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吃喝

易烊千玺让羊蝎子名满天下,马女士的孝心版羊蝎子更惹人寻味

2020-11-19 16:32:02


虎头蛇尾羊蝎子

文字原创 / 尽色


近一段时间,疏于更文,一直在玩视频,有朋友放言:“再不写,就绝交!”好嗨哟,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终于找到了价值和方向……



作为美食垂直号,这次不写,真的说不过去了——



国家统计局11月16日发布数据:我国10月份餐饮收入为4372亿元,同比增长0.8%,是疫情发生以来,首次由负转正,请注意:这是吃货们立了大功!



这佳绩,是靠嘴一口一口吃出来的,不是嘴吹出来的。



而这一组数字背后,最“火”的要数火锅,这更让人放眼未来,因为,西北风一刮,雪花这么一飘,北方的羊们,又要瑟瑟发抖了……


那今天就来聊聊热气腾腾的火锅吧。



据说,北方这个季节最受欢迎的火锅,分两个阵营:一个是涮肉,一个就是羊蝎子火锅。对此,不少南方的兄弟会一脸懵逼:羊蝎子听起来咋有点怕人呢?



羊蝎子,其实是完整的羊脊椎骨,带里脊肉的那种,因其形跟张牙舞爪的蝎子相似,故得其名。即便有人知道,但是,还是很难脑补北方人吃羊蝎子的热闹劲。


时下,镇江满大街没几家有羊蝎子火锅的饭店,更别说羊蝎子火锅的专门店。



记得N年前,江滨新村开过一家,邀请了两桌的媒体朋友去品尝,记者们一开始都搞不清这羊蝎子跟蝎子有什么关系,提心吊胆地四处查看。



待到品尝的时候,尴尬的事情发生了,每桌都上了三四盆羊蝎子,媒体朋友们还是大呼没有吃饱……据我所知,羊蝎子不是这样吃的,当时连饭店老板都没整明白。


比如北京人吃这个,是看重“敲骨吸髓”和三五好友欢聚的热闹劲,吃的时候要涮一些菜吃,比如冻豆腐、茼蒿杆子。有时候要上一盘烤窝窝头,就着一碟“青方”豆腐乳,那叫一个带劲!



南方人也吃羊肉,却很少有人去写羊蝎子。



淮扬菜重镇的淮安,自古除了全鳝席,还有全羊席;镇江的东乡、南乡人,到了冬季都爱吃羊肉,甚至热衷于喝羊杂汤。佳的羊杂汤里,还有羊眼睛瞪着你,妙龄少女也照吃不误,可是,还真没有大张旗鼓、吆五喝六地吃羊蝎子的食俗。



我在南方的艳阳里露着腰,你在北方的寒冬里裹着貂,南北的差异咋这么大呢?


最近却有两则新闻,让羊蝎子,同时挤进了南方和北方人的视野。



一则新闻跟羊蝎子火锅一样让人暖洋洋的:山东东营的马女士,从北京驱车398公里,带回一锅羊蝎子回家孝敬父亲。这则视频迅速在网上蹿红。



这不禁让人感叹,纵有家财万贯,不如儿女提羊蝎子来见!



感叹之余,略略一想,这则视频还有两个点,颇让人玩味:一则,羊蝎子本是一道鲁菜,几百公里带回鲁菜之邦的山东,又被媒体炒得这么热,总感觉有点黑色幽默吧?


连山东本地人都忽略了这一历史,不得不让人感叹北京人吃羊蝎子的流量,真厉害呀。



其实,也不能怪马女士,就连对火锅深恶痛绝的蔡澜先生,吃了羊蝎子后也说:“实在吃得痛快,不够喉(粤语里还没满足的意思)……来到北京不吃羊,怎说得过去?



你看,连蔡澜都觉得北京的羊蝎子,是地标美食了。



这是此新闻给我们的第二个启示:传承和融合是大势所趋,其势浩浩荡荡不可阻挡,百年之后,谁还分得清你我他?


南方人为啥对羊蝎子没那么大的劲头?试举一例。



据说,姚鼐先生在谈到《艺术生产史》的编撰时,曾出过一个上联:“虎头蛇尾羊蝎子”,最终有人对出下联,有点糙,却挺工整:“猴年马月狗日的。”蛇尾、羊蝎子都是属于没啥肉的东西,由此可见。



然而,不少北方老饕却认为,羊蝎子是羊身上口感最鲜美的部位,是补钙王!爱吃羊蝎子的名人也不乏人在。


这第一号吃货,当属苏东坡。



东坡先生吃功了得,居然发现胡桃和羊肉合煮,能除羊膻;杏酪和羊肉同烹,能提升羊肉的口感……然而,他被贬老少边穷的惠州时,却吃不到羊肉,给弟弟写信诉苦,透露出他吃羊蝎子的故事。



原来,他又摸索出吃羊蝎子的妙法来:把羊脊骨里煮熟,趁热剔出肉屑,泡点酒,加点盐,烤到微焦时吃,味道好极了,有吃海鲜虾蟹的感觉……



以喜写悲。人生最有味的,其实并非羊蝎子,而是能苦中作乐的韧劲。


然而,当代人却把没有啥肉的羊蝎子,玩出了花样,不由让人更为感叹。比如,不久前在综艺《朋友请听好》中,易烊千玺凭着一道羊蝎子惊艳众人,让这道美味大火了一把,再没肉的食材,在流量面前,也能闪光,这难道还不够神奇、不值得思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