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速递

25场诉讼全败,这就是特朗普的11月惊奇?

2020-11-21 18:10:06

川普周三的推特称,佐治亚州的重新手工计票,是一个“笑话”。佐治亚州到目前为止,发现了 3300 张选票没有被计数。但当地负责大选计票的官员说,这不会影响最终结果,因为拜登在此州的得票超过川普 12000 票以上。佐治亚州表示很可能在周四中午公布重新计票结果。



上周,南卡的参议员 Lindsay Graham 给佐治亚州务卿 Brad Raffensperger 打电话,暗示他 “丢掉一些合法选票” 。这引起同样是共和党人的 Raffensperger 的愤怒(说实话,任何还有尊严的官员都应该为这种卑鄙的操作感到愤怒)。Raffensperger 州务卿向记者透露了这个电话的内容。但 Graham 则表示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而是 Raffensperger 理解错了。目前,参议院道德委员会接到要求,调查 Lindsay Graham 这一举动是否涉嫌大选舞弊。有趣的是,一个南卡的参议员,怎么会想到要给佐治亚的州务卿打电话?这完全不是他职能范围内的事情。



再来看密歇根州。密歇根州最大的选区,也是底特律市所在地的 Wayne 县,曾传出其选举董事会中的共和党成员提出暂时不认证大选结果的消息。川普得知后立即非常兴奋地推特道:“哇!密歇根州拒绝承认大选结果!有勇气是一件美妙的事情,美国骄傲地站起来啦!”



这给人的既视感是川普兴奋地站了起来。但最多只站了三个小时。因为三个小时之后,这个选举董事会再次投票,一致认为,大选不存在舞弊,结果应该被认证。川普的推特只能对此结果默默地行了注目礼。



本周二,川普通过推特解雇了美国网路及基础建设安全局(CISA)局长Chris Krebs。CISA 是 2018 年才建立的新部门,其建立的原因就是因为 2016 年美国大选遭到了俄罗斯在互联网上发起的假舆论干扰。这一部门的工作内容就是负责美国大选中的电脑和网路安全。而局长 Chris Krebs 则是川普亲自挑选的局长。



而来自CISA官方网站的声明中,是这样写的:“11 月3 日举行的大选,是美国历史上最安全的大选。没有证据显示任何选举系统在删除,或者丢失,或者篡改,或者任何形式的破坏选票。”



这一声明显然和川普宇宙中的 “舞弊事实” 不符,而川普的一贯作风是:你不忠于我川普,不和我保持一致。我就必须解雇你。什么美国第一,必须我川普第一。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这些官员的薪水,来自美国纳税人,而不是川普。川普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私人老板的习惯做法,因为他完全不熟悉在公权力领域中,应该如何处理和下属的关系。是的,川普是一个学习能力很差的人,近四年的时间里,他没有任何改进。



如果你是川普的支持者,你会不会认为这个川普亲自挑选的 Krebs 局长,也被 deep state 收买了?或者他就是一个deep state的卧底呢?我对川普支持者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川普的私人律师 Rudy Giuliani 周二出现在了宾夕法尼亚联邦法庭上。他的表现可以说是令所有在场的律师感到惊讶。据一些在场的律师表示, Giuliani 甚至听不懂一些法官使用的法律术语。他所举出的证据没有任何可以查证的内容,而大量使用“大家都知道”“到处在传说”这种不专业的用语,对于他的指控毫无帮助。事实上,他举出的证据经常和他的指控关系也不大。这时大家突然想起来, Giuliani 最后一次出现在法庭上,还是 1990 年代早期的事情了,这是一个近 30 年没有上过法庭的律师。Giuliani 这时的表现完全像一个法律门外汉。

但是等一等,他到底在指控什么呢?Giuliani 代表川普团队的指控是“宾州的一些投票选民,被允许修改他们选票上的一些个人资料错误。但是,我们这里有两个选川普的选民,他们却没被允许修改自己选票上的错误,他们的选票被作废了!” 就是这样一个指控。法官 Matthew W. Brann 立刻打断 Giuliani 的话说,“你想告的是有两位选民被不合理地剥夺了选举资格,但你却要求这个法庭废除超过 680 万张选票的结果?你能不能告诉我这这么可能是一种公正呢?”

随即 Giuliani 表示说,他们只希望废除掉 680 万张在费城和匹兹堡的选票,因为共和党的监督员不被允许监督计票过程。法官立刻提醒 Giuliani,关于这一说法,川普律师团自己已经撤诉了。“这一问题已经不在法院考虑范围内了,你告诉我,我有什么理由再考虑这一情况?” 法官问道。

后来的发展更加离谱。Giuliani 开始指控民主党大规模使用 Dominion 计票系统舞弊,但没有提供向法院提供任何证据。甚至 Giuliani 一度将拜登竞选团,说成是“布什竞选团”,让很多人开始觉得年迈的 Giuliani (76岁)有些力不从心了。随后法官提醒他,你的这个起诉,不是针对大选舞弊的,而是针对计票不公平的。

总的来说,周二的庭审有点像一个闹剧。而很多人开始质疑,为什么川普会在现在要求老迈的 Giuliani 来做最重要的首席律师?我的看法是真正有尊严和有现实感的律师,恐怕不会再愿意在这个时候出来代理川普的官司,最典型的就是川普长期合作的律师代理,宾州的 Jones Day 律师事务所,回绝了所有相关的诉讼代理。而值得提一下的是,川普付给 Giuliani 的工资,是 2 万美元一天。一个人要在怎样绝望的境地下,才会出如此大的价钱,来请一个 30 年没有上过法庭的律师来代理自己呢?

宾州各县最后宣布计票结果的时间是本月 23 日,目前拜登领先川普 7.4 万余票。目前没有一个法律专业人士认为,川普和Giuliani在宾州的诉讼,会改变宾州的大选投票结果。

对了,提到 Dominiion 计票系统了。还记得前几天的令很多川普支持者为之兴奋的一个消息吗?“美军袭击了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一家叫 Scytl 的网络公司,缴获了存放在那里的 Dominion 服务器。这一服务器上有美国民主党利用电脑技术使得在美国广泛使用的 Dominion 大选计票系统将大量川普的选票转移给了拜登” 。这是一个流传甚广的谣言。我目前也查不到这一谣言的起点,似乎来自一名德克萨斯州的议员 Louie Gohmert。但随后这一消息被美军和 Scytl 公司双方否认。事实上 Scytl 公司在法兰克福根本没有办事处。



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川普空口白牙提出的本次大选有系统性舞弊的说法,至今为止,除了不断制造谣言外,没有任何美国官方机构或法庭认同这一说法。因为实在是拿不出证据。

最后,还记得我一直在说,川普的各项诉讼官司,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件打赢的吗?这就是宾夕法尼亚上诉法庭判定,共和党的监督员可以靠近到 6 英尺距离上监督计票。但周二,宾州最高法院以 5-2 的投票结果否决了上诉法庭的这一判决。认为各计票点有权决定什么是安全距离。川普的回应是“这一判决是对我们宪法的巨大污染。” 川普懂宪法?这倒是一件新鲜事。



至此,川普在全国发起的,已下判决的 25 个诉讼全部失败,大满贯。只要你勤快一点,去看看川普在全国各地发起的诉讼,不难发现,其中没有一个是针对所谓 “惊天大阴谋,系统性大选舞弊 ”的,而是漫无目的地到处放枪,四处点火,纠结的都是大选中的出现的一些瑕疵。

一个涉及 1.4 亿人口的大选,找出这些瑕疵是不难的,但利用这些瑕疵去颠覆大选结果,也是不可能的。那么川普到底在做什么呢?这确实让人费解。有人说他们是在朝天乱放枪,希望能打下一只鸟来。但问题是,如果天上没有鸟,你怎么可能打下鸟儿来呢?但也许,在川普极其追随者们的平行宇宙 Alternate reality 里,真的,有这样一只鸟。他们到底要放多少枪,只取决于他们还有多少发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