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他是第一个追随毛主席干革命的人,被错误杀害,年仅24岁

2021-05-01 17:05:03

土地革命时期,无数的青年男儿前仆后继,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为身处黑暗之中的中国带来一缕缕光明和希望。湖北黄梅人宛希先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是第一个坚定地追随毛主席干革命的人,是毛主席早年在井冈山时期最得力的助手之一,然而不幸的是,在当年的斗争中,却牺牲在了自己人的手里,时年仅仅24岁,十分地可惜。


一、受哥哥影响的进步青年

宛希先,1906年出生于湖北省黄梅县,从六岁开始,一直到19岁,都在本县上学,接受教育。

他的哥哥宛希俨,是一位进步青年,21年入团,23年入党,并被选为社青团南京地方执行委员会委员。

在哥哥的影响之下,宛希先开始接触到在黄梅县的党组织,并且参加了在县里的革命活动。25年,他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国共组织的北伐军打到黄梅之后,他跟随哥哥宛希俨离开了黄梅,来到了省城武汉,成为了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的一名战士,不久之后就被提升班长。27年7月,他被提拔为连长。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以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了历史上有名的“八七”会议。会后,宛希先随团长卢德铭到湘赣边待命。

9月,宛希先所在的警卫团和平江、崇阳,通城等地的农民武装,一起被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他任第一营的党代表,参加了湘、赣边的秋收起义。

二、毛主席的左膀右臂

秋收起义失败之后,宛希先在文家市的里仁中学出席前委会议,第一次见到了毛主席。在会议上,他坚决拥护毛主席关于在农村开展土地革命,向井冈山进军,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的决策,批判了余洒度“直取浏阳,攻打长沙”的错误主张。

宛希先的态度,给了毛主席巨大的支持。当时毛主席的身份是前委书记,不能直接指挥军队作战,加上官兵来自五湖四海,还有不少干部还是黄埔生,整个队伍尾大不掉,难以捏成一股绳,面对十分强大的敌人,随时都有被消灭的危险。

在中国革命最危险的时刻,宛希先、张子清、曾士峨、罗荣桓等人坚决支持了毛主席的主张,才让这支队伍了稳定了下来,这也是毛主席对自己所带的这支队伍、特别是对宛希先等人十分信任和器重的重要原因。

在三湾改编之后,这支成分十分复杂的起义队伍被缩编为一个团,即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宛希先担任一团政治部主任兼一营党代表,并被增补为前敌委员会委员。

之后不久,他又配合毛主席在三湾接见并说服了原宁冈县党组织负责人和宁冈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袁文才的代表,为进军井冈山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这个时期的毛主席,最得力的助手就是宛希先和张子清。宛希先是毛主席的文职干部,是毛主席思想上的践行者。张子清是毛主席的枪杆子,打仗主要依靠他。


三、建立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

毛主席率领的秋收起义军进入井冈山地区之后,开始了一系列的斗争,根据地不断地扩大。

然而,队伍内部还是存在一些不和谐分子,这让当时的革命蒙上了一层阴影。

好在有宛希先的存在,他用自己的信念和行动,堵住了革命的缺口,及时地挽救了危险边缘的革命队伍,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红军的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茶陵县工农兵政府。

这个政权的创立过程其实充满了波折,甚至还出现了“陈浩叛变”的事件。

陈浩,原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的团长,是黄埔一期的毕业生,有一定的军事斗争经验和指挥作战能力,但是他的革命意志,一直以来,都不是那么地坚定。

27年11月18日,毛主席派宛希先和陈浩率领工农革命军的主力去攻打茶陵,很快就获得了胜利。攻下茶陵之后,工农革命军处决了国民党的县长,并释放了关押在监狱的穷苦百姓,一时之间,工农革命军声势大振。

然而,这个时候的陈浩开始贪图享乐,纠结徐恕、黄子吉、韩庄剑等人,形成了自己的小团体,并自作主张地成立了所谓的“人民委员会”,从自己的部下安排了一个县长,沿袭旧政权的办事制度,私自征捐纳租,使老百姓深感失望。

宛希先作为一团政治部的主任,对于陈浩的所作所为,起初并不知晓。在了解到真实情况之后,他和三营的营长张子清等人对陈浩等人的所作所为进行了坚决的抵制和批评,但陈浩等拒不接受批评。

宛希先本着对党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将陈浩等人的错误做法用鸡毛信的方式及时报告了毛主席。

毛主席得知事情的真相之后,立即复信给宛希先,陈浩等人,着令“人民委员会”立即撤销,并对陈浩等人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同时指示宛希先成立真正的工农兵政府。

在毛主席的指示下,宛希先发动群众,由工人代表谭震林、农民代表李炳荣、士兵代表陈士榘等人组成新政府应运而生,谭震林担任政府主席,新政府设立了民政、财经、青工、妇女等多个部门。

这是全国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成为全国红色政权建设的典范与样本,宛希先居功至伟。


四、配合毛主席挫败陈浩叛变

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成立之后,湖南军阀深为震动,方鼎英、吴尚等人分别从安仁、攸县、高陇等地进逼茶陵。

在这样的情况下,宛希先和张子清等主张先撤出茶陵,回到井冈山。

然而,团长团长陈浩、副团长韩昌剑、参谋长徐庶、一营营长黄子吉等人却并不同意,他们希望将部队拉到湖南去,并且联络方鼎英,想要叛变投敌。

为了切断工农革命军回井冈山的退路,陈浩下令拆除茶陵城东门河上的浮桥。

宛希先、张子清面对这样的情况,当然是寸步不让,据理力争。但是当时的团长,副团长等人都铁了心想要撤往湖南,所以,他们只好安排人向毛主席报告情况。

毛主席得知这一情况之后,就立即动身前往茶陵,并在茶陵大墟镇湖口追上了一团,命令其原地待命。

当天晚上,毛主席主持召开了连级以上干部参加的前委扩大会议。会议中,宛希先、张子清等人揭露了陈浩、徐恕、黄子吉、韩庄剑等人叛变投敌的阴谋。

毛主席当即下令逮捕了陈浩一伙人,随后大家讨论并决定了部队的行动方向。

翌日清晨,陈浩、徐恕、黄子吉、韩庄剑等人被执行枪决,剩余的部队跟随毛主席回到了井冈山。

在成功挫败陈浩等人的阴谋叛变之后,年幼的工农革命军在危机中存活了下来,这支700多人的秋收起义精英队伍,成为了日后叱咤风云的存在。


五、被错误杀害,血洒井冈山

在挫败陈浩等人的阴谋之后,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回到了井冈山。

不久之后,毛主席和朱老总在井冈山胜利会师。

为了拓展根据地,率领红四军的主力离开井冈山向赣南方向发展,同时留下彭德怀的红五军与王佐的红四军三十二团留守边界。

宛希先作为红四军的骨干,与何长工、张子清、陈毅安等人被留在井冈山,充实根据地的工作。

毛主席之所以这样安排,其实有他自己的考虑,长期固守井冈山,并不能真正地解决问题,而留下宛希先、何长工、张子清、陈毅安等人,则是基于他们一直以来的良好表现有关。

当时,井冈山根据地并不是铁板一块,存在着极为严重的土、客籍争端,极大地影响了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

毛主席深谋远虑,留下土籍和客籍都极为信任和尊重的宛希先来缓和双方的矛盾是最好的选择。

土、客籍争端,这是一个历史问题,从明朝一直到清朝末年,持续了数百年的时间,双方的仇恨不可能在一时之间就被消除,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即便是在今时今日,双方的矛盾还是依然存在。

1928年5月20日,湘赣边界特委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宁冈茅坪成立,其中的大部分人员都是土籍的,以朱昌偕为代表,而王佐、袁文才为代表的地方武装则以客籍人员为主。

当时,在根据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土籍的党,客籍的枪。”这就很能够说明问题了。

王佐、袁文才原先是绿林好汉,在井冈山深耕多年,对毛主席是言听计从,对于新成立的特委则有些敷衍了事,让特委的同志特别是朱昌偕觉得他们有些目中无人。

宛希先作为毛主席的左膀右臂,在三湾改编的时候,就与王佐、袁文才相识,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中共六大召开,决议中有一条内容提到了要在工农红军中清除绿林头目,这一决议为双方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宛希先和袁文才、王佐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这是长期建立起来的革命友谊,原本无可厚非。

在朱老总、毛主席率红四军离开井冈山后,宛希先更是成为了袁文才、王佐在边界特委内唯一的依靠和缓冲。

随着矛盾的不断升级,双方势同水火,边界特委利用中共六大的决议,想要杀害袁文才、王佐二人,宛希先在这个时候就成为了边界特委眼前的绊脚石,必须找个法子解决掉。

当然,宛希先并不是不知道这种危险的存在,但是他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并且毛主席是他最大的依傍,所以还是继续在双方之间游走,希望能够通过努力让彼此都放下过去的仇恨。

但是,边界特委的某些人却不这样认为,他们一直找一个时机。1930年的2月,还在湖南茶陵的宛希先收到了边界特委的紧急通知,让他必须马上赶回去,与袁文才、王佐一起进攻永新县城。

宛希先得到命令之后,不敢怠慢,立即率领自己的部队赶回去参战。

然而,宛希先在路途中却遇到了国民党的正规军,一番交火之后,顺利地摆脱了对方,但是却耽误了行程。宛希先在战斗结束后的第三天,才赶到永新大湾村。

这让边界特委找到了借口,朱昌偕与王怀等人密谋逮捕了宛希先。宛希先逃脱未果,被乱枪打死于姜窖中。

宛希先死后,袁文才、王佐也先后死于非命,造成了革命的巨大损失。

小结

在那个形势错综复杂的年代里,宛希先成为了土客纷争的牺牲品,这让毛主席深感痛心,是其一辈子难解的心结。假如宛希先能够活到建国,那么他的革命贡献与历史地位,并不会亚于任何先辈!

参考资料:《井冈人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