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旅行途中遇到的诡异事件系列一??

2021-04-30 16:40:24

故事一

在韩国旅行时,旅馆突然说水管坏了,把我换到另一旅馆,整个旅馆冷冷清清就只有我一个住客,毫无生气,但一个人占据大房间也就没异议。

后来晚上凌晨三四点的样子,睡得迷迷糊糊,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阵音乐声,像是那种音乐盒发出的铃声,可房间里只有我一人,漆黑的房间内什么也没有。然后……



然后我就继续睡了,第二天才觉得有点奇怪。

微博:旅行家小陈;公众号:小陈走天下


故事二

那是2001年的一个春天,我驾驶着一辆皮卡从山西的太谷县往阳泉市方向赶着走,当时大约是晚上九点钟左右,刚下过一场雨,在进入榆次路段的时候,突然我的车灯什么也照不到,路面一片漆黑,心里一阵恐慌,马上降低车速,靠着右侧走才看到路右侧的树杆及草丛,这样慢慢行驶了有好几百米才逐渐恢复了视觉看清了路面!当时百思不解为何突然看不清路面!过后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才发觉原来是柏油马路对灯光折射出现了类似“吸音墻”一样道理的效果,把光给“吸掉”不反光回来!特别是新的柏油路面加上路面没有反光的车道分界线时更是如此,如果没有心理准备遇到这种情况会比较危险!于是我夜间开车特别注意这种情况!

作者:读也行

故事三
想想自己这么多次的出行还真有些诡异的事情,不知道说出来好不好,还是说说吧。

1、走不过去的磬锤峰

河北承德有个地质奇观磬锤峰,很特别的样子,有一年我带家人去那里旅行,乘索道上山然后沿景区道路往磬锤峰下下走,很多人都走到那个磬锤的下面拍照,老婆和2个孩子走过去,那里路还是很宽的,可是我怎么也进不去,怎么也走不过去,就好像有人拦着我,后来孩子又走过来想拉着我过去,但依然走不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去年去承德老婆还想起这事呢,我告诉她我就是走不过去不知道怎么回事。



磬锤峰,人们在上面都会走到磬锤峰的根部拍照。


看看就是这么宽的路,我走不过去,梵净山的新金鼎我都爬上去了,华山的苍龙岭都能上,就是这里走不了。

2、大理古城里的事

在云南一次从丽江到大理古城,带孩子走进古城时候什么症状都没有,当走到古城酒吧街的时候孩子突然胃疼,很难受的样子,我给他买水喝,他说疼的不行,我觉得不对带他赶紧往城外走,到停车场上车,赶紧回昆明,离开古城他就不疼了,什么事也没有了。

就是从这里进出的。

作者:喜欢旅行的大叔

故事四

自从加入现在这公司后,我的生活有着180的转变. 从朝九晚五的节奏转变为自由之战,我的每个月总有1/3的时间是在酒店度过的. 这时可能就有人要问我你:你是做哪行的呀?'(请不要想歪了

)哈哈哈……这样的节奏不知不觉的已过了好几年,也早已习惯了这样奔波劳碌,但也乐在其中

……
2018年的最后一次出差,就想是老天给我开了个玩笑,也许是为我的来年会更精彩

的前奏. 如常我踏上了去''VA &MD" 之行,一路上伴随着"灰色调"与轻快的歌声而使得我也"加码啦" 一边享受这时速100%的快感,一边提防这藏在角落的警察叔叔,这样的感觉真好

? (ˉ?ˉ)"哇哈哈~
傍晚十分,经过一天的演讲早已是肚皮贴背了,突然想起朋友圈发的拉面馆也就在这附近,这时就想有碗热腾腾的汤面来充饥,JinYa拉面馆走你……吃饱喝足后在回到酒店,而回酒店的路上总是缓慢的爬行着,还不容易抵达目的地,经过一方梳洗后就想着好好的放松一下. 随手就拿起电视遥控,打开电视,它满屏是嘛嘛的星星,心想这是电视坏了. 那就自己玩IPAD吧,正当我半躺在床上翻阅这IPAD时,床头柜的抽屉莫名其妙的缓慢的打开了,顿时我头皮发麻,心脏都快跳出来啦…… 我只好看着它慢慢的开着直到不再动了,再次环视了一下整个房间,没有任何的异常,就有些心安了,但还是吊着心-蹦蹦跳. 时不时的往床头柜望去,生怕它再次的打开……

由于是午夜,我想现在要求换房也是不可能的事了,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时间也慢慢的过去,不知不觉已进入凌晨两点. 双眼皮早已疲惫的往下滑,也慢慢的进入半睡半醒的状态直至到清晨7点. 在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包好自己的东西往柜台打电话要求换房. 柜台小姐问我为什么要换房,我也不可能说我昨晚所见的事,就说这个房间的电视不可以,我也不喜欢这个房间等等……我一秒钟都不能在这里等了,就把行李箱寄放在柜台.
傍晚时分,下班后应朋之约一起吃饭,但我还是需要回酒店换衣服的呀?回想起昨晚的事,我全身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 都进酒店直奔柜台,询问我的房间好了吗?因为我是他们的会员,我可以选择任何一个房间,我就对他说'我再也不要7楼的房间,任何一层的房间只要不是在走廊的尽头就可以啦……' 接着我选择了一个六楼的房间继续我的行程

一次惊吓的行程终于结束了,到家后我妈立马找个"大师帮我看看自己有没有撞邪了" . 他说:那天晚上是真的有鬼,只是动不了你而已,听着多安慰人呀!我也心安不少,他还给建议说,我们每个人的肩与头都有一团火,住酒店的话呢,必须要先敲门,再以侧身进入,再这么样也不会把我们身上的3团火都灭了,也可以避免撞鬼. 就这样有惊无险的度过我的2018年,迎来的是崭新的2019, 祝大家新年快乐,出行平安。
作者:小精灵

故事五

40冰川的夜晚算是让我起鸡皮疙瘩的其中一个地方。
那时候我一个人在冰川边缘游走,走得越久越觉得诡异......这硕大的冰川只有我一个人,之前的游客似乎全部无影无踪,这让我想起了前面经过的那个村子,安静地让人觉得不舒服。而在40冰川的此时此刻,耳边除了登山鞋不断摩擦石块儿的声音,地下冰河嗡嗡流水的声音,总觉得耳边还有一种说不
清道
不明的杂声在作祟。

有时候听起来像无线电波的声音,悉悉索索好像有人在你耳边说些什么;有时听上去又像是木槌夯土的声音,咚~咚~咚~感觉上很沉闷,像是从地底发出来的声响,但是当我清清嗓,想回避这种声音的时候,它却又突然离你很近。
我第一次察觉的时候还以为是冰川融化,冰块在地底深处裂开的声响,但仔细听又不是,哪个冰块会裂开地如此有规律?
十分钟后,乌云已经整块移动了过来,光线不断变暗,天空在随后不久开始下起了冰渣子,我离大白胖上方的冰碛垄还有至少1.5公里,我担心一会儿天黑了走不回去,于是深吸一口气开始往回赶,踏过那些巨大的碎石,爬上松软的冰碛垄,刚翻到最高处,天空一声闷雷,我还以为尼玛给劈我身上了,吓我一跳,我站在冰碛垄上瞪大双眼环顾四周:荒凉啊.......这块土地真的是古老又荒凉,此时在我的眼里,那片白色的冰塔林里仿佛还发着幽蓝的光,好像这一到夜晚,一些古老的力量就会从地底的冰缝里飘散出来一样。

我这人是无神论者,妖魔鬼怪我是从来不信,但唯独惦记一些老东西,觉得不管是物件还是土地,一旦上了道,那就有了灵性。
我身子往下一沉,相机往背上一转,赶紧猫腰下了冰碛垄.......一回到了车里就打开了引擎,接着开暖气,坐了半分钟才回过了神。

那天晚上我犹豫一刻钟,最后还是不得不睡在这5400米的冰川旁,因为这晚上想要开出这片无人区,实在是太危险。于是临睡前我在车里吃了一盒方便火锅,看了一个丧尸片儿,完事后觉得心情平复很多,但是在关掉电脑,锁紧车门,钻进睡袋的时候依然觉得哪里有不妥。


第二天凌晨,我突然在车里醒来,发现天空黑漆漆的没有星光,我好不容易找到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凌晨两点......于是在之后的两个小时里我就一直辗转难眠。
说句实话,那天晚上我总觉得有个木槌,一直敲打在大白胖车头前的空地上,咚~咚~咚~,我在车里数得很清楚,平均每十秒就会敲一下......
我在之后的两个小时里,三次爬起来打开车门向外张望,外面空无一物,只有一束来自我手电惨白的光,到了第三次,有一声落锤动静实在太大,我拿起相机和棒球棍就冲了出去,嘴上还骂骂咧咧......但是当我到了车外,除了冰冷刺骨的寒风,满地的碎石,还是没有任何所获。
我把大白胖的车灯全部打开,往远处走了走拍下了上面这张照片,不过依然没有任何发现,于是,权当做留恋吧。

在熄灭手电关闭掉发动机之后,我一头扎进了羽绒睡袋里......冰冷的空气,撩人的疲倦,合着车门外空无一物的静谧,突然让我身处幻境,仿佛在这极度偏僻又极度古老的冰川区域,所有的时间,空间都被冰封雪藏于这个与世隔绝的结界里, 至此,我成为了这个结界时间里的一部分,心脏不再有力,脉搏不再跳动,新陈代谢趋于静止,血肉变成永恒。

那一夜,在喜马拉雅山脚下海拔5400米的冰川旁,我和大白胖平平安安,一夜无恙,只是这木槌夯土的声音倒是一直萦绕在耳畔,久久未能平息。
直到第二天天亮。

作者:阿伦

转载自:马蜂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