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速递

岸田文雄“非常反华”吗?和他交锋的记者这样看

2021-10-01 18:10:05

9月29日,岸田文雄当选日本自民党总裁、成为日本候任首相,引发了新一轮中日关系的讨论,岸田其人有什么样的风格?他的对华政策释放了哪些信号?长期看中日关系,有何突破点和风险点?凤凰网《风向》栏目连线凤凰驻东京首席记者李淼解读。


个人风格:豪饮茅台伏特加不醉 此次执政做了充分准备

凤凰网《风向》:您和当选自民党总裁岸田文雄有多次交流,您描述他的个人风格诚恳严谨、亲切和善。那么其他你还有没有想分享的细节?

李淼:他当外相的时候,我经常去他的记者会。然后我听其他的日本记者跟我说,他喝酒是海量,他在议员宿舍的家里还有专门的酒柜,然后里面放着很多酒。他曾经在媒体上透露说,他在三十到四十岁的时候经常是喝酒,会一直喝到没有意识。


据熟知日本政界内幕的作家大下英治透露,岸田在酒方面百无禁忌,尤其偏好度数高一点的酒,钟爱中国的茅台、俄罗斯的伏特加,也喜欢度数高一些的日本清酒,中国的绍兴酒,以及红酒和啤酒也都不在话下。
他自己是广岛人,所以他经常去广岛,对广岛有很深的感情。他最喜欢喝的是广岛的酒,然后最爱吃的就是广岛烧,他喝酒的时候,据说可以和俄罗斯的外相拉夫罗夫较量。俄罗斯人通常都是很厉害的,他们喝伏特加,所以他做外相的时候应该是充分发挥这一点。

他这种人日语叫酒豪,所以他真的是海量啊。岸田文雄后援会的人(国会议员有自己的后援会)说从来没有见过他喝醉,所以就可以想象到喝酒有多厉害。

另外这次选战的时候,他透露说他休息日他一般会下围棋,还喜欢学英文。他还被日本媒体称为是爱妻家,就是特别爱他太太,然后两个人经常在一起恩爱过周末。


岸田文雄夫妇。图自岸田文雄instagram
另外岸田读高中的时候,是棒球队的成员,所以少年时代的岸田是酷爱棒球,每天都练习,据说他训练的时候特别刻苦,从来不叫苦,是很有毅力、很有韧性的一个人。

凤凰网《风向》:岸田写了本书《岸田愿景》来描述他的执政规划,他最近在选战中也提到了很多比较大的改革。但有评论说岸田跟安倍相比比较缺乏政治魄力,另外它的政治基础也不是特别强,您怎样预期岸田的执政前景?


岸田文雄2020年著作《岸田愿景:从分工到合作》
李淼:安倍晋三执政近八年,是日本首相历史上执政最长的领导人了,政权一直特别的稳定,所以岸田不是马上可以和安倍来进行比较的。

上次自民党总裁选举的,岸田也曾经出马,但是输了,那个时候的感觉就是他在政策、理念方面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但是这次总裁选举不一样,特别是他的政策上,感觉这次也是准备的比较充分。

因为是岸田派的会长,46位议员一致希望他能当首相,所以其实他被称为岸田派的希望之星。

他现在面临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新冠疫情他能不能处理好,因为这毕竟也是菅义伟下台的一个最主要的弱项,所以现在新冠处理的情况,是决定他能不能成为一个长期化政权最关键的因素。


岸田文雄形容新冠疫情是日本的“国难”,并表示要建立新型日本式资本主义,侧重经济分配。强调如果只有少数人享受到了经济增长的成果,那么良性的经济循环就无法实现。
在经济方面也是它的一个重点,因为日本40%的民众都期待新首相做好两件事,第一是经济,第二是防疫。所以最重要的经济,如何恢复在疫情之下的经济是特别重要的。

岸田说在年内会推出数十万亿日元的经济对策。另外经济上他提出一个和安倍经济学不同的地方,我觉得也需要关注,就是他提出要消除差距收入的差距,让大家的收入倍增,这个具体怎么样去实现?我觉得也是一个需要观察的重点。


对华构想:罕见提“对抗”一带一路 设立两个涉华职位

凤凰网《风向》:您昨天提到岸田的外交方针大体是比较稳定的,那么您觉得它的那个对华政策可能会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因为其实我们知道他自己的派别可能也要考虑,另外右翼的压力可能也要考虑,另外还有就是美国或者说中国这样的因素,您怎么看?

李淼:他这次在选战期间给我的一个印象就是:他本来是属于宏池会,是比较温和的鸽派,不是保守派,但是在这次选战的时候,他为了赢得保守派的选票,很多政策都是比较强硬,尤其是在外交安保方面,接下来他会有怎样的中国政策还是需要进一步观察。

其实不管是哪个候选人当选,我觉得都不可能有太大的变化。

日本现在第一重要的就是还是日美同盟,他们觉得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的基础,那中国和美国在博弈的话,中国和美国关系紧张,日本肯定是要选择站在美国这一边的,对于每个候选人是一样的,任何一个自民党候选人上台都会同样的外交政策。

那具体对中国怎么样?其实疫情以来,中日之间的交流,特别是高层往来,现在都是停滞的状态。中日之间很多悬案,现在完全没有任何进展,特别是菅义伟政权这一年,也没有任何进展。


岸田文雄29日傍晚举行了记者会,他表示,将会坚持三个外交理念,即守护基本价值观、保护日本的和平与稳定、致力于全球范围的环境课题。
接下来岸田文雄的对华构想,我关注到他有一个关键词,就是他说多次强调印太构想,大家知道其实这个构想是暗中对抗中国的。这恰好是安倍政权时期,岸田担任外相的时候,外务省提出的这样的一个理念,然后岸田他认为这个理念特别重要,我觉得会成为他今后的外交政策当中一个重要的方针。

然后第二就是具体对中国会怎么样,选战时我也直接提问他,对于中日关系有没有什么具体的蓝图和构想?岸田的回答跟他之前的发言相比,是很强硬的表态。他说要和中国对话,这也很重要,他没有否定跟中国要继续进行高层的对话。

但是呢他说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比如说自由、民主、人权、还有钓鱼岛问题上、东海、南海问题上,“日本必须要有自己的主张,不能够怕中国,必须要从日本的角度保护日本的国家利益。”


李淼在记者会上提问岸田文雄
岸田还提到“一带一路”,他说“一带一路”不仅仅是贸易、经济政策的扩大,他说这是中国的一个国家战略,“日本需要认真的去想这个‘一带一路’,日本到底要怎么样去进行对抗?”我觉得这个表述是他以前没有过的。

因为日本政府他没有说过要反对一带一路,日本政府从来没有说过,这里安倍政权的时候也是说支持一带一路的,然后包括当时二阶俊博访华的时候,也都是表态说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所以这次岸田的表述之前没有说过。

还有一个对中国的表述就是说当首相之后,他要设专门的首相辅佐官,专门应对中国。这个是其他的候选人没有的一个政策,首相辅佐官是首相最直接的外交智囊。

另外岸田还宣布设立经济安全保障负责的大臣,这个大臣我觉得也是针对中国的,因为他认为“现在这种状况之下,很多中国的学者或者留学生到日本来学习,然后日本高科技泄露”,所以经济方面也需要加强国家安全,所以他要专门设这一职位。


2016年,时任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东京会见中国外交部长王毅。
但是同时也有记者说明年北京冬奥会举行,日本会不会和其他国家欧美国家一起去抵制?岸田就回答说,“日本和中国的事情,日本要有自己的考虑”。言外之意不能够跟随某些国家的步伐一起去怎么样,他还是觉得中国对日本来说是很重要的,我觉得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

中国关心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靖国神社的参拜问题。岸田在选战的时候,我觉得也比较意外的是,他没有明确说他不会去参拜靖国神社。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他的选战策略。我相信他担任首相之后,没有特别的因素,应该不会去参拜靖国神社。但是他没有这样的表述,他只是说,要不要参拜,当了首相之后自己会作出决定,这个说法很暧昧。

长期预判:岸田文雄是否“反华” 中日关系有哪些机遇和风险?

凤凰网《风向》:我专门看了一下我们中国主流的网民的意见,其实很多网友的印象是岸田文雄非常“反华”,然后还有人说“在美国的这个影响下,谁当选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以及“对华友好的基本选不上”,您怎么样评价这些典型的网民意见?

李淼:我不认为岸田是非常“反华”的,我不知道网友基于什么样的依据来这样说。

第一,岸田当过外相,他知道怎么样去做一个平衡的外交,他有这样的资质,

第二,岸田来自宏池会,(这一派别)在中日关系最困难的时候,都是起到改善作用,然后他作为宏池会的会长,很难预测他担任首相后会有非常激进的举动。

第三,我觉得他有些表述应该是针对选战的,并不意味着他当了首相之后还会再有这样的表述。


宏池会之名,典出中国《后汉书》的马融列传“栖迟乎昭明之观,休息乎高光之榭,以临乎宏池”,这一派别在外交和国家发展目标上看重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问题。
凤凰网《风向》:那么网友说“谁当选没有任何区别”,您觉得岸田执政会带来哪些变化呢?还是说真的没有任何的区别?

李淼:民间交流可能是一个观察指标。因为疫情之后,很多中日之间的就是人际往来都已经停滞,现在社会状态开始恢复,日本已经从明天开始全面解除紧急事态,然后会不会开放国门?

因为我们中国有很多商务人士、还有一些留学生都在等着日本开放国门,已经等了很久。而中国是赴日人员最多的国家。也许如果快的话,年内可能会有一些缓和入境的措施。

但是交流现在基本上都停滞了,因为疫情高层往来现在也没有,之前就是有人问说中国领导人作为国宾访问日本。但是之前几位候选人都说,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个的时期。

凤凰网《风向》:就是现在还有一种观点,就是说对华友好基本选不上。那么您觉得现在日本对华的主流民意是什么样的?

李淼:我觉得一直都不太好。根据2020年11月一份中日关系的民调,对中国没有好印象的都民众日本占89%,所以这个数字还挺高的。


中国外文局和日本言论NPO共同实施的第16届“北京—东京论坛”中日关系舆论调查结果。
凤凰网《风向》:我看到中国前驻日本大使程永华提到,当前日本学术界和传媒界对中国的认识远远落后于日本政府,所以这部分还需要您去把当代中国的真实样貌传递给日本民众。

最后一个问题,您觉得未来中日关系最大的机遇点和风险点是什么?

李淼:我觉得中日关系现在最大的机遇点,其实大家都觉得之前的中日关系是一直都在改善的过程当中,2020年的时候都觉得中国领导人会来日本访问,这时隔多年的一次访问,所以这个应该是政治关系改善的非常重要的关键点。但是因为这个访问就是没有任何进展,目前日本首相去北京出席冬奥会的可能性还有待观察,这又涉及到疫情和中美关系的问题。

风险点的话,特别是这次自民党总裁选举之后。之前对中国友好的、唯一的自民党内大佬二阶俊博,现在可能要隐退或者下台,至少不会再担任干事长了。所以日本政界少了一些能够改善(中日)关系的、有力量大佬的话,那今后的中日关系更是让人忧虑。


今年82岁的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曾多次率团访华,出席过“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等重要活动,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还组织日本各界向中国捐赠防疫物资,被认为是日中交流的“重要窗口”。
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日本国内政治也影响到中日关系,因为日本接下来是面临众议院大选,估计是10月底或者11月份,然后明年还有参议院的选举。所以只要国内这些选举的话,政党就要考虑到民众的支持率。那在外交安全保障方面,日本国内保守派抬头,所以很难会有进一步和中国交好的大动作,我觉得这个很难预测。

凤凰网《风向》:总体的感觉是,中日关系发展受到美日同盟的制约,另外一个是民意的制约。但长期来看中日的经济联系,尤其是各种假期的中国游客,其实也是影响日本的重要因素。

李淼:对。虽然中日政治关系不好,但是经济关系很重要,大家还都是一个共识。日本的经济界其实他们很希望能够马上就开放国门。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菅义伟执政一年马上就下台了,这个真的特别让人遗憾。因为其实菅义伟是特别重视中国的游客到日本来,他定了很多目标。中国赴日游客突破一千万,我觉得很大程度都是菅义伟的功劳。

他非常的积极地吸引中国游客,他要放宽中国游客的签证,然后还有就是他愿意吸收外国来的劳动力,所以其实他是一个很开放的领导人,但是因为国内疫情影响,他现在支持率低,只能下台了。


李淼此前曾多次专访菅义伟,推动了很多赴日游客便利措施。
但日本也有一些声音还是很重视跟中国的经济交往,他们觉得中日还是要跟美日关系分开来看,不能一味的去跟随美国。过两天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会有一个记者会,他们很忧虑这次自民党选举过程中都提出要对抗中国这样的状况。所以在日本国内也是也是有这样的一些声音的,但是这些声音毕竟还不是主流派,很微弱。


日本媒体也很关注中国对日本政局的看法,这是读卖电视台采访李淼。
凤凰网《风向》:可能还需要有若干年的积极的、良性的互动,中日关系才有未来。这还需要您这样的媒体人进行沟通。谢谢李老师,我们的采访先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