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芦笛: 试解林副统帅仓惶出逃之谜:三﹑毛的奇怪对策

2020-11-21 17:05:05

三﹑毛的奇怪对策

由上文分析,可以确定以下几个事实:

   1﹑9月12日晚间(按,各人回忆稍有出入,林豆豆自己的回忆是晚间9:50分),林豆豆通过北戴河保卫林彪的8341部队干部姜作寿和张宏,向周恩来报告了重大情报,所有的关键证人汪东兴﹑张耀祠﹑李文普和林立衡在这点上完全一致,唯一稍有出入的只是情报内容。汪故意淡化之,而张﹑李﹑林的说法基本一致。

   2﹑汪﹑张都证实,这一情报不但迅速报到了周恩来手上,而且引起了周强烈的情绪反应和迅速果决的防范措施,包括下令中南海和钓鱼台进入一级战备状态,请毛离开中南海搬进大会堂,疏散在天安门举行国庆游行预演的群众,派李德生去空军司令部临时负责指挥,等等。这些事实证实张﹑李﹑林说的是真话,亦即林豆豆向中央报告林立果准备挟持林彪飞往广州,并轰炸中南海,暗杀毛泽东。这就是林豆豆的情报内容。

   3﹑根据常理和党的组织原则,当天中午即从南方返回中南海的毛泽东应该大致与周恩来同步获得这个十万火急的绝密情报。

   4﹑汪的证词证实,在此危机期间,周﹑汪和北戴河8341副团长张宏始终保持联络,张数次与汪通话,并及时查明了山海关机场的情形,这些情报当然也会由周恩来及时传递给毛。

   以上都是官方承认的事实,官方唯一不承认的是毛与周大致同步掌握情报。汪东兴和张耀祠都说直到林彪专机起飞后,周才去向毛汇报。此说我已指出不能成立。

   那么,毛在得知最亲密的战友要暗杀他之时,可以有些什么对策?

   1﹑立刻下令逮捕林彪。这在他不过是一句话之劳。

   2﹑立刻下令山海关机场警卫部队扣押飞机,封锁机场。

   3﹑立刻下令在山海关机场待命的飞行员和机师紧急起床,把飞机开回北京,或是干脆把所有飞行员机师统统抓起来(林立果从北京带过去的所有机组人员包括后来走了的飞行员潘景寅,都住在机场待命,并没住在北戴河。坐红旗轿车从北戴河逃走的乃是林彪﹑叶群﹑立果﹑刘沛丰﹑以及司机杨振刚5人),这两条均为釜底抽薪之计。

   以上第二招和第三招还可以双管齐下,即既封锁机场,又开走飞机,或抓飞行员,万无一失。这么办不但最有效,在政治上也毫不为难。哪怕最后证明林豆豆不过是犯精神病谎报军情,采取此二招也丝毫无妨。从时间上看也完全来得及:据李文普和林豆豆回忆,当晚林立果从北京飞山海关,8点到机场,9点才到了北戴河住地,花了约1个小时。因此,在周恩来11点30分与叶群通话后,完全有足够时间命令飞行员和机师起床,把飞机开回北京。就算叶群在通话后立即决定逃跑,赶到机场也来不及了。如果飞行员借口飞机出了故障不能起飞,那就立即逮捕机组人员。

   然而这些是人都能想出来的有效措施,毛都没有采用,却使用了一般人根本无法理解的怪招。

   据吴法宪说,9月12日晚11时左右,他正在空军大院与空政文工团指导员们谈话,周恩来打电话问他三叉戟飞机调动的事。他为此特地于12点左右赶到西郊机场,正向胡萍查问时,周恩来打电话告诉他,林彪已经和叶群、林立果乘车离开了北戴河,车正往山海关机场方向开去,临走的时候还开枪打伤了警卫人员。

   “接到周恩来的电话,我顿时感到问题严重了。我估计,车从北戴河到山海关机场需要个把小时,我就要秘书张叔良打电话到山海关机场,找到三叉戟飞机驾驶员——空三十四师副政委潘景寅。我在电话里命令潘景寅‘要绝对忠于毛主席,飞机绝不能起飞,不管是什么人的命令都不能起飞。’当时在电话里,潘景寅满口答应。

   但是,当我打电话把潘景寅的表态报告周恩来时,他却告诉我说,林彪、叶群已经上了飞机,而且飞机已经起飞了。这大约是九月十三日凌晨一点钟。周恩来要我注意看飞机的航向,注意它往哪里飞,降落在任何地方,都要报告他,他准备去和林彪谈话。”(7)

   从以上证词可见一系列疑点:

   首先,周应该立即命令该机返回北京,那就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问题。可他不此之图,却毫无必要地去向李作鹏下令,规定启动256飞机必须要有周、黄、吴、李四人的联合命令。让飞机马上返回北京的命令反倒是由吴法宪主动下达给胡萍的(8,亦见于下引舒云采访报道)。

   其次,在林彪一行离开北戴河后,周仍然无所事事,不去直接命令潘景寅不许起飞,反倒是从他那儿得知林彪出走的吴法宪这么干了。吴能想到的对策,周何以迟钝到想不出来?

   最后,潘景寅明明接到了吴法宪“不管是什么人的命令都不能起飞”的死命令,那“不管是什么人”当然也就包括了林彪在内,潘不会不知道,而且在电话里也满口答应了他的顶头上司,可最后却抗命起飞了。不仅如此,根据舒云对吴法宪的采访,潘景寅还欺骗了吴法宪和胡萍:

   “吴法宪回忆,我提出立即去机场追查。周总理表示同意。我带张秘书和警卫员直接从办公室到了西郊机场。我要求飞机调回北京,胡萍说好。五分钟后,胡萍打电话,说飞机发动机故障(这是胡萍听了潘景寅的假话),等飞机修好立即回京。我马上报告周总理,飞机调回北京的措施,周总理表示同意,让飞机立即返回,返回时不准带任何人。”(9)

   欺骗政治局委员、空军司令于前,抗命起飞于后,潘景寅哪来这么大的胆?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奉了比吴来头更大的人的命令。那人如果是林彪,则潘就会被谴责为周宇驰一类林彪死党,然而这与官方结论不符。

   官方对李作鹏“假传命令,放走林彪”的指控也极度可疑,李不但对舒云否认了该指控,而且解释了他没有作假的动机,把此中利害讲述得清清楚楚: “这个关于三叉戟的电话是李作鹏、李作鹏夫人董其采和朱秘书三人记录的,核对后,还特意给周恩来复诵了一遍。复诵时用的是李作鹏夫人董其采的记录稿,周恩来肯定地回答对,传达也是按这个记录稿。以后审理‘两案’时说李作鹏说一人让起飞就起飞,而李作鹏坚持说他说的是四人让起飞才起飞,他没有篡改。

   不过话说回来,无论是‘一人’还是‘四人’,实际上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山海关机场的跑道灯并没有打开,调度室也没给起飞命令,不管是‘一人’还是‘四人’,都没有让三叉戟起飞。三叉戟是强行起飞,并没有经过调度室。李作鹏不服气,为什么把三叉戟起飞的责任推到我头上?如果林彪要起飞,我拦得住吗?既然是关系到副统帅,我也不知道他往苏联飞,他要是往北京、广州、大连等地飞,什么白天飞、晚上飞,有什么了不起。总理都说‘不能打呀,他是党的副主席。’毛主席都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你们都没办法我怎么有办法?!对我来说,问题的关键是林走对我有好处,还是不走对我有好处?不走对我有好处嘛,不走他还是副统帅嘛,我放他走干屁!你周总理为什么不亲自打电话通知山海关机场?既然让我通知,为什么不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果命令警卫林彪的八三四一部队拦截,一百个林彪也走不成。为什么不命令?七八个问号始终缠绕着李作鹏,他认为三叉戟起飞不应该由他来承担责任。” (9)

   舒云调查报告含有许多宝贵的第一手材料,缺陷是她缺乏专业训练,常在访谈录中“夹叙夹议”,使读者分不清哪些是她的诠释和议论,哪些是采访对象的话。文中常常突兀出现使用第一人称的直接引语,读者必须使出推理破案的手段,从头找到尾,才能大致推断那是谁的话。她的文字表达能力又差极,行文杂乱无章,读来宛若古人的“错简竹书”,非常费解。好在此处记述的李的意思还是清楚的:第一,他没有放走林彪的作案动机,林彪留下比出走对他更有利。第二,周恩来若想拦住林彪易如反掌,可该采取的措施周却全没有采取,既不直接通知山海关机场,又不命令8341部队拦截。第三,让李去阻拦副统帅起飞,根本就不符合“下级服从上级”的组织原则。

   李忘记说的是,篡改周恩来的指示什么意思都没有,除非黄永胜、吴法宪和他之中有一人敢承担罪责,下令256起飞,否则此举并不能帮助林彪逃走,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黄、吴、李就算再忠于他们的林总,也决不会让林彪跑了,自己留下来顶罪。要下这种命令,除非是全家和林家一起逃,可事起仓促,根本就来不及这么做。既然篡改指示毫无意义,事后又势必被揭穿,天下又有哪个白痴会去干这种蠢事?

   既然四大金刚中谁也不敢单独批准该机起飞,周恩来那“四人联合批准才能放飞”的指示也就毫无意义了。如此奇特而且无效的命令,出自最讲究“组织原则”又极度精明的周恩来,与其一贯作风实在不相符。李当然不敢说穿这一点,更没敢说放走林彪的不是他而是周恩来,但此话已经是呼之欲出了——既然“他认为三叉戟起飞不应该由他来承担责任”,那当然只能由从头到尾直接监控此事并深知内幕的周恩来负责。

   由此可见,事后伪造机场调度室记录的可能性更大。其实李作鹏对此也心知肚明,据舒云说:“李作鹏在关押期间给周恩来写了三四封信,全都石沉大海,周恩来生前没作任何解释。”(引文出处同上)

  耐人寻味的是,李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命令警卫林彪的八三四一部队拦截,一百个林彪也走不成。为什么不命令?”这是任何人都能想到的常识问题,然而官方说法却处处违背常识,堪称破绽百出,惨不忍睹。

   根据汪东兴的证词,叶群和周恩来通话后,立即向林彪汇报,说周要来探望,林当机立断,改变了次日动身的原定计划,决定当时就逃跑,“汽车驶到岗哨跟前,哨兵拦阻,叶群命令司机冲过去,警卫秘书这时突然改变主意,叫一声‘停车!’司机没有听他的,只是将车速稍微慢了一下,警卫秘书就打开车门跳下车。汽车里有人向他开了枪。张宏﹑姜作寿等人看到这些,坐车跟上去。”(1)

   李文普和林豆豆对此所说除细节有所出入外,基本情节一致,证实了以下事实:

   12日晚间10点左右,周恩来即已接获了林豆豆的特急情报。此后又迅速初步证实了该情报,然而直到林彪在夜间零点半起飞前,这么长的时间内,毛周却毫无动作,在获悉林彪要炸死他们之后,竟然不先发制人,采取上述是人都会想到的那三招,擒贼擒王,釜底抽薪,却去调兵遣将保卫中南海和钓鱼台,“忙得不可开交(汪的原话)”,对祸首林彪却无所事事,坐待其从容逃跑,等到人走之后,8341部队才去追。

   一旦承认这些事实,则任何人都能立即看出蹊跷:这分明演的是“捉放曹”。不幸演戏演得过了火,反倒露出了马脚。

   最可笑的乃是那“追”的闹剧:难道毛﹑周﹑汪﹑张耀祠﹑张宏等人不知道电话是即时通讯,速度比吉普车快到没法比?张宏有如率部下去装模作样地追,不如打个电话到机场去,下令那儿的部队封锁机场。他为何不这么干?就算做不到这条,难道连下令机场部队把飞行员统统抓起来都不会?这该是最简单而又不会导致重大政治后果的行动吧?

   幸亏张宏他们没赶上敬爱的林副统帅。倘若赶上了,那又该怎么办?按官方的说法,对拿林彪怎么办,毛周始终没给北戴河的8341部队首长张宏和姜作寿作过什么明确指示。那么,张宏他们到底凭什么要去﹑敢去追林副统帅?

   据林副的老警卫员回忆,他因为失眠,半夜起来坐车兜风是常有的事,尔等大惊小怪什么呢?难道就因为李文普下了车,又被打伤了?可老李当时为了保护副统帅的光辉形像,说的是枪走火受伤啊?汪前副主席以“张宏﹑姜作寿等人看到这些,坐车跟上去”来解释他们的追击动机,说得过去么?

   就算追上了,又能怎么样?既然毛没给他们发过尚方剑,他们敢逮捕副统帅么?敢拦阻起飞么?哪怕连陪同林副一道上飞机都没希望──首长脸一板,让他们下去,他们敢不服从么?三大纪律第一条是干嘛的?

   所以,这“跟踪追击”的闹剧,实在演得太蹩脚。借张宏等人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追上首长。一旦追上了,那戏反倒没法演了。他们肩负的使命,就是跟在后面甩响鞭,让惊马跑得越快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