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女性

巴黎魔界行 1.

2020-11-18 16:50:04

那年
是个骚气的九月


很兴奋的到了巴黎
顿时觉得 这花花世界太诱惑了
这要是放开了
下半身不得累完蛋个球的

诶啊
从机场开始一路的目不暇接 ----大白妞的身子...太火爆了
各种大白腿 大白屁股 大白奶子都翻在衣服外面
走路时随着步伐颤动着似乎在向你招手~~

于是乎
我内心里迸发出一个赞叹:擦 !

如碧波荡漾的湖面 被砸进去一辆东风卡车 在我心里裤衩衩的炸开了
映衬国内那帮扁平薄 真系十足滴反映出营养差距...

话说
俺们亚细亚黄河中下游蒙古人种的女人们 尤其是我们鞑子也是吃奶酪的啵
就算咪咪小点 也不至于输给欧罗巴毛毛人这么多...
可无情的现实啊
这世界
上哪说理去啊~

? ? ? ? ? ? ? ? ~~~~~~~~~~~~~~~~~by 苏牙哈尔小鸡鸡洋

<iframe width="560" height="315"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YWdj7pN2JU8"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子威喝酒的时候忽然哭了。嘟囔了一嗓子:“她骗感情~~~ 5555”
我坐在他旁边有点懵B,端着的杯子开始显沉。
本来
我是给大伙起哄要唱一段祝酒歌的
顺势一摆手
让大家静下来。

子威的对手叫廖芸。
那一刻
她从斜对面的另外一张圆桌上喝的粉面桃花 踉跄着刚走出馆子。

汉地的女人我了解的不多。
廖芸的样貌确实出类拔萃,早前半小时聚会开始的时候,我瞄过她几眼:
小眯眯 大眼睛 扁平的身子却配着一头波浪卷...于红酒杯上一抿轻薄的嘴唇,如我们草原上附身吃草的小绵羊,看的人的心啊,差点融化了....

我听谁说过,廖芸是武汉人。
那地方我没去过,只觉着以前闹过革命党,算是特别潮流的地界。

子威胖球一般大脸哭着说,廖芸从外省搬来巴黎没住处,都是子威给找的,给安置的。
你们要知道,小巴黎的房子状况,也就比东京强那么一丢丢。
廖芸上语言学校的学费不够,也是子威帮手垫付的,也没要求她还....
按说
俩人后来搞什么感情,在我那年的思路里,感情是揉不得沙子的...
子威家里算是小富,丫有这实力,我不觉得有假。
可,廖芸偏偏有了手段,
有了手段的女人.....在我们圈子里是可耻的。

聚会那晚我喝多了,回去的路上,思考到廖芸的小卷发,我有点丧失了自我的想起了我以前的女友苏宁,
擦,喝的五迷三道的,完全迷失了廉耻。
我只觉着女人也许可恨,但很美,那种小卷发,有小卷发的就是美。
因为我看见了,同桌的几位学长级别的老把式也魂不守舍的打量着廖芸。
还有人说,廖芸比较开放呢,属于集邮女,国际列车啥的....
这种邪恶的言论,我很反感,觉着突破恶毒的底线了。

但很快,我就把廖芸给忘了。
因为我不缺小卷发,我昂首摔在床上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苏宁我也不是没拥有过....我.....我....啥没有啊....

人总是不要轻视和忽略命运的安排。
就在我都失去了对廖芸印象的时候,
她,就这么又来了。

我去学姐南敏家取一份十全大补汤的锅底料。
她老家是四川的,从国内回来带了不少的热情,与我们分享。
我纯洁的一进门,诶我去,四个女的正围坐着打扑克牌。
因为天气的原因,一个个穿的玉体横陈的那种....
我心里默念佛号:无量天尊~
非礼勿视...不看不看.... 容易出事的啵,千万别顶住肉体看....

南敏叽叽喳喳的喊我过去,要我也跟着打牌。
我脸红的跟熟螃蟹似的,说:岂可在学姐家放肆。
一边诚实的放下了背包,还把钱包掏了出来,也不知道她们打几块钱的。

当然了,我的牌技在那天非常的合适的差,输的对面几个女施主大呼小叫的,
我输光了,还被学姐拿枕头砸头解恨....

西门庆说过,真的战士,都是死在冲锋的路上....
我滴个乖乖,打得我满脑袋金星乱冒...在那种忽明忽暗的火光里,我忽觉着旁边的女生好眼熟。
猛地想起来:这不是廖芸么!!!

但我没求证她,还留下来帮她们四个做饭,斩鸡块,溜鸡段,还用一块新买的黄油和羊排骨做了一份孜然手抓饭。
因为学姐家的电饭锅太小,量不是很足,我没舍得吃几口,假装不饿。

学姐边吃 很坏的问我:为什么随身带着一盒黄油行走?
我说天晓得今天留在你家吃饭,我购物完毕顺便到你家取底料的啵。
她们叽叽喳喳不放过,非让我交待。

我冒坏的说,以前,我们草原比较冷,人很少,寂寞的时候就抹上黄油给自己来一发解闷,成了习惯。

她们笑的炸了,又看了手里的抓饭,说吃完了再揍我...
于是
我耐着性子又听得她们几个赞美,表扬我是本地学生会十大杰出青年什么的,

当然,我有留意廖芸,
她好像没鸟我,甚至没看我一眼。
贴主:苏小洋于2020_10_22 20:57:21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