肺炎防治中的一个环节。

“上海是集中收治、分层管理,公卫中心是整个上海的救治一线,而我们是上海整个救治一线的最后一道防线,2月11日入驻时,更多的是要打攻坚战。” 瞿洪平告诉记者,当时,这些病人都已进入危重状态,之后两个月的时间里,主要是对早期危重患者的治疗。

瞿洪平表示,在早期,大家都在摸索过程当中,所以一开始没有明确和有效的治疗方案。我们更多地是在和病人接触的过程当中,包括和其他专家、和国内外经验分享的过程当中,才逐渐不断完善整个诊疗的过程。总体来讲,这些病人的治疗更多是以支持治疗为主、采取以器官功能保护为主的治疗策略。

瞿洪平举例说,今天出院的一位病人(童先生)1月31号入住,2月6号出现了急性呼吸衰竭明显加速的情况,这个时间正好是他发病的7~10天,也符合我们现在普遍认为的新冠肺炎的第二个高峰期中面临的非常严重的器官功能障碍。病人在2月6号出现了严重的呼衰以后,到上体外的ECMO支持,大概只有6个小时的时间,所以快速地引起了非常严重的低氧血症。所以从2月6日开始,他接受了47天最高级别的ECMO支持。

“从医学上来讲,这超出了我们整个医学中可以借鉴的内容。” 瞿洪平说。

在整个治疗过程中,不同的专业、团队之间,有一个非常好的专门的学习机会。“在对童先生的整个治疗过程中,有很多超出原来常见疾病的危重患者治疗中的一些问题。”瞿洪平说。

他还表示,“对病人的整体治疗,其实更多的是在逐渐认识这个疾病。在经验总结的过程当中,我们尽可能去维护病人的细胞功能,尽可能去减少一些相应的操作可能导致的严重的不良反应。使病人有机会最终能够有器官功能的恢复过程,特别是呼吸功能的一个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