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在台湾,钓虾钓的不是虾,是人情味。

2020-11-21 16:40:24

想象这样一个场景:

你进入了一个巨大的房间,房间陈设简单,周围都是没有刷漆的墙壁。

房梁很高,有几扇窗户透着微光。房间湿度很高,可以闻到鱼腥和烧烤的味道,一个装满水的池子挖在了房间的中央,周围有零零散散的几把塑料椅。

随处可见的钓鱼竿和水桶,你听见水池中间水管不停放水的声音。再远处有一个厨房,这里有烧烤架,冰箱,饮料柜,红得发光的碳伴随着呲呲的声音,仿佛等待着食物的到来。

这就是台湾的钓虾场所。


在如今的台湾,水产业四通八达,但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钓虾是生活中的一个情趣活动。


有的人钓着钓着成了钓虾的高手,有的人携家带口体验一下家庭生活,有的人在工作了一天之后来钓虾放松心情。看似平淡无奇的钓虾场,确是人情味浓郁的心灵之所。


钓虾按照小时收费。大概几十块钱就可以坐一个小时,设备都由钓虾场的工作人员装配好。一般的钓虾场在深夜也营业,常常到凌晨还可以听见里面说话的声音。

说起钓虾与钓鱼最大的不同,就是虾子一定是在水底活动的,而鱼根据不同的种类和生活习惯有时会在离水面比较近的区域游动。这就给钓虾新手增加了不少难度。


虾饵一般有几种选择:鱼肠,鸡肝和虾米。

有的钓虾场会配有整块的鸡肝,需要客人亲自动手,切成0.5公分立方的小块。虾米是比较优质的选择,如果有虾粉可以洒在上面增加腥味。前者不太常见,但后两者基本都会提供。一些经验丰富的老手会自己制作虾饵来增加钓上的成功率。


钩子一定要牢牢地贯穿整个虾饵,这样当虾子咬住虾饵的时候,就很容易被钓上来。

钓虾也是一项需要耐心的活动,虾若是咬住饵,也要等待其吞咽,这时钓竿会有轻微的抖动,收紧的一刻往往成为了决胜的关键点。稍微走神可能就放跑了猎物。



一边钓虾一边聊天的人其实也不少,钓虾场可以随意移动座位,常常这一池子聊完了,就跑到另一个池子跟人聊天。

每到整点,老板会带着一桶虾子,站在池边上,大喊“放虾子!” 虾子们瞬间掉进了池中,所以不用担心虾子会被钓完。


当收获了猎物后,就可以去到钓虾场后面的厨房,大多数人的选择是当场享用美食。

老板会告诉他们如何处理这些虾,清洗,撒盐,一排人站在水槽旁边认真作业,都是为了让接下来的用餐时间更加美好。

在钓虾场烹饪的方式十分简单,普通情况下是炒或者烤,将虾子们穿成一串,放在炭上等它们熟透。如果是在人不那么多的深夜,老板还会拿出他的酒和花生米和食客们聊天,一晚上很快就过去。


▲ 清理虾子


▲ 撒上盐巴


▲ 放进烤箱


▲ 等待虾子被烤熟


▲ 差不多可以吃的虾子


▲ 全熟!

Lauren曾在Munchies上面发表过她去台湾钓虾的一次经历。


「这是晚上11:19分,我钓起来了第一只虾子。」

Lauren的台湾朋友Ping,告诉他们来台湾必须要去钓虾。于是在刚刚经历了倒时差的考验之后,Lauren一行五人来到了台湾的Xin Hao钓虾场。「虽然很累,但是当听到Ping说,这是一个可以喝着酒钓虾的地方,我就决定要来了。」


Lauren想象着一个潮湿、狭窄的场地,这里有装满虾的桶,桌子如同在爱尔兰的一家小酒馆里摆放的一样。微醺的常客们嘴里叼着烟,喊着互相的名字,还时不时跳个霹雳舞。


然而现实中的钓虾场是更加明亮的。进入之后,他们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广阔的空间,这里有两个巨大的水池,周围是塑料椅子。音乐响起,Lauren也拿起了属于他们的钓竿。「大概两个小时之后,广播告诉我们钓虾结束了,于是我们去到厨房跟大家一起料理食物。」


刚刚钓起来的虾子活蹦乱跳,很多女生都不敢上前处理,抹上盐巴之后会好一些,将竹签子插进虾子们的腹部,就可以拿到烤架上烤了,一边吃虾一边可以看别人钓虾的过程,也实在是一种趣味。


台湾大部分的钓虾场都位于郊区,而不是靠近市中心。因为很多郊区附近才有水源(溪流、湖泊)。一般郊区距台北市区大约40分钟的车程,除了钓虾场以外,这里的企业也是建立在绵延的山脉之下。



在过去的30年,室内钓虾的活动已经风靡了台湾,它不仅操作简单,方便上手,并且老少皆宜。

它不仅是一种工作后的放松,还是一种海洋文化的城市体现。这样的钓虾仿佛让身处复杂社会的现代人回到了一种更简单的时代,好像明亮的仓库和倒虾的事实也不再那么引人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