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20年了,我们终于说出这句话

2021-04-28 17:05:02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姜浩峰】

二十年前的2001年,发生了三件事,定调了中美之后二十年甚至更长远的走向。这三件事中,有偶然中必然发生的——中美撞机事件,有此前已经确定要发生的——中国入世;也有与中美之间本没有直接联系的——“911事件”。

2001年4月1日,美军EP-3侦察机在中国海南岛附近海域上空侦查,中国海军航空兵派出2架歼-8II战斗机进行监视和拦截,其中一架僚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70海里的中国专属经济区上空与美军飞机碰撞,中国战斗机坠毁,飞行员王伟跳伞下落不明,后被确认牺牲。而美国军机则未经允许迫降海南岛陵水机场。

王伟烈士。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这一史称“4.1中美南海撞机事件”,发生的时间节点,恰恰是小布什刚就任第43届美国总统不久。与如今拜登在就任美国总统之前,就提出“俄罗斯是美国的最大威胁”类似,小布什上台之际,亦曾对俄罗斯很强硬,甚至比当下拜登更强硬。

当年3月,华盛顿以“汉森间谍案”为借口,驱逐了50名俄罗斯外交官。随后,俄罗斯也进行了反制,驱逐了美国外交官。

同时,小布什一改他的前任比尔·克林顿第二任期时与中国接触、合作的态度,反而尤似其父任美国总统的20世纪90年代初那般,呼朋唤友欲围堵中国。EP-3侦察机就是在这时候飞到海南岛附近的。

此前,美军侦察机、战斗机在南海区域活动本是家常便饭,特别是20世纪70年代美苏争霸——苏联以越南金兰湾为基地,美国以菲律宾苏比克湾为基地,双方力量频频前出南海,展开除了热战以外的各种过招——侦查与反侦查、追踪与反追踪、挑衅与反挑衅,甚至双方飞行员都能将对手的飞行习惯、脾性了解得一清二楚。

然而,美国的海空力量却绝少与这片海域上岛屿的主人——中国有所过招。不是美国有所忌惮,而是中国的海空力量实在太弱,弱到解放军的空军战机都没有能力从陆基基地飞到南沙群岛上空,或者即便飞到南沙群岛上空,也必须尽快返航,否则油料耗尽就回不去了。

1988年3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南海赤瓜礁海域击败越南海军,取得了南沙海战的胜利。而当时的美国所见,是中国海军的装备,甚至比使用二战时期遗留下来、陈旧的美式装备的越南海军还要不如。

尽管中国海军以顽强的意志、精良的战法打败了越南海军,可在美国海军眼里,这样的中国海空力量,是无需担心的。这也导致美军的侦察机一次次贴着中国的海岸线飞行。如果说这是在窥伺中国,莫不如说更是一种示威。

美军飞机如此窥伺行为,在对付苏联和此后的俄罗斯时,一次次遇到俄国人飞机的阻挠。

这也使得美军飞机在欧洲、在北极圈、在远东贴近俄罗斯飞行时,都格外小心,特别是小心苏-27来个“超侧卫”飞行之类。这样高速飞行的飞机犹如古代武士举着长矛拍马赶到来一场决斗,是已进入超视距攻击时代的美军难以承受之重。

可美军在窥伺中国时,一度显得大大咧咧。美军自认为EP-3在飞到中国沿海时,都难以被解放军的雷达所发现,更遑论当时中国空军的主力装备还是歼-7——美军对这款飞机的性能有着较深入的了解,原因在于为了拉拢中国共同对付苏联,美国曾抛出一个帮助中国改造歼-7航电系统的计划,尽管随着90年代美国对中国宣布制裁,这一计划搁浅,可美国对这一脱胎于苏制米格-21的中国飞机,已从里到外了如指掌。

此外,美国对解放军者略微进步一些的歼-8,也是熟悉又轻视的。别看歼-8外号为“空中美男子”,可在美军眼里,它顶多算是二代半飞机,技术水平不及美军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装备。在80年代,美国格鲁门公司参与“和平典范”项目,还帮歼-8飞机改装过雷达系统。美军认为,歼-8这样的过渡机型,无法与21世纪初的先进侦察机玩躲猫猫游戏。

歼-8。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很遗憾,轻敌的EP-3遭遇了勇者无惧的歼-8。对于中国来说,最遗憾的是王伟牺牲。而对于美方来说,自说自话EP-3迫降海南陵水机场,还指称是中国歼-8让其迫降。2001年4月2日,小布什不得不紧急召开安全部成员会议,之后又要求中国归还EP-3。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回话说:“飞机碰撞事件责任完全在美方”。

在允许美方外交人员到海口与EP-3机组人员会面,并确认24名机组人员安然无恙以后,美国的口气仍硬。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甚至致信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钱其琛,表达所谓“遗憾”。时任中国外长唐家璇不得不召见美大使普理赫,表示“美方不要做出错误判断”。

4月4日,正出访智利的中国领导人称,美国必须向中国人民道歉。小布什不得不扭扭捏捏表示“遗憾”。在中美各种场合几番交锋以后,鲍威尔于4月8日终于承认,是“美军侦察机侵犯中国领空”,并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道歉”。

4月9日,鲍威尔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又称:“我们已经表示了遗憾,我们表示了我们的悲痛,我们为一条生命的丧失感到对不起。”但这些非正式的、语焉不详的道歉,并不为中国所接受。

直到北京时间2001年4月11日17时30分,美驻华大使普理赫向唐家璇外长递交致歉信,中方才准许美方飞行员离境。然而,美方仍不老实。一方面要求中国归还当时停在海南陵水机场的EP-3,另一方面竟然反而要求中国赔偿美方损失。

美方甚至提出,让专家修理小组到海南岛,在修复EP-3之后,让其自行飞回美国。这是中方完全无法接受的。在几轮谈判后,中方同意美国租用俄罗斯安-124大型运输机,将拆卸后的EP-3运回美国。2001年8月10日,美方在收到EP-3残骸后,声明要向中方支付3.4万美元的费用。美方的解释是,这是对紧急降落在中国海南岛的美方机组人员所提供服务的“合理给付”额。

中方断然拒绝了美方如此轻率的了断款项,并表示,美方的此种做法,“无论形式和内容,都是中方无法接受的”。

伴随着中美撞机事件以及处理经过而同时发生的,则是早已进入关键阶段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事。早在4月8日,鲍威尔就以“中美撞机事件可能影响中国入世”相威胁。同时,美国国会也有近30名议员曾要求取消美国对中国的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可中国没吃他们那一套。

2001年7月4日,世贸组织中国工作组第16次会议在瑞士日内瓦召开,这次会议,完成了中国入世的实质性谈判。其中,美国与欧洲一起,终究同意“以灵活务实的态度解决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地位问题”,横亘在中国进入世贸组织大门前的杠杠终于被拆除了。

2001年11月10日: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美国之所以同意中国入世,而不是如20世纪70年代初那般阻挠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返联合国,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自中国改革开放后,融入世界贸易体系,在自身经济发展的同时,也惠及了美国为代表的西方。

美国的跨国公司得以将原本在东南亚、拉美的一些工业资源转移到劳动力资源更优质、当时劳动力价格更低廉的中国。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国经济的发展,类似麦道飞机、通用汽车等美国公司甚至先后将美国国内的生产线移往中国。美国方面还希望通过资本进入中国,以及寄望中国入世,来改变中国的政治面貌。

2000年,小布什在与戈尔展开美国总统大选时,曾强调应该一改克林顿当局建立中美“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表述,将中美关系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无论派遣EP-3侦察机进入南海上空,抵近中国大陆沿岸侦查,还是同意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无非针对中国这一“战略竞争对手”而采取的硬的或者软的两手罢了。

然而,“911事件”改变了美国的战略走向。

911恐怖袭击。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纽约当地时间2001年9月11日上午,两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民航客机分别撞向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一号楼、二号楼,两座建筑在遭到攻击后相继倒塌,世界贸易中心其余5座建筑物也受震而坍塌损毁。

9时许,另一架被劫持的客机撞向位于美国华盛顿的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五角大楼局部结构损坏并坍塌。接下来,小布什必须带领美国进行反恐。在反恐领域,美国又要在全世界寻找合作,其中包括中、俄。

一时兴起的中美“夫妻”论

“911事件”之后,2001年10月7日,美军开打阿富汗战争,号称要彻底消灭制造“911事件”的幕后黑手和其同盟者塔利班组织。

2003年3月,在阿富汗战争并未完结的情况下,美国以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理由,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单方面用兵。这场战争,尽管很快就颠覆了伊拉克政权,并抓住了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侯赛因,然而,美军战斗部队直到2010年才得以撤出伊拉克。

在美军陷入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泥沼的情况下,2007年8月9日,英国北岩银行发生人潮挤兑风波。由于没有持续资金注入,北岩银行所经营的高杠杆性质业务无法持续,导致该银行被接管。北岩银行所发生的事,堪称“南美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掀一掀翅膀”,到了2008年,金融风暴席卷全美。华尔街多家大型金融机构倒闭或者被政府接管。

而这一阶段,中国经济迅猛发展,国内生产总值(GDP)于2005年至2007年,接连超过法国、英国和德国,成为排名美、日之后的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在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联合救市之际,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秉持中美两国共同携手应对金融危机的策略。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都传出“中美夫妻论”,认为,“对话”比“对骂”好。

直到2013年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中美双方还在共同探讨美国国务院陈列着的美国开国元勋杰斐逊起草的《独立宣言》,探讨杰弗逊所说过的“要像爱护自己一样去爱你的邻居”。当时,中国代表团还表露出“在地球村上,中美是最大的邻居”之言——说这话的时候,中国已经于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

对于奥巴马当局来说,除了希望中国共同应对金融危机之外,当时的美国还需要和中国在国际反恐合作、维护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上有所合作。特别是在维护朝鲜半岛稳定的问题上,美国需要中国。

显示中美两国关系在金融危机之后更紧密的,就有军事合作。2012年9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莱昂·帕内塔访华,邀请中国参加2014年度的环太平洋军事演习(Rim of the Pacific,英文简称RIMPAC)。

从历史上看,环太平洋军事演习是美国第三舰队倡议的国际上规模最大的多国海上联合军演。该军演始于1971年,苏联解体前,年年炮声隆隆威慑一番。苏联解体后,军演改为每两年进行一次,目的改成“保障太平洋沿岸国家海上通道的安全以及联合反恐”。

在2014年来说,中国能首度参加环太军演,显示了中美两国正走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和新型两军关系的道路上。但即便是那一时期,美国也没忘了时不时窥伺一下中国这个“邻居”。

在2014年5月28日于西点军校毕业典礼发表讲话时,奥巴马曾大谈南海问题,强调美军必须“为南海地区可能爆发的危机做准备”。这句话,被时任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捡去当宝。

阿基诺三世于2013年单方面搞了个“南海仲裁案”。简单说,就是通过运作,搞了个不符合国际法的、临时的国际仲裁庭。面对这一情况,奥巴马在2015年6月1日于白宫接见来自东南亚国家的青年领袖时,对他们说,“中国对南海的‘一些’主权‘也许’合法,但应该通过法律途径来证明。”奥巴马的表态虽然与中方立场不同,但客观上起到了一点儿在南海问题上让有关国家有所降温的作用。

2016年7月18日,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吴胜利在北京会见时任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德森一行,就共同关注的海上安全问题,特别是南海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吴胜利向理查德森所表达的内容,在一周之后,于美国纽约时报广场向美国公众进行了另一种方式的表述——2016年7月23日至8月3日,一条南海主题宣传短片登陆美国纽约时报广场“中国屏”,中国方面通过广告的方式,向全球受众介绍中国对南海诸岛合理合法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澄清了所谓南海仲裁案的闹剧真相,重申对话协商才是妥善处理南海争议的解决途径。宣传片以每天120次的频率密集播出。

但即便国际金融危机暴发后,中美合作多于对抗的时节,美国也时刻没有放松对中国的窥伺,甚至紧逼。2016年7月13日,美韩决定将“萨德”反导系统部署在韩国东南部庆尚北道星州郡。

这引起了中国方面的坚决反对。而美方并没有因为特朗普于2017年1月20日就职第45任美国总统,而对“萨德”入韩有所改变。

不断窥伺与不断警告驱离

特朗普是作为“黑天鹅”飞上美国总统宝座的。尽管他很早以前——早到在20世纪80年代就曾在电视节目中流露出想当美国总统之语,但那时候此番表态,颇有点儿黄粱美梦的味道。2016年,当他站在希拉里·克林顿的对面,代表共和党竞选总统时,绝大多数美国媒体并不拿他当一回事。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和希拉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然而,经历了国际金融危机的美国,民间的民粹主义思潮从暗流涌动到喷发而出,将特朗普推上了台。生意人出身的特朗普上台一段时间以后,满世界打贸易战。其中当然包括主动挑起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贸易摩擦。同时中国从2018年开始无法参加环太军演。

与此同时,特朗普当局变本加厉调动军事手段,动用海空力量在南海进行所谓“无害通过”。以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前的2019年为例,美国海军先后有“斯坦尼斯”号、“里根”号、“林肯”号三艘航母,“埃塞克斯”号、“黄蜂”号、“拳师”号三艘两栖攻击舰领衔的打击群到南海展开行动。

譬如2019年2月27日至28日,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越南河内举行第二次首脑会晤的时候,“斯坦尼斯”号航母打击群就进入南海,颇有摆拍嫌疑。其目的一方面在于威慑中朝,另一方面也是给美方自己壮胆。

“里根”号在2019年夏、秋两季两度进入南海,并与驻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的美军P-8A反潜巡逻机展开反潜合作演练。“黄蜂”号航母打击群则曾与首度驻扎日本岩国基地的美国海军陆战队F-35B机群展开联合演习。

2019年,美空军先后有23远征轰炸机中队和69远征轰炸机中队驻扎到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执行“持续轰炸机存在”任务,该任务包含B-52战略轰炸机进入南海上空。

这一年,美海军军事海运司令部所属的“胜利”号、“能干”号、“有效”号、“忠诚”号、“无瑕”号、“鲍迪奇”号、“汉森”号、“西尔斯”号海洋侦察船均曾长时间在南海地区开展海洋测绘和水文勘探行动,其中在6月上旬“汉森”号海洋侦察船曾持续在三亚以南海域开展侦察测量。美海军“萨利·莱德”号海洋调查船还曾在8月下旬经南海北上前往中国台湾省高雄港悄悄停靠……

“南海战略感知态势”网站的分析文章认为,美军在南海的侦查活动日趋常态化。据公开资料统计,2018年美海军在南海地区开展了5次闯岛式“航行自由行动”,而2019年则为8次,提升60%。

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肆虐,但是美军在南海地区却一直保持高强度军事活动。全年,美军先后向南海地区部署 3个航母打击群、2个两栖戒备群、多艘次核动力潜艇;美军的 B-52H 轰炸机和 B-1B 轰炸机 17 次进出南海开展“动态兵力”部署行动。

美海军先后有“罗斯福”号、“尼米兹”号和“里根”号航母打击群,“美利坚”号、“马金岛”号两栖攻击舰打击群进入南海。值得注意的是,“罗斯福”号进入南海主要是前往越南岘港进行访问。美军想与越南展开军事合作的用意昭然若揭。

更值得注意的是,原本,美空军轰炸机进入南海首选菲律宾吕宋岛北侧的巴士海峡,而从2020年开始,美军在此基础上开辟了自菲律宾南部的苏禄海上空进入南海的新航线,采用两架轰炸机一南一北同时进入南海的模式。由此,美军在南海的各类军演密集展开,不断提升协同作战和行动能力。

如今,尽管美国总统的钟摆又摆到了民主党阵营,总统拜登甚至还曾担任过奥巴马时代的副总统,且他一再强调在外交上“美国回来”,但如何“回来”,“回”到什么程度,还有待观察。

就在中美在安克雷奇举行战略对话前,美军“麦凯恩”号导弹驱逐舰未经中国政府允许,再次擅自闯入中国西沙领海。针对此种情况,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组织海空兵力进行跟踪监视并予以警告驱离。

之所以近年来,美军步步在南海不断窥伺,甚至不断擅自闯入中国领海,中国能够不断警告驱离,却不见当年王伟歼-8II与美军EP-3碰撞之事,实则也是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武器装备不断现代化,使得中国有能力在自家门口划定防空识别区,跟踪、警告、驱离,做得越来越接近国际一流水平。你来窥视,我能警告驱离,这才是中国可以平视美国的底气所在。

从中美两国关系来说,经过了特朗普时代,美国已不是原来那个美国了,已不似20世纪90年代那样可以动辄将航母开到中国近海相威胁。自2001年至今,又经过二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也不再是原来那个中国了。

2021年3月18日,中美高层对话,杨洁篪那句“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讲话”,再次打破了世界对美国的迷思,也展现了一个自信、自强中国的新面貌。

未来,中国唯有继续走强军之路,才能进一步增强国防安全。这一点,已经由王伟烈士牺牲以来的20年,中美之间的变与不变来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