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女性

王祖贤蹭她名号出道,从地狱走向太阳的美人什么样?

2020-11-18 16:50:04

80年代的女星都美的惊世骇俗,问:香港电影史上的四大花旦,你认为谁可以被提名?

是大气端庄的李嘉欣、还是明艳可人的邱淑贞?

不卖关子了,不止现在的娱乐圈会评选当家花旦,当时的圈子也会选。香港电影史上的四大花旦分别是:王祖贤、关之琳、张曼玉、钟楚红。

大美人的作品,我们几乎都看过一些,可大美人当年出道的事,也许很多人还不知晓。冷知识,在80年代,王祖贤刚出道时打的旗号是“东方的波姬小丝”。

为什么王祖贤会打这个名号?因为波姬小丝这个女人,几乎是80年代一夜春梦般的存在。知名的央视春晚还有这样一句台词“那些很美的女明星,名字都很好听,比如波姬小丝”。

从外貌上看,两人神情相似,正T的眉心三角,艳丽又英气,眼型的差异带来了不同的美感。王祖贤的眉眼更深情缠绵,波姬小丝的眉眼有种溢出空间的艳丽明朗之美。

王祖贤的眼睛像百合,波姬小丝的眼睛是鸢尾。

她们的下半张脸的构造也很像,又纯又魅的嘴型。王祖贤的鼻头更小巧精致,气质是内收纤细的,波姬小丝的海鸥线也很精致,气质却是丰美娇俏的。

三庭比例决定了一张脸的气质走向,眉眼状态又决定了整张脸的风格区间。王旭贤和波姬小丝都是光辉年代盛开的花,只不过波姬小丝这朵花开的格外凄美罢了。

少女眼里的性感是最纯净无杂质的,那种美没有目的性,没有被破坏感,带着最对世界最稚嫩的希望,水灵灵地发着光。

让少女之美蒙上阴影的却是那些没有尊重没有爱护的利益之心。10岁被母亲安排上《花花公子》的全裸模特,12岁的波姬小丝在母亲的安排下出演了法国着名导演电影《漂亮宝贝》中的雏妓角色,处女作就向外展露了所有女孩的禁忌。世界轰动之余,也惊艳于波姬小丝的美。

她的美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14岁的波姬小丝拍了ck品牌能封为里程碑式的封面广告,画面里她穿着牛仔裤与衬衫,旁白暧昧:"Do you want to know what comes between me and my Calvins? Nothing",“你想知道我和我的CK牛仔裤之间是什么吗?什么都没有。”

卡戴珊也学过波姬小丝这张封面pose,可在最让人唏嘘的是在当年的采访里,年幼的波姬小丝说到—其实她根本不懂那句话有什么含义,也不懂为何能引起那么大的争议。

同年波姬小丝出演了《蓝色珊瑚岛》,像宫泽理惠的妈妈带着她拍摄了筱山纪信的全裸写真一样,波姬小丝也以这样的方式成为80年代的经典美貌。

波姬小丝母亲的做法是真的该被谴责和被制止的,但最让我吃惊的一点是,波姬小丝本人的心智如她的美貌一般,非常坚韧。采访时她几乎不会抱怨自己的母亲,会说些意味深长的话,比如“我是她最伟大的作品。”。

经历让这个小孩知道自己正在走什么样的路,她应该也有无奈与破碎的时刻,但她似乎在等什么,在等自己能为自己的人生做出新选择的时刻。

彼岸花又名曼珠沙华,佛典里说曼珠沙华是开在天上的花,柔软美丽,见花恶自除。在其他的典故里,曼珠沙华又是阴郁妖冶的,与灾难相邻、与死亡相近、开在阴暗潮湿的土壤里。波姬小丝的少女时期的美就如这彼岸花一般,在暗湿的荒原里绽放至腥红一片,黑暗无法掩盖她的光芒,当地狱都被她染红时,这里就是她的天堂。

从地狱走向太阳

相似的童年经历,万人瞩目的少年巨星,让波姬小丝与迈克杰克逊心心相惜,相识时她13,他20岁。在后来的MJ在被采访时说“那是我生命中的一个爱人,我希望她爱我就如我爱她那样。她的照片贴满了我的房间,镜子,每个地方。”,两人最终并未走在一起,却成了一生的挚友。

19岁的波姬小丝依然没有脱离母亲的控制,可她向母亲提出了自己要读大学的要求。她想要读大学,她想要自己的未来更加丰满。就这样,波姬小丝暂时息影前往普利斯顿大学求学。在求学期间,她成绩优异,还交了自己第一任男友。

顺利毕业的波姬小丝,在29岁她与第一任丈夫球星阿加西结婚,在丈夫的帮助下她与母亲解除经济合约。离开母亲的把控后,新经纪公司为波姬小丝安排了演喜剧和百老汇音乐剧,她终于重获业界的正面好评。

她还客串过《老友记》,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成功转战喜剧小荧幕。除了对演艺事业的选择,她在对婚姻与人生规划上终于也能有自己的选择。阿加西希望波姬小丝放弃荧幕,离开好莱坞,回家做全职太太。

《老友记》客串

世人总用可怜的眼神欣赏波姬小丝的美,可她真的值得我们敬佩。波姬小丝对朋友说“阿加西想让我退出影坛,可这是我经过多年努力换来的成就,而且我觉得又恢复了往日的自信,因此不管他是否接受,我绝对不会让步。”

这段婚姻也因两人步调不一致而和平分开,两人从未在公开场合交恶,也没有内涵过彼此。阿加西很快找到了自己的良配,波姬小丝也和电视克里斯结婚。在克里斯的帮助下,迎来了事业的第二春。

波姬小丝对克里斯的评价是“他是第一个温柔的帮我找到自我的人”,两人也在第七次人工授精后成功怀上女儿。产后她还患上了产后抑郁,她将自己的生产经历和产后抑郁的问题公开,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写书呼吁公众对这些问题多一分理解和认知。”她最终她还受国会邀请推动一项产后抑郁的法案。

如今的波姬小丝也许容颜不再,可她抱着女儿时脸上绽放的笑太让人佩服。人们在一片唏嘘中看见了她的美貌,这份美貌有童年的破碎显得更楚楚动人,她却并未将这份破碎延续下去,也没有暗自接受命运的安排。

在这个圈子里从不乏天使面孔走向破碎与凄惨的故事,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就描绘了这样一个故事,从破碎走向极致的破碎,最终用一个人的死亡托举另一个人冲出黑暗感受阳光。

《白夜行》结尾的话是这样说的“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波姬小丝的天空也黑暗过,她用坚定的心智最终走向了属于自己太阳。曾经被脱下的“衣裳”,她也一件一件为自己穿上。

也愿每一个生活在当下的人,都能有自己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