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1946年干部发密电称陈毅不会打仗 毛泽东:换粟裕上

2021-01-10 17:05:08

两淮保卫战失利,干部密电毛泽东:陈毅不会打仗!毛回电换粟裕上

 1946年春杜聿明率精锐部队攻占四平、长春后,在东北战场取得绝对优势,蒋介石也取得了美方支持,加紧对共产党领导下的武装力量进行包围。尽管从1945年底,美国就派遣马歇尔作为美方代表到中国促成国共和谈,取得的成果却很有限。

  中原突围后,马歇尔调停正式宣告失败,蒋介石打算趁机掀起全面进攻,东北民主联军由于在四平保卫战中元气大伤,命悬一线,中原军区突围遭遇重重包围。在各个战场应接不暇时,蒋介石在华中、鲁南地区集结了约43万人,决定对我苏中、两淮以及鲁南解放区大举进攻。

  对于时任山东野战军司令员的陈毅来说,这是一个十分糟糕的处境,最危险的就是淮南和淮北解放区,淮阴和淮安具有重要战略价值,又是华中军区驻地,陈毅不能不顾虑,因此决定率军南下保卫两淮。

  当时粟裕在苏中作战,不能及时北上,还有一部分山东野战军在鲁中作战,保卫临沂,能够随陈毅南下的部队有韦国清的第2纵队、谭希林的山东第7师、何以祥的山东第8师以及华中野战军第9纵队,共五万余人。

  陈毅决定用这五万人在淮北打几场胜仗,来改变淮北的局面,7月19日毛泽东给陈毅发电:“徐州附近之作战关系全局,如打得好,歼灭蒋军东进主力……集中全力歼灭其一个师,得手后再歼第二个师。此两师解决,则全局胜利。”

  然而1946年夏天,淮北地区连降暴雨,导致河水暴涨,陈毅部一直到7月25日才到达淮北。

  

  当时得知薛岳指挥国民党军从徐州兵分三路进攻淮北,其中整编第69师第92旅落单,陈毅当机立断,集合刚刚赶到淮北的13个团对第92旅产生进攻,尽管92旅是薛岳的嫡系军队,很能打,但是没有预料到会单独遭遇陈毅大军。

  由于没有来得及构筑防御工事,被我军重军包围,连同打援一仗下来总共歼灭五千多国军,我军取得南下作战第一个胜仗。

  旗开得胜后,国民党军指挥官薛岳意识到陈毅部队主力已经南下,因此,放慢行军速度,采取协同推进的策略,不让个别部队落单而被陈毅包围。

  在没有小股国民党军可以歼灭的情况下,陈毅看到其右路军整编第172师的两个团占领泗县,感觉是一个机会,以当时山东野战军的士气,再加上规模人数,似乎打下泗县也不是什么问题。随即陈毅上报中央并且通知华中分局的领导,山东野战军即将攻打泗县。

  华中分局的张鼎丞和邓子恢知道整编第172师的是桂军,虽然只有两个团,但是战斗力强悍,凭借泗县的坚固城池,并不好攻打,因此华中分局7月30日致电陈毅,建议不要去攻打泗县。

  毛泽东在7月31日看到陈毅的电报,感觉淮北正处于雨季,不利于攻城,也提醒陈毅。

  8月2日,陈毅回复华中分局表述要打泗县的决心,根据陈毅的分析“我们事前经过慎重考虑,蒋军计八个整旅,紧靠在一起”,“只能击溃不能歼灭”,只有泗县的桂军两个团落单,以优势兵力攻打泗县还是有把握的,遂决定8月5日对泗县发起进攻,不再改变作战计划。

  

  8月3日,毛泽东回电建议陈毅“凡只能击溃不能歼灭之仗不要打,只要主力在手总有机会歼敌,过于急躁之意见并不恰当。”

  8月4日,毛泽东再次致电陈毅:“你们手里有五万机动兵力,只要有耐心不性急,总可找到各个歼敌之机会。”

  毛泽东本着对于一线将领相信的原则,虽然连发两封电报,但都只是建议,不是关乎全局的战役通常都让一线将领自己决定。毛泽东的这两份连着发的电报并未让陈毅放弃攻打泗县的决心。

  两淮地区以前一到雨季大水期就是一片汪洋,泗县周围也有大大小小的五条河流,由于连日来的大雨,使得河水暴涨,城外的壕沟全是水。

  对于接到攻城命令的第八师和第九纵来说,这是一个不太好打的仗,两个部队原本就是北方部队,士兵们不喜欢阴雨的季节,然而他们的对手驻守泗县的桂军两个团,却对夏季雨季十分受用,因为他们本来就来自热带气候。

  桂系士兵可以说是除国民党中央军之外最能打的地方军阀,经过抗战,桂系已经是半中央军,不但士兵能打,还配备了先进的武器装备,是一块相当难啃的骨头。

  由于泗县城门已经修筑了炮楼,城墙上也布满了火力碉堡,与此相反的是由于交通不畅,我军的大炮还没有运到,当时主攻部队想等到大炮到达之后再攻城,然而战局很凶险,只能顶着头皮硬上了。

  当时大家的士气很高,以猛烈的攻势扫清外围据点,并且向县城发动攻击,8月7日,8师的战士以快速冲击的方式从北大门和西北门攻入城内,意想不到的顺利。

  

  然而让入城战士没有想到的是,到入城的巷战时桂系士兵非但没有一触即溃,反而早就组织好了打巷战,对我入城部队展开反突击,致使我入城士兵损失惨重,不得不突围,寻找出城出路;而负责东门攻击的九纵同样没有取得成果,一直到8月8日,还未能突破城门。

  当天夜里,陈毅给参谋长宋时轮下令:“今夜如已总攻,望坚决打。如今夜不能总攻应后撤。”

  等到8月9日,战斗已经陷入僵持状态,从攻坚战变成了消耗战,不管是山东野战军还是桂系都损失惨重,随即敌人援军已到,还有更多的援军赶来,鉴于伤亡太大,陈毅决定停止攻击,撤出泗县。

  在此次战役中,山东野战军虽然歼敌三千多人,但自身伤亡也差不多,士气更是受到影响。

  究其原因,除了糟糕的天气还是对敌人轻敌造成的,尽管早已预料到桂军能打,但还是轻视了。

  后来陈毅总结桂系士兵时说:“两广军队是很顽强的,是蒋军中战斗力最强的,硬不缴枪,真是蛮打蛮打,非打死不缴枪。”

  因为轻视在部署上存在一定的问题,虽然此次战役调集22个团,但是最终到攻城的时候只安排了6个团,即使只有6个团,还有一部分被调去打外围据点,最终使得与桂军肉搏时并不占据人数上的优势。

  

  山东野战军南下作战,一胜一负,但是士气却受挫,尤其是担任主攻的第八师,对陈毅怨言很大。

  作为指挥此次战役的最高领导,陈毅承担了此战失败的责任,后来还给第8师的干部写信,让大家不要有心理负担:“仗未打好,不是部队不好,不是师旅团不行,不是野战军参谋处不行,主要是我这个统帅犯了两个错误……我应以统帅身份担负一切,向指战员承认这个错误。”可见陈毅的坦荡胸怀!

  泗县之战的失败,让之前已经泄气的薛岳为之一振,立马组织新的作战计划,8月19日,国民党军参谋总长陈诚与薛岳商讨,确定了兵分三路的作战计划,以完成占领华中解放区的两个中心城市淮阴和淮安的企图。

  在三路大军中,以冯治安的12个团的兵力在北路向鲁南解放区进攻;以桂系第7军在南路继续与在泗县地区附近活动,以牵制陈毅主力;重头戏却是中路的李延年部,为了让李延年能够得手淮阴和淮安,不但给予12个旅的兵力,还调来国民党军中王牌整编第74师以及整编第26师第41旅来做后援。

  一时间山东方面报告说鲁南形势严峻让陈毅率主力回山东,而此时粟裕和谭震林建议陈毅派第2纵队南下高邮,阻止国民党军沿运河北上。刚刚打了败仗的陈毅如坐在热锅上的蚂蚁,华东军区的总兵虽然并不少,但是却分散在山东、两淮、华中三个地方。

  粟裕此时在苏中创造“七战七捷”的战绩给予李默庵部极大的打击,却也因为长时间的作战急需休整而不能北上。

  

  两淮和山东十分危险,毛泽东权衡之下,认为山东作为抗战时期我军最巩固的根据地不能放弃,9月6日电告陈毅“请你考虑调第八师即回鲁南……你率二、七师及九纵组成淮海前线,准备敌切断陇海时,亦有一个时期留在淮海区域。”

  就在陈毅抉择之际,第7军在泗阳摆开要与我军决一死战的架势,尝试桂军的厉害之后,陈毅担心第7军北上以及徐州方面出军,因此把主力调到沭阳,留下第9纵队守泗阳。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延年的中路在南北两路的掩护下,竟然直插两淮,尤其是整编第74师更是以悄然无声的方式躲过了山东野战军的侦查。

  远在苏中的粟裕得知陈毅的部署,认为两淮空虚,存在一定的危险,9月5日通过华中分局转告陈毅和中央:“敌占宿迁、洋河之线,有进犯两淮之极大可能。来直捣我华中之心脏,与截断华中与山东之联系。”

  但是陈毅已经调不出更多的兵力,在9月9日的回电中说:“再看数日,如蒋军由宿迁东进,我军及时出击。”

  结果国民党军第七军与整编第74师主力突然南下,避开山东野战军主力,直扑在泗阳留守的第9纵。两支军队机械化程度高,行军速度快,在第9纵还没有来得及加固阵地就遭到国民党军的猛烈进攻,到9月12日,第9纵队不得不放弃阵地撤退,向淮阴方向撤退。

  9月13日,整编第74师即急速向淮阴方向进攻,刚刚在这里布防的第9纵队又遭到整编第74师的进攻,损失重大。

  

  直到这时,陈毅才判断出,原来国民党军的最终目标是进攻两淮,随即给在高邮的皮定均旅下令率军赶赴淮阴,9月15日皮定均旅赶到第9纵队阵地,与整编第74师展开殊死搏斗,但是终因敌我力量悬殊,阵地不断失陷,淮阴城失守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陈毅心急如焚,当即命令2纵赶往淮阴,但是由于国民党军破坏了通往淮阴的王营大桥,致使2纵无法过河。而刚刚结束苏中会战不久听闻淮阴告急就率部北上,但是由于交通不便,迟迟未能赶到战场。

  9月17日,整编第74师的进攻已经战线出疲惫,信心也一度动摇,本来打算让其他部队帮一下手,但是张灵甫的人缘不好,哪个部队都没有来。正在这时,南京方面通知张灵甫,9月18日国民党中央电台将广播整编第74师攻占淮阴的消息。

  整编第74师号称是国民党军抗战中最能打的部队,本来以张灵甫的资历是不够担任军长的,但是王耀武在调到山东时,想要留一个亲信当整编第74师师长,这样自己还能控制该部,于是把李天霞调离该部,让张灵甫当这个师长。

  如果中央电台广播宣扬出去,而自己却并没有攻占淮阴,那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是颜面扫地,各种质疑不是纷至沓来?

  于是张灵甫开始拼命攻城,攻势更猛烈,第9纵与皮定均部付出重大牺牲后,还是抵挡住了张灵甫的进攻,但是已经坚持到极限了。

  9月18日,驻守淮阴的谭震林接到陈毅电报,说第2纵队将于夜里赶到,同时还有第6师1个旅的兵力抵达淮阴南郊,谭震林当夜调整部署,决定与援军里应外合,一块夹击整编第74师,也来一个中心开花。结果到了当天晚上,第2纵队和第6师都未能到达指定地点,原因是遭到国民党第7军的阻挠。

  

  原来这个作战计划被张灵甫俘虏的一个基层干部获悉了,于是出现了2纵被国民党军拖住的情况。在19日凌晨,张灵甫让部下换上解放军的服装,利用得到的口令潜入到城里,天亮时,整编第74师对淮阴城展开内外攻击,南门失守,整编第74师涌入淮阴城。

  正在此时,连续奔赴三四天的粟裕部赶到淮阴,见到淮阴城基本已经失守,与谭震林商议后决定撤离淮阴,9月22日,张灵甫部占领淮安。

  两淮保卫战最终以我军失利而告终。

  由于两淮战略位置突出,是华中政治、经济上的中心,如今丢失,华中军区的干部十分痛心,有领导说“我们的一切是靠运河来的,现在没了……我们在政治上受到很大损失。”

  这样的失利总是要有人出来承担的,陈毅曾经自我总结说:“此次出毛病,没有估计到敌迅速南下。原想避开桂军,控制主力于河北,不料蒋军又不来,未碰着它……总之,此次淮北作战,由于主观指导错误,贻误全局。”

  当年10月4日,在丢失两淮不久,华中军区的领导干部张鼎丞、邓子恢、曾山给中共中央毛泽东发去一份密报,在报告中主要阐述了陈毅在此次作战中存在失误的地方,因此这份电报也经常被称为“陈毅不会打仗”的电报。

  在报告中,华中军区的领导认为陈毅不应该攻打泗水,更不应该把主力调走,而只留下一个纵队留在泗阳,导致两淮空虚,等到整编第74师攻坚的时候,陈毅说派第2纵队来支援,却没有支援上,反而被整编第74师趁虚而入,直接导致淮阴失守。

  几位干部对陈毅的意见很大,甚至在电报中直接说“由于陈对用兵开玩笑所致”“陈指挥如此踌躇,山野回鲁南后也不一定打胜战”。

  

  应该说,解放战争初期,面对敌强我弱的战争环境,胜败乃兵家常事,不止是两淮保卫战失利,在1946年春夏之际,在国民党军的猛烈攻势下,我军败多胜少,实在是正常情况。华中分局在丢失淮阴总部后,对陈毅有怨言也是正常的,尽管一再说“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但是打下来的地方怎么可能轻言放弃。

  正是因为对失去根据地的痛心,对党和人民的损失痛心,才会有不满的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把失利归咎于陈毅一人,显然是有点过了。当国民党调集精锐部队不计牺牲硬要拿我们的城市,任是谁指挥都难以守得住,这是敌强我弱的客观事实。

  我们应该看到的是,在这次战役当中,兵力分散,各自指挥,协调能力出现问题,就连部队的番号也不统一,因此造成很大的混乱,这才是我们应该要吸取的经验教训。

  山东野战军与华中野战军存在的问题,其实也有一部分的历史问题,山东野战军原本都是八路军的底子,是八路军开赴山东建立敌后根据地形成的解放区。而华中野战军有很大程度上是原来新四军的底子,在抢占东北的过程中,山东军区和新四军各承担了很大一部分的部分。此后,为了弥补山东的空缺,一部分新四军北上进入山东,陈毅随即被任命为山东军区司令。

  不得不承认一个问题是,带兵打仗得讲知人善用,各部队之间相互了解才会有更好的配合。国民党都能把中央军和桂系集中在一起协同作战,而我们却又要分山东野战军、华中野战军两个指挥部,显然是有着巨大问题的。

  在这封电报中,华中分局的人在最后也强调要“山野与华野合并,陈、粟、谭统一指挥”。

  

  毛泽东在10月15日回电,特意叮嘱:“陈、张、邓、曾、粟、谭团结协和极为必要。在陈领导下,大政方针共同决定,战役指挥交粟负责。”

  从此,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正式合并为华东野战军,统一行动,集中优势兵力来发挥更大的作用,以适应作战规模越来越大的解放战争。

  粟裕在两淮战役结束的时候,就认为不必如此悲观,“若因两淮是华中首府,便以保卫这个城市为目标,同敌人进行战役决战,则是错误的。”“我军的撤出两淮,绝对不是我们军事上的失败,而是对蒋军大规模歼灭战的开始。”

  丢了两淮虽然损失了根据地,但是我们的将士却变得更灵活了,更擅长打运动战了,再后来,华东野战军创造了宿北、莱芜、孟良崮等一系列当胜仗。

  比如莱芜战役中,华东野战军以优势兵力在短短63个小时就俘虏了4万人,总计歼敌5.6万,事后山东绥靖区的司令王耀武感叹:“老子5万多人,3天时间就被消灭光了,就是放5万头猪,叫共军去抓,3天也抓不完啊。”

  比如在孟良崮战役中,再次对阵整编第74师,华东野战军调动6个纵队主攻,4个纵队打援,打得张灵甫连北都找不到。

  战争从来不容易,因一两次战役而去否定那些在战场上为解放战争流血牺牲的战将是愚昧的,对革命先烈,我们要心存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