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阳春三月,又是鲤鱼溪诗情画意的时候,等你入画

2021-04-30 16:40:23

鱼鲤闲游戏,相濡多爱意。风雨共卿缘,浮华皆可弃。这是一个午后鲤鱼溪看到悠闲慵懒的鲤鱼时写下的一首小诗。


张源 摄

鲤鱼溪,位于福建省周宁县浦源村,是全国着名的人鱼和谐的古村落景区。

因周宁多雾,从而“依旧烟笼十里堤”是常态。烟雾笼罩下的鲤鱼溪是一幅水墨丹青,水墨丹青是她浪漫情怀,浪漫的一面在上游向上溯望时,紫云山麓如汉子般的伟岸。

高大的紫云山巅,海拔1448米,常年紫色云气缭绕,不得不让人羡往那是神仙的居所。紫云山巅正是鲤鱼溪的发源地,汇聚了数十条山涧清泉,带着山中的清新;带着山里汉子的奔放;奔流至鲤鱼溪。在鲤鱼溪上游,奔放无羁的涧流被驯服,水势顿减,但依旧是起起伏伏、时而静静的缓流,时而破溪挡,浪花飞溅哗哗作响,最后,终以弯弯曲曲的柔姿穿村而过。


陈赞铃摄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是古诗词的格律,古诗词的格律源于汉乐府的音乐旋律,所以中华古诗词不但词美且乐感美。鲤鱼溪也像一首古诗词,得益于鲤鱼溪河道不规则,时窄时宽,时曲时直,这样就已经产生出“平平仄仄,仄仄平平”的起伏感,再加破挡的浪花声,演奏出“平平仄仄,仄仄平平”的旋律美。

走进老街,人们的声音变小了,脚步也放缓了、放轻了,古朴、典雅、清秀扑面而来,团绕其围,身置其中。

溪水款款缓缓地流着,清澈轻柔,流得曲折有致,告别上游的金戈交鸣,铁甲震动的响声,它静静汪汪一脉,如纯情少女的清眸;它波光闪闪,如温情女子的微笑;它曲折多变,如女孩腰间的缎带,变成一条温情脉脉的溪流。河底,长长的水草随流飘摇,如丝带;如绸帛;如一段裁剪不断的春梦;齐匝匝柔铺在河底。一群鲤鱼游戏在水中,惬意、悠闲、无拘束,鲤儿穿过丝带般的水草,似拖着长长的婚纱,紧跟着的鱼群像簇拥着公主的仆从,排场极其盛大。

清晨,女子提篮下到溪边洗衣裳,这是江南特有的场景,重现了古诗词中女子浣纱或西子浣纱的场景,再看岸上排立的旗旆和古风貌,俨然一个宋时的街市。


刘庶华摄

这条老街,古典雅致,犹如古诗词一样,这边一座房,那边一个馆,有酒坊、有光饼店、有扁肉店、有杂货铺等等。茶馆酒楼自不必说,连时尚的饮品店,也是如此,显得雅致,显得苍古,如小杜的绝句,又如李清照的小令。想想这儿,李清照可能来过;苏东坡也可曾来过;辛弃疾或许也来饮过酒。总是在悠闲的黄昏后,阳光散淡地照在街市上。“东篱把酒黄昏后”李清照在闲暇的时候“煮酒笺花”,时不时还感叹一句“酒意诗情谁与共”。


郑文敏摄

门头下木椅子,他们可能曾经坐过,让人一念及此,一颗心不由得回到遥远的宋代。一群士子,长衣薄衫,衣带飘飘,坐在水边,用木托盘载一杯酒,置于水上,顺水漂流。盘到何处,水边之人随手拿来,一饮而尽,歌赋吟诗,曲水流觞,赋作韵事。古人,把生活过成了诗歌;而我们,把生活过成了负担。

老街的两旁溪岸也是曲曲折折的,大概是诗词浸润过的吧,平平仄仄仿佛都押着韵脚。


李洪元摄

沿老街而下,就到了鲤鱼溪公园,有个“一鉴塘”,浅水阔塘,澄碧一泓。鲤鱼仙姑像、亭台楼阁、水榭小桥、鲤鱼喷泉等让人涉目成赏。

步入池塘中央,九曲桥花岗岩雕栏,凌水蹈波。水静、湖美、桥曲。清晨的微光,漾在桥上,细细的露珠,散落上。晨练的人,轻捷地走在湿润的桥面上。桥,连接八角亭,曲曲折折,蜿蜒湖面,宛如东坡先生曲折冷暖的一生。

然,夜幕后的天边,晚霞殆尽,八角亭中,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月初上,苏子信步入亭,吟赋“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苏子用心灵写出如此慑人心的词句,切合鲤鱼溪月亮初上时的意境,美得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能用心去感受,去沉醉。


李洪元摄

过荷花桥转半月桥,苏子站在桥中又吟唱“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苏子的洒脱,洒脱而月下起舞。此时,如有鱼儿打挺,定会激越出李白的“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来应景。

此境界,若李易安临此地“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是婉约词,似乎不合苏子之豪放洒脱,当然这不可能,李清照之父还是苏轼的“苏门后四学士”,两人并无交集,李清照还曾批的苏词一无是处。要是跨时空把南宋的辛弃疾邀来,倒是与东坡先生和谐,“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同是写中秋的词,东坡先生的秋词“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都是写月亮之名篇,东坡先生是惊心地归来,而辛翁是乘着风直接到月亮上,深情地俯看大地,壮丽的大好河山,一个是文人情怀,一个是英雄情怀。

在这“一鉴塘”不管是苏子还是稼轩居士,抑或是婉约的李清照,在美妙的中秋月色下,这样的场景他们都能油生出诗情。还有这“一鉴塘”出自“半亩方塘一鉴开”的朱子如若临了此地,必定也是诗情澎湃。


谢建红摄

水在“一鉴塘”缠绵停留后,向后边成片的荷花塘注入,百亩荷花塘真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大片的荷花塘如柳永笔下“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荷塘上栈桥、步道、凉亭连连,最适宜柳三变的“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到了深秋时节,应是李清照“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这份婉约凄美的情怀。

鲤鱼溪,不管是春夏秋冬皆宜赏游,哪怕是深冬,上游的游客中心的梅花开了,这是一个赏梅的好地方,我曾为那儿的梅花写过一首诗:

一树寒花傲角楼,

雪霜独爱粉簪头。

心怀淡泊半生醉,

企盼春风不再愁。

可见有梅花的地方都是美景。





刘庶华摄

鲤鱼溪的春天,江南水乡的韵味非常浓重;夏天,人鱼相嬉后,静可听取蛙声一片并赏荷塘月色,月色下,总能听到清灵灵的女子笑声,可惜,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秋季桂花弥香、莲熟、现代的灯光秀呼应天上静美的圆月,形成光的胜境,令人耀眼夺目。但我总喜欢阳春三月的细雨中,撑着油纸伞走在老街,仿佛化身诗人戴望舒,望着细雨中那缓缓的流水旁,似有一个结着丁香的忧郁女子,迷蒙而又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