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女性

意外怀孕我沦为生育工具,来讲讲我是怎么翻身的

2020-11-20 16:50:02




来源:遇见柚子妈(ID: kimbaoma)

01

柏慧跟老苗结婚,是1990年。

那会,柏慧大学刚毕业,想继续考研。

可她父母态度坚决,不让她继续考,还给她洗脑说:“阿慧,这女人跟男人不同,年纪越大就越不吃香。你今年25了,要再去念个研究生出来,就没人要了。”

这个年代的人吧,多数还是会以父母的意见为主。

她没有反抗,默默地接受了他们的安排,跟老苗见了一面后,就匆匆忙忙地嫁了。

老苗是她父母相中的男人,在当地一所大学当老师,正式编制,是他们心目中女婿的最佳人选。

02

婚后,柏慧在老苗的推荐下,进入当地一所中学当老师,教英语。

她工作刻苦认真,业绩也是年级最好的,所带的班级综合成绩年年第一,每年拿到的荣誉证书也是一大摞。

可这在婆婆看来,并没啥用。

婆婆始终盯着她平坦的肚子看着,就想着哪天她能给自己生个孙子。

然而,这并不在她的计划内。

她是有雄心壮志的女人,并不甘于一辈子待在学校里教书。

在工作的第3个年头,她的付出得到了回报。

1993年,她被破格提拔为教育局的教研员,这事在当地传得火热,毕竟这在当时是头一回。

03

就在柏慧以为终于能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时,她悲催地发现,自己怀孕了。

到医院去检查后,还发现是对双胞胎。

她跟村子里劳作的女人一样,坚持怀着孕去上班,到了孕晚期8个月,也依然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她不敢松懈,这好不容易拼来的位置,她害怕生完孩子后就不再属于自己了。

可婆婆的想法跟她不一致,在婆婆看来,没有什么比她肚子里的两个孙子更重要。

“你这像什么话,赶紧休假回家待产。这在单位里头,磕磕碰碰的,万一有点不慎,伤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咋办?”婆婆跑到小两口的家里,一个劲地劝说着。

她没听,依然我行我素,婆婆急了,干脆赖在他们的小家里不走,甚至跑到他们单位去闹。

“你们什么破单位,我儿媳都怀孕了,还不让人回家待产。这是把人当牛来使了吗?”

到最后,还找到她爸妈投诉。

没两天,她爸妈从家里赶过来,她妈还拉着她的手说:“阿慧啊,你一个女人别那么辛苦,老苗能干,能赚钱养活你,你就干脆休假待产吧。”

她理解,在她妈的传统观念里,女人嫁了人,就应该依附自己的丈夫而活。

老苗有帮她说了几句话,但都被老丈人给劝了回去。

到最后,她被逼得没了办法,只能选择妥协,听从他们的安排,休假回家里待产。

04

没多久,柏慧生了。

是对龙凤胎,大的是儿子,小的是女儿。

可当她重返职场,却被单位安排到了一个闲职,收入甚微。

她想要施展拳脚,去找领导,希望能调回去,却吃了闭门羹。

这份闲职,让她成为了半个家庭主妇,能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家里相夫教子。

这样的日子,一年能望到头。

她很闲,每日早晨,她会起来做好一家人的早饭,再把孩子送到爷爷奶奶那。

到了中午,她下班回来休息会,2点一到就赶回单位继续打酱油。

傍晚5点,下班时间到了,她毫无生气地拎着包回来。

中途,经过菜市场,她会到那买一点菜一点肉,再悠闲地回到家里捣弄着一家人的晚饭。

晚饭做好了,她还得到爷爷奶奶那把孩子接回来。

吃过饭后,老苗坐在椅子上跟孩子玩,她在厨房里收拾着,身后孩子咯咯的笑声,似乎跟她无关。

晚上10点,老苗陪着孩子睡了,她在洗手间里用曾经拿粉笔拿戒尺的双手搓洗着全家人的脏衣服。

11点半的时候,她终于能到床上睡了。

这一天,终于过去了。

05

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柏慧越发的找不到自己的人生价值。

她在孩子的心目中,似乎也成了那个“坏妈妈”。

她是想不明白的,明明那个每日花很多心思给孩子们做饭,辅导功课的人是自己,可为什么孩子们却更喜欢老苗呢?

有回,她因为两个孩子不好好学习,非要看电视而生气的冲他们俩吼了一句,他们竟然哭着说:“我们不要妈妈,妈妈是坏人,我们要爸爸!”

她顿时懵了,她怎么就是坏妈妈了?

为了这个家,她丢掉了自己的梦想,放弃了更好的发展机会,他们怎么就看不到她的付出呢?

老苗的事业发展得还不错,她每回瞧见他意气风发地跟院子里新来的年轻女老师走在一块谈笑风生的模样,都会深深地觉得,自己似乎跟他不是一条水平线上的人了。

他跟那女老师的闲话,她也听过不少,但没证据的事,她也懒得闹。

有时,她也会因为一些家庭的琐碎事跟老苗吵起来。

虽然老苗没说,可她打从心底里觉得,他一定认为,这个家的大部分经济来源都是在他身上,就她每个月拿到的那丁点工资都不够她自个花,她就是依附着他而活的女人,凭什么跟他吵?

06

如果不是某日,柏慧接送孩子放学时路过一家补习班,也许,她这辈子都会在零碎的生活中失去自我。

那是一个中午,那个补习班门外排了长长的队伍,全都是家长拉着孩子。

那些人都是送孩子去上补习班的。

这个补习班是一个退休老教师私下开的,空间有限,所能容纳的人也很少。

那些家长都是看中那位老教师的教学经验,所以才想着把孩子送过来。

这事,让她看到了其中的商机。

那个时候,越来越多的家长注重孩子的教育,所以会花很多钱将孩子送到补习班里。

她利用周末的时间,去了解过,那会在他们那,补习班有不少,但大多数都是一个老师上课,资源有限。

她觉得,她可以开一个教育机构。

她以前也是老师,业绩也好,在当地算是有一定的名气,要是能够把这个机构开起来,那对她对那些像她一样为了孩子而放弃梦想的家长们都是有益的。

07

有了想做的事,柏慧渐渐变得有活力起来。

她的脸上开始挂着笑容了,回到家里也不再围着老苗跟孩子转,而是把自己关起来到网上查阅各种开设教育机构的相关资料。

她私下去看好了场地,核算好预算成本后,却犯了难。

开一家教育机构,她至少得花费几十万。

这十几年,她的工资有限,手头上压根没有闲钱。

她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跟老苗商量商量,希望他能给自己一点经济上的支持。

那日,从单位回来,老苗没课,正坐在家里看日报。

她坐在对面,认真地给他说道:“老苗,我想要创业。”

老苗似乎是没听清,抬了抬眼镜,看着她问:“什么?”

“我已经策划了很久,打算开一家教育机构。你知道的,这也算是我的老本行,我有信心可以做好。而且,孩子们都已经上初中了,我想抽身做自己想做的事。”她给他说了自己的计划。

老苗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突然长舒了一口气。

他这个反应,她有点懵。

“老婆,我很开心。”他高兴地说着,“你能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有机会能舒展自己的个人魅力,我真的替你感到骄傲。”

08

柏慧怔怔地张了张嘴,难以置信地问老苗:“你不反对?”

这么多年,他不说,她还以为他跟她父母一样,希望她留在家里照顾家庭。

“我为什么要反对?”他解释说,“这十几年来,我看着你待在单位干着闲职,整日无所事事,回到家里脸上也毫无生气。你越来越多抱怨,常常一吵架就自顾自地说我是不是嫌弃你。”

“你迷失了自己的方向,不再是我当初刚认识你那会的样子。比起你当家庭主妇的模样,我更喜欢你认真工作的那种状态。”

这是她始料未及的事。

老苗给了柏慧一张银行卡,卡里有30万。

这笔钱作为她开办教育机构的启动资金是足够的,但若要进行大力宣传,这笔钱是不够的,所以她到银行借贷了20万。

这件事被家里知道后,她父母还有公婆都站出来指责她,“你胆子也太大了,借那么多钱将来要是还不上,那还不得老苗来还?”

“可不是,你一个女人,还搞什么创业?好好待在家里相夫教子不好吗?”

这一回,她不再妥协了。

老苗也与她站在同一阵线,并让她放心去拼,他替她说服双方父母。

虽然到最后父母还有公婆都没能理解她,但至少没有阻挠了。

09

忙着创业那段时间,柏慧跟老苗的关系越来越好,没课时,他甚至会帮着一块到街上派传单。

夫妻俩在当地毕竟还是有一定的知名度,再加上柏慧在中学教书那会的业绩很好,很快就有了不少家长慕名前来缴费报名。

柏慧成功了。

她的教学能力没有丢失,每一堂课都讲得特别生动,也吸引到了更多的家长带着孩子前来报名。

从那时开始,她变了。

她真正有了自己的事业,人也恢复了自信。

她不再是那个黄脸婆,她会在家里跟老苗讨论课题,能谈天能说地。

公婆跟她的父母见她赚的钱越来越多,都说她好像变了个人。

但其实,这就是原本的她,只不过,她现在是把过去的那个自己找回来了。

10

这个叫柏慧的女人,就是我妈。

我叫苗苗,不是你们所熟悉的那个明星,我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大龄女青年。

老实说,小时候看着我妈在厨房忙活的身影,我跟我哥都觉得她毫无魅力。

刚上中学那会,学校里的老校长给我们说起她的事。

“你们妈妈哟,可是我见过最好的老师。我在职那么多年,就没见有个老师能在业绩上超过她的。”

他的话,我们是不信的,总觉着,他口中那个能干的女人跟我妈不是同一个人。

可自从她去创业后,我终于确信了,她就如老校长所说的那样,特别厉害。

她不再是我记忆中那个啥也不懂,不会打扮只会对我们大吼大叫的女人,反而越活越年轻,越来越有魅力。

我跟她走在一块,还会被误以为是两姐妹。

11

2020年了,老妈的教育机构因疫情的缘故受到了影响,但她并没有倒下。

她说疫情会过去,她能把教育机构搞起来一次,自然有能力搞好第二次。

我挺佩服她的。

前几日,奶奶到家里来说要给我介绍个相亲对象,我去见了。

回来后,我妈问我感觉如何。

我说还不错。

大概是想到了我日后要嫁人,她有点惆怅,便给我说了一番话。

“苗苗,你结婚以后,千万不能依赖男人。女人不要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男人的身上,男人跟女人平等,两人的感情才会更深。”

我知道,这是她花大半辈子所感悟到的道理。

她40多岁以前的悲哀,皆是因为父母还有公婆的逼迫阻挠造成的,庆幸她没有变成怨妇,还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真的,女人不该是男人的附属品。

我会像我妈一样活得很精彩,希望你们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