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摄影

“锡比乌”房子“长眼”。罗保7.

2019-12-10 04:01:34

锡比乌古城,房子都有眼睛看着你!罗马尼亚7.罗保行7.
车子在丘陵地带行驶了约100公里,一路上有大片的草场和农田,一群群的绵羊在山间吃草。赶到锡比乌时,天色已晚。我们的酒店在步行街内,一行人走着步行街的石板路,前往酒店。步行街两侧林立着店铺、俱乐部、咖啡馆和酒吧,房屋的依旧是五彩缤纷的。街上的人不多,商铺生意清淡。可能是因为时间和天气的原因。导游说这里几乎每晚有现场音乐会、演出活动、书籍发行,甚至展览会。

自古是“七城”中最阔气也是最重要的文化城市锡比乌(Sibiu),有明显的中世纪的风格。这个建于800多年前的城市也被称为橡树之城,是特兰西瓦尼亚地区日耳曼民族最集中的地方,古老的城堡、珍贵的文物,处处体现出中世纪古城的绚烂气度。这里也是罗马尼亚爵士之都,每年都会举办国际性的爵士音乐节。文化与艺术的完美结合,锡比乌和卢森堡一起当选为2007年欧洲文化之都。

1190年,德国开拓者在罗马帝国的达基亚行省附近建立了这个城市。在中世纪早期,它就被罗马人所放弃,直至萨克森人的到来。从13世纪到16世纪,在这里修建了4个围城。14世纪起,锡比乌逐渐成为一个重要的商贸中心,而城市的手工业者也开始成立行会,当地经济开始起飞。后来,它更成为了德意志民族统治下七个城市中最重要的一个,而特兰西瓦尼亚的德意志民族会议也就在此召开,称为Universitas Saxorum。亦是因为如此,锡比乌在17世纪成为了东西欧交流的中途站,以及贸易商旅必经之地。
锡比乌古城集中在3个历史广场:胡耶特广场、小广场和大广场,成为罗马尼亚最大的有中世纪风格的区域。

我们入住的是英国查尔斯王子来访时下榻的就店。富丽堂皇的酒店,利用的是古建筑改造而成的富丽堂皇的酒店,内部陈设豪华,设施和服务都很好。还没到吃饭的时间,我先去市政广场看看。广场还算宽大,一座大教堂的钟楼和一个城市的钟楼,是广场上的两个制高点。站在两个钟楼对面看,教堂左边是市政厅。市政厅左边小街的对面是个博物馆。城市钟楼在广场的最右边。广场中心有个水亭可以饮水。我先走进大教堂,依旧是天主教的。里面有不少人在做祷告,可以在后面拍照。圣坛上的生母像从背后闪烁着光芒。

出了教堂往右拐,再从左边的小街过去,就看到了大教堂。体积庞大、朴素大方的教堂尖塔很高,顶上的瓷瓦片五颜六色的很好看。可惜教堂在维修,无法进入内部。教堂外的高大铜像石座上有介绍,明天再问导游吧。拍照了教堂退回广场。

往广场右边走,右边钟楼前有个铜雕塑,是个诗人模样,手里拿着书。雕像旁在举办木雕展览。罗马尼亚的木材很丰富,种类也不少。展台上也多种颜色的木块,被雕刻或打磨的很神奇,样子就像我们的奇石一样。

光亮、滑腻的木块上有各种图案和花纹。几个雕刻师正在对着各自的木桩工作着。有几个一人多高的木雕已经作好了。我走过去,拿起一个凿子和铁锤,和他们学习起来。哈哈,一个雕刻师很耐心的教我。凿了一会儿,手振的发麻,拜拜吧您哪。

回到酒店,大家一起走着去餐厅吃晚餐。导游故意领我们走到,建于1902-1906的“东正教大教堂”(Orthodox Metropolitan Cathedral)的那条路。我们在街对面拍了规模很大教堂。教堂的外观非常漂亮,有着好几个大小不一的拜占庭式的圆顶。走进去,教堂内部也高大宏伟,精美绝伦,非常漂亮,很多人在作晚祷告。

出了教堂,往餐馆走。成群的鸽子在飞舞。今晚在华特中餐厅吃的中餐,水平一般吧。饭后走回酒店时,我先去看广场的夜景。就是只有照明的灯光,教堂和钟楼的灯光很一般,没什幺好看的。驴总这才死心,回去睡觉吧。

2012.10.15.早5点我就起了,6点走出旅馆,继续昨天我游走的路线。到了广场右边的钟楼,穿过旁边的城门洞,来到了小广场。这是相对于刚才走过的大广场而言的。小广场四周的可爱房舍,几乎每一幢的屋顶上,都有建造出如眼睛一样的窗户,远远望去,就像随时随地有人在看你。这些房子上的“眼睛”,最令人津津乐道。眼睛有的2只有的3只,总是能让每位照相的游客,会心一笑呢!]这个广场被一条下坡路分割看来。锡比乌是个山城,迷宫般的通道、盘错的阶梯,将上城(upper town)和下城(lower town)密密地织到了一起。距离锡比乌城约20公里的弗格拉什山更是观光胜地,山上有不少度假别墅供游人租住。此外,这座山更是古代萨克森人的居住区域,该处有很多萨克森教堂供人游览。

下坡路通往下城,在路上有一座小铁桥,连接着广场两侧的交通。我从小广场的右边往铁桥上走。站在铁桥上看四周,都是各种颜色的旧房子,不过维护的很好。过了小铁桥,就到了大教堂的另一侧。沿着教堂围墙走,有一条同往下成的台阶路。路口有个拱门,墙上镶着文物标牌。继续围着教堂转,就能转回小广场。再从昨天看的博物馆门前走到大广场,就遛回酒店了。

8点半钟,导游准时带我们游览,先到大广场介绍起这个12世纪时由德国人建立的城市中心区。广场上有16世纪的钟塔Turnul Sfatului,18世纪的天主教堂。在18至19世纪间,城市成为了特兰西瓦尼亚的重要中心。罗马尼亚第一家银行“Albina”的总部就是在锡比乌建立的。后来在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下,罗马尼亚东正教会的地位得以承认,提携了锡比乌城成为了大主教辖区,对外交流变得更频繁,城市更趋繁荣。

在1848至1867年间,锡比乌更代表特兰西瓦尼亚地区向哈布斯堡王室提出扩大选举权,同时它更成为了特兰西瓦尼亚地区会议的所在地。一次大战以后,奥匈帝国解体,罗马尼亚等民族国家纷纷从奥匈帝国独立出来,锡比乌从此就成为罗马尼亚一部份。1989年,罗爆发了革命,锡比乌成为罗境内第二个燃起革命的城市。革命推翻尼古拉·齐奥塞斯库的政权。罗马尼亚在2007年1月1日加入欧盟。

中世纪的时候,这儿的手工业特别发达,强大富有的行会们,在城中心造了三个互相联通的广场,又在它们周围贴上一圈体面漂亮的房子。“大广场”早先是谷物交易市场,周围的房子不仅堂皇,底层还有很多宽敞的廊,设计和尺寸都暗示着当年商业的繁荣。导游介绍着四周的建筑,那个城市塔楼,叫“议政塔”。锡比乌的屋顶像是眯着眼睛(密恐退散)盯着你,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小窗户但都没有这幺像。昨天在步行街上也看到了“带眼睛的屋顶”,据说是锡比乌的标志。

走到昨晚我凿木头的地方,导游说那个铜像是教育家“拉德尔”。布加勒斯特最好的高中就叫“拉德尔高中”,嗯,市重点。穿过巴洛克风格的议政塔(Council Tower)底下的门洞,就到了“小广场”。 哈哈,和我走的路线一样啊。走到那个小铁桥,导游说:“这就是‘说谎桥’”。噢,这这幺小阿,也就十几米长、四米左右宽。传说说谎的人会从桥上掉下去从而得名。桥下并没有水流,而是因为地势高低。广场这边原都属上城,是富人区和交易区,下城是制造业的区域。

沿着我刚才走过的路,走到主教堂背后的那个下坡路的拱门前。导游说这门确实是古迹,门边是个古铁匠铺,也是古迹。铁匠铺前有根四方的木柱子。近3米高的木柱子上端,趴着一个带翅膀的小木狮子。柱身钉满了铁钉、铁马掌、等多种铁制零件。哈,古时的广告阿。省的说,我的铁匠铺会做什幺了。

和导游转到主教堂前的铜像前,介绍着这个人物,并说脚下是“胡耶特(Huet)广场”。集中了3个历史广场:胡耶特广场、小广场和大广场,及周边的建筑群,成为罗马尼亚最大的有中世纪风格的区域。主教堂也叫“福音大教堂(Evangelical Cathedral)”。它是1520年在罗马宫殿上建造的,哥特式的一大带四小的尖塔和顶上非常漂亮马赛克,是特兰西瓦尼亚特色的建筑风格。唉,教堂是进不去了阿,无法一睹内部真容,也无法登顶尖塔,里面罗马尼亚最大的管风琴。阿?又一个最大的阿?和布拉索夫的比,哪个大?

又转回了大广场,这里的精美别致的建筑物都带有15世纪到18世纪间贵族家庭的象征。走到市政厅黄楼对面的,最有代表性的是萨木尔·丰·布鲁肯塔尔男爵的宫殿前。宫殿于1817年作为博物馆开放,是罗马尼亚最早开放的文化博物馆。其建筑风格是巴洛克式的,约在1778年-1788年间修建。曾是布鲁肯塔尔男爵的正式住宅。建筑物还保存一些原有的风格,沙龙大厅就是其一。
布鲁肯塔尔曾是哈布斯堡的玛丽亚--特蕾莎皇后的重要顾问官,退休后回乡做起了收藏家,贪得无厌、财大气粗、外加有门路,玛丽亚--特蕾莎私人赠品就几车。噢,是那个“欧洲丈母娘”吧。在短短几十年内,这里就成了维也纳以东,屈指可数的藏宝屋。

在罗马尼亚以外的欧洲艺术部分,男爵留下的私人收藏之精竟大大盖过了今天的国家博物馆。男爵最后还是把收藏品赠给了国家!自1817年改为博物馆(Brukenthal Museum),对外开放。今天是星期一,它关门了。瞧我们这“深度游”。大家只好浏览的门口,拍照了院子里的雕塑,扒头探脑的朝里面张望了一会儿,只好作罢了。导游说:“没办法,大家自由活动吧,10点半到昨天下车的地方上车集合。”大家都散开了。

我叫住导游,说:“你看啊,今天等于什幺也没看着,在路上有个旧城堡,要给我们停一下。补偿一下我们。”他说:“行程上写的不明确,就说是路过。”我说:“不对,路过没写看,也没写不看,今天时间富余,一定给我们看看。不然你要退我们博物馆的门票。”其实门票没几个钱,我就是要麻烦他,目的是看那个城堡而已。导游还是很不错的,基本答应了,就是说要和大家说一下。我高兴得一个劲的感谢他!他对我很够意思,说你去上“议政塔”吧,回头把门票给我。我说不必了,就2列伊。他说:“公司能报销的,就是要抓紧时间,塔楼10点开门,10点半一定要上车。”

现在是9点20,我顺着广场另一条下坡路走去,想找一下中世纪遗留的旧城墙和防卫的塔楼,看看罗马时代的砖头是什幺样的。应该有的吧,不是和锡吉什瓦拉一样的卫城吗?一直往前走,没看到残垣断壁,却看到了一个教堂。朴素的教堂内外没什幺可说的。里面也是没有别人,可以随意的拍照。教堂外有个教士的石像,立在三叉路口上。一直走到下城,前面是一马平川了。一条大道横在眼前,来往的车辆开的很快。算了,不找了,还是去爬议政塔吧。

回到议事塔,上塔的门紧锁着,我又到广场上,去昨晚去过的罗马天主教教堂(Roman-Catholic Church)转了一圈,想找找“吸血鬼”大公儿子的墓碑。据说那个墓碑就在锡比乌,可是不知道在哪个教堂。教堂里没有别人,可以用闪光灯拍照。

回到议政塔,还没开门。眼看就到10点了,我还要回旅馆拿行李,还有走出不行街。我想好了,如果等到10点五分还没人来开门,我就不看了,让大家等我,不合适。哈哈,分秒不差,整10点,一个大妈急急的走来。她看到我,一个劲的指她手表,意思是没迟到。我使劲的点头,快开门吧。

她打开锁,我先进了塔楼。登上曲折旋转的楼梯,电灯亮了。一层层塔内,墙上挂着很多油画。回来才知道,我登的是“布鲁根塔(Brukenthal)”,是个油画博物馆。

里面收藏了一些重要的北方文艺复兴作品,凡--艾克(Jan van Eyck),梅姆林(Hans Memling),老布吕盖尔(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其中最着名的当属凡--艾克那幅《戴蓝头巾的人》。可惜有眼无珠,当时没好好看看。

喘着粗气,登上了议政塔最高一层,里面有个机械钟,牵引着塔楼外面大钟表盘的指针。从四面窗户分别往外看,西比欧老城尽收眼底,广场上的地砖组成了几何形状,行人想小蚂蚁似的静静穿越;

不远处,主教堂戳着的塔尖,隐约在雾气中;大片大片的屋顶红瓦,顺着窄窄的街道的纹理弯曲盘桓,盛开出万花筒般的图案;红瓦海洋的远处是一座山峦。今天就是天气不做美,通过塔楼的望远镜,也看不清远处的景色,拍的照片也不清晰。

下楼吧,在一层补了票。罗大妈给我推开一扇窗,噢,这里拍照“说谎桥”和“福音教堂”角度最好。拍小广场的“眯眼窗”也很爽。“眯眼窗”是在房屋坡形顶上,开成橄榄的形状,窗户里面黑乎乎的像人的黑眸,而窗边的白墙真像眼白,非常的拟人化。广场外造型独特的民宅,则是16世纪时商人的宅邸。

出了塔楼,一路小跑回到酒店。取出行李退房,很快就追上了在步行街上溜达的团友。到了十字街口,横街的右边是个条状花园。快步前行,把行李放到旅游车上。几个大姐要去厕所,那我就还有时间。我跑去看条状花园。

花园边上是一溜人像,摆放在石基座上。中间一座人像后面有喷泉。一溜人像对着好几幢古建筑,有一幢是欧盟的机构。这些古建筑的前面也多有雕像。

跑上车,可以休息了。开吧,爱哪哪去吧。其实锡比乌周边也是游客最常拜访的地方。这里保存着昔日的历史景观及中古时代的军事防御建筑,罗政府因而大力向外国推广锡比乌的历史文化,以推动当地旅游业发展。

200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该军事防御建筑列入世界遗产。此外,锡比乌及周边地区更有大量的展览馆及博物馆,主题包括艺术、考古、人类学、历史等,亦是游客的观光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