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俄罗斯漂来了真正的“红色警戒”

2020-11-20 16:40:02

堪察加半岛上是如此。


Katya Dyba是太平洋海岸当地冲浪学校斯诺韦(Snowave)的管理人员,她从浪峰下来半个小时后,情况不妙: 视力开始变得模糊,喉咙疼痛。她的一位同事甚至 睁不开眼睛

起初,冲浪者以为这是阳光太耀眼或者风过于猛烈所导致。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开始出现 恶心、呕吐、腹泻和发烧的症状。这让他们意识到, 海洋里有有毒的东西。最终,一共16人去了医院,其中一些人被诊断为 角膜灼伤


在俄罗斯远东地区,一只斑海豹的尸体,以及一堆堆死去的海胆、海星等其他海洋底栖生物被冲上海滩。

摄影:ALEXANDR PIRAGIS / SPUTNIK VIA AP

潜水员估计,

某些地方的海洋底栖生物中,

有95%已经死亡


摄影:BEN DEPP

“我彻底懵了,因为哈拉科特尔斯基海滩的海水一直都很清澈,以前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Dyba说。一个月过去了,她的眼睛依然干涩。

问题向西南方向蔓延,围绕着半岛,影响到了食物链的上层:10月上旬,在堪察加半岛的西海岸,人们发现了几千条死鱼,大部是海底鱼类; 有几只棕熊因为吃了这些鱼,也出现严重食物中毒。这只是大规模海洋生物死亡带来的涟漪效应之一。

起初,很多人怀疑这是污染造成的。但现在科学家表示,罪魁祸首很可能是赤潮。这将引起更麻烦的问题:气候变化会对地球上物种多样性最丰富的海洋环境之一造成怎样的影响?这里还生活着 硬头鳟、海獭等濒危物种

“我们没想到这次赤潮的面积会如此之大,”远东联邦大学的海洋生物学家Kirill Vinnikov说,“ 前所未见。”


赤潮之力:图为美国佛罗里达州萨尼贝尔海岸的赤潮爆发期间,风和洋流把数量甚巨的死鱼堆到了一起。

摄影:BEN DEPP

“整片沿海都感染了”

堪察加半岛位于俄罗斯太平洋沿岸,像一条垂下的尾巴,这是地球上 活火山最集中的地方。河流在熔岩区流淌,冰川水流入广阔沼泽,也为6种海洋鲑鱼提供了完美的产卵地。这些鲑鱼又是棕熊、斑海豹、逆戟鲸,以及数量不断减少的虎头海雕和虎头海狮的食物。



堪察加半岛不仅盛产鲑鱼,还是各种底栖鱼类、软体动物、海葵、海星和海胆的栖息地,它们为海象和水獭等哺乳动物提供了食物。由于无法游出被污染的水域,这些底栖生物正在大量死亡。

面对海洋生物大量死亡,科学家很快排除了火山活动的原因。在哈拉科特尔斯基海滩收集的样本里,苯酚、铁、成品油、磷酸盐离子和汞的含量超出正常水平好几倍。但这些物质以及9月23日的一艘过往船只倾倒的废水,似乎都不足以解释如此大规模的死亡。官员们还排除了附近农药倾倒和军事试验场地泄漏的可能性。


2017年10月,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西南岸爆发了一次严重的赤潮,使宽阔的海面变色。

摄影:BEN DEPP

但当径流中的营养物质“过剩”或者水温升高时,这些物种就会不受控地疯长。这时,它们便会释放出毒素,消耗水中的氧气;死亡后,它们在海底腐烂分解。

“我们向堪察加半岛以南飞了 100公里,

看到几乎整个沿海地区

都出现了这种变色现象,”

他说,

“整片沿海都感染了。”


图为发生在加拿大的一次赤潮

摄影:JULIAN NIEMAN/ ALAMY

赤潮,红色警戒

在勘察加半岛,赤潮并不少见。

但Vinnikov说,

与近几年相比,

这次假定事件的 范围更广,持续时间更长

除了无脊椎动物,鲑鱼的尸体也被冲上了岸,而鲑鱼是当地食物供应链和经济的基础。每年这个时候,银鲑鱼会从海洋游回来,逆流而上产卵,但它们可能也就此穿过赤潮,也可能会因急性接触强烈的毒素而死亡。


图为2016年5月15日,智利特木科市的Tolten海滩上遍布因赤潮而死亡的沙丁鱼。

摄影:FELIX MARQUEZ, AP

鱼类、浮游动物和底栖生物处于食物链的底层,会把藻类毒素传递给海象和鲸鱼等捕食者,或者因为缺氧大量死亡,导致捕食者缺乏食物。到目前为止,海胆的死亡情况尤为严重,远超鱼类,这让人们开始担心海獭的生存,因为海胆是海獭的主食。

这无疑对海獭造成雪上加霜的打击。苏联解体后,堪察加半岛开放密集捕鱼;如今,在半岛南部,先前由于渔民的捕杀,海獭的数量已从几千只骤降至约200只


这只死去的红海龟是弗罗里达赤潮期间死去的大量海龟之一。

摄影:BEN DEPP

根据Anderson的说法,勘察加半岛当局应该继续调查化学污染的迹象,这可能是引起这次假定赤潮营养物质的来源之一。与其试图缓解赤潮现象增加的主要原因——气候变化相比,解决污染问题更加容易也更加直接。

虽然北极地区越来越容易受到赤潮的影响,但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数据说明,位于亚寒带地区的堪察加半岛是否也是这样。“一般来说,海水变暖会带来更多这样的赤潮现象,但这实际上很复杂,”Anderson说:“海水变暖也会迫使一些(藻类)离开这片海域并向北移动。”


在澳大利亚的克洛维利海滩,受赤潮影响的海水与游泳池相邻。

摄影:CRAIG GREENHILL, NEWSPIX/REX

Burkanov称此次赤潮也是“ 红色警戒”,现在,科学家在呼吁对勘察加半岛的水质进行更加细致的监测。

“如果这次赤潮的规模真的大到前所未有,那么这绝对是一个警告,”他说:“这甚至比化学污染还要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