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芦笛: 试解林副统帅仓惶出逃之谜:四﹑林豆豆讲的才是真话

2020-11-21 17:05:05

四﹑林豆豆讲的才是真话

据豆豆说,早在9月7日,她就向李文普报告了“林立果要带首长去广州﹑万一不行就让首长去香港以及林立果要害毛主席的事儿”,但李文普开头并不相信,后来他也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头,向她说了叶群和林立果瞒着林彪所干的一些事情(2)。

   12日晚上9点,林彪的卫生员张恒昌告诉她,他听见主任跟首长说,去广州不行,去香港也行。小张说他始终没听见首长答话。于是豆豆立即找林立果,问他要去哪儿,他说马上去广州。为了以防万一,她决定去8341部队讲明情况,让他们作好准备以对付紧急情况,并通过8341部队与中央取得联系。9点50分,她找到张宏和姜作寿,问张:“叶群,林立果要带着首长逃走。先到广州,然后再去香港,你看怎么办?”

   张表示相信她说的话,说必须马上请示中央,并满口答应与此同时采取措施,派兵保卫车库,让林立果无法把林彪弄走,还发誓:“就是拼了也要保证林副主席的安全。”

   得到张宏满口保证之后,豆豆算是放了心,回到大楼去。不料叶群跟周恩来通话后,立即决定动身,通知李文普马上就走。豆豆听说后,让李保护林彪,自己去找张宏,汇报这一紧急情况。下面是她在事后写给中央的材料节选:

   “我告诉张宏:‘李处长和姜副大队长叫你赶快到96号楼去。’并请他立即命令部队封锁通往山海关机场的道路。

   奇怪的是,当我反复讲这些话时,张宏虽然满口答应,却又在屋里走来走去,欲言又止,犹豫不决,然后忽然离开大队部值班室不知去向。

   等他回来时,我生气地说:‘你开始不是说得好好的,到时候你就带人上去吗?怎么现在你又不上去了?’

   张宏看着我,一声不吭。

   我说:‘你不上去,那就在这里给李文普打电话联系!李文普让你快同他联系。’

   他还是不吭气。不论我怎样急切地恳求他,无论我说什么,他仍然背着手在屋里踱步,低头思索着什么,态度完全变了,他始终没有用身边的电话和李文普联系,始终没有上去!

   ……

   这时已是11点30分,我责问张宏:‘两小时以前我就对你说好了,你为什么还不调动部队,你快带部队,快上!’

   张宏默不作声,一转眼又不见了。过了一会儿,他回到值班室,不慌不忙地当着我的面往北京挂电话,在电话里向对方说:‘他们刚才说再过十分钟汽车就要开走了。’接着,只见他频频点头,连声说:‘是,是,是’

   放下电话后,他慢条斯理地对我说:‘中央指示你们跟着上飞机,跟着走’。

   我气愤之极,往大队部值班室的床上一坐,对张说:‘我这样找你们,苦苦请求你们采取措施,你的就是不听,李文普也调动不了你们的部队,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问张宏:‘为什么叫我们跟着上飞机?’

   张宏说:‘这是中央指示。’

   我质问道:‘中央是谁下的指示?我坐在这儿就是不走了,要上,你们自己上!’

   杨森也对张宏说:‘飞机上了天,黑乎乎的,你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张清林(芦按:豆豆的未婚夫)挥动着拳头说:‘在这么大的事儿面前,你们再也不能犹豫了。汽车马上就开动了,如果被你们放跑了,党和人民绝不会宽恕你们!要是你们不拦住,一切严重后果由你们负责!’

   张宏火了,大声说:‘请你们不要在这里指挥!我们是听中央的!’

   我不禁哭着喊:‘中央?!首长难道不是中央负责人吗?首长的安全你们难道不管吗?你开始不是说得好好的吗?求求你们快拦住吧!副团长!’

   值班室里的人越来越多,萧奇明中队长等警卫干部卷着袖子,提着枪,急得嗷嗷叫,跳着喊:‘还不下命令冲上去就来不及了!我们可冲上去了!下命令吧,副团长!’

   但张宏始终没有下命令让他们冲上去。 我对张宏说:‘你们是专门负责保卫首长安全的,如果首长被弄走了,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张宏一声不吭,我反复问他:‘到底是谁让我们跟着上飞机的?’

   他说:‘中央。’

   我问:‘你刚才和哪位领导通的电话?’

   他又不回答。

   我进一步问:‘你刚才是不是和张耀祠团长通的电话?’

   他非常勉强地点了点头。

   我指着值班室的电话机,要求他立即给张耀祠挂电话,催促他几次,他都不挂。

   我抓起电话筒说:‘你不挂,那我就挂了!’

   他一听马上接过话筒向北京挂电话,说了声:‘挂通了。’就把电话筒递给了我,可是我呼喊了几声也无回音,只听见军委总机的话务员说:‘是叶主任吗?’

   我佯声嗯了一下,话务员说:‘总理正在开会,马上就来。’

   我知道这是叶群在给总理打电话──周总理在1972年8月26日见到我时告诉我,叶群打电话说他们要请假去广州──接着,我在话筒里听到话务员不断地呼叫:‘叶主任,叶主任’我没再吭气。

   话务员问:‘怎么回事?没声音了?’

   我放下话筒,告诉张宏电话没接通,请他再向北京挂电话。

   他很快就与张耀祠接通了电话,并且还告诉张耀祠我们不肯跟着上飞机。

   我急了,一把从张宏手里夺过话筒,简单地向张耀祠报告了一下情况,强调说林彪是被欺骗的,不是要逃跑,现在情况万分危急,请马上下命令让部队进行拦截。

   张耀祠在电话里只是:‘嗯,嗯,嗯’。

   我不断急促地向他呼喊:‘张团长!求求你,现在就下命令,一分钟也不能耽误了!’

   他还是在电话那头儿,‘噢﹑嗯﹑嗯’着,说他要‘再请示’。

   就在这时,萧中队长等干部冲着张宏嘶喊起来:

   ‘副团长!一辆黑车从上面下来了!’

   ‘现在还不叫我们冲上去?!’

   ‘还等什么呀?!’

   与此同时,大队部的哨兵跑进值班室报告:‘一辆红旗车已穿过56号楼至大队部之间的公路,正从大队部门前开过去!’

   在张宏仍然没有下命令的情况下,萧中队长和值班室里的其它干部带领战士冲了出去,张清林也要了一把手枪冲了出去,只剩下张宏和一位参谋呆在室内。

   很快,我听到距离很近的地方有一声枪响,接着又是一声枪响──后来听说是萧奇明中队长在大队部门口的哨位上用手枪朝汽车后面开了一枪,另一枪是李文普在离58号楼大队部门口约三十米处从红旗车上下来时枪走了火,李文普也因此受了伤。作为外科医生,张清林当着8341部队卫生员的面亲自为李文普包扎了左臂伤口。

   这期间我一直拿着话筒,没有中断与张耀祠的通话。

   我向他报告了红旗车从96号楼开下来,经过8341部队大队部门口接着有人开枪的情况,哭着请求他:

   ‘立即命令部队从反方向阻拦!’

   ‘立即封锁山海关机场!’

   ‘现在就采取措施!时间还来得及!’

   我还对他说了山海关机场附近有海军﹑野战军和地方军的情况。听到这里,张耀祠说:‘那就让部队快追吧,我马上再去请示。’张耀祠让我把电话交给张宏。

   张宏接过话筒和张耀祠说了几句话,然后扎上腰带便跑出去了。

   我仍拿着话筒不断呼叫张耀祠,等着他请示上级的结果,……

   令我气愤的是,在8341部队大队部值班室里,任我对着话筒呼天喊地,张耀祠始终没有在电话里再次回答他请示的结果。

   按照过去的惯例,8341部队要在林彪上飞机之前派先行车到机场布置安全保卫工作,登机检查安全措施,然后站在飞机四周和舷梯两旁护卫林彪上飞机,并要派警卫人员随机护卫;同时,还要有大批警卫干部﹑战士搭乘另一架飞机护送同行;如果目的地没有8341部队驻守,还要派部队乘飞机或火车到预定地点打前站,布置严密的警卫措施。

   多年来,林彪从未脱离过这种‘严密’的护卫和跟随,但在这次事件中,8341部队却一反常态,不但不严格履行警卫规则,还拒绝执行周总理于当晚10点多迅速下达的各项确保林彪安全的紧急措施。

   按当时的紧急情况,8341部队应该在确保林彪安全的前提下迅速进入情况现场,分析情况后果断进行处置,包括立即逮捅林立果和刘沛丰等相关人员,这都是很普通的警卫常识

然而在三个小时内,他们面对我的报告和请求,除了让我跟着上飞机外,并没有采取张副团长一开始向找保证的:‘到时候我们就上去问问,我们是专门在这里负责警卫的,比李处长﹑刘科长和你去问还合适些,我们装作不知道你讲的事,只去问叶群和林立果,你们这么晚上哪去?为了保证安全,请他们等我们布置好安全工作后再走’的具体措施。

   唯一的举动就是最后的‘快追’。

   而这个‘快追’又起什么作用呢?产生的后果是什么呢?

   这一切事情的背后有什么目的呢?

   晚12时左右,那架三叉戟飞机亮着指示灯隆隆地从我头顶掠过,徐徐盘旋,向南﹑向西,最后向北飞去。”(2)

   有趣的是,第三节中我列举的应变措施,军人林豆豆其实早就想到了。不仅如此,她还历数了林家出走严重违反了她从小就熟悉的内卫制度:没有警卫开道,登机时亦无警卫在飞机四周警戒,更无警卫随机同行,等等。

   那么,资深保卫干部张宏何以敢渎职到这个地步?更何况他原来满口答应豆豆的请求,还说办这种事是他的本行,根本不用开枪,用擒拿格斗就能生擒林立果和刘沛丰,让豆豆大为放心,为何后来却态度骤变,食言而肥?更重要的是,豆豆披露,早在林家出走之前一个多小时,周恩来在接到张宏的报告后,曾于当晚10点多向警卫部队迅速下达了各项确保林彪安全的紧急措施。至此,张宏不仅践踏了他对豆豆作的私人承诺,严重违反了严格的内卫制度,而且胆大包天,拒不执行周恩来的专门命令,事后竟然也不因此受到严惩。如果他不是奉命行事,这种种怪事难道还能找到合理解释?

   从考证的角度来看,上引豆豆证词的某些细节当然无从落实,但并非孤证。

   据豆豆说,她当晚去找了张宏两次,第一次是于9:50前去报告立果和叶群要“挟持”首长先逃广州,后去香港。李文普﹑姜作寿﹑刘吉纯(林办警卫科长)的证词都证实了这第一次会面。当晚11点多,林彪出走前,她又去找张宏,并和张耀祠通了电话。对这第二次会见,涉及到的当事人张宏和张耀祠都讳莫如深。但近年来豆豆出来为她爹翻案,原空军副政委高厚良代表官方出来批驳,却不幸说走了嘴,引用了林彪另一女儿林小霖的话:“林立衡当时在8341部队2大队给北京打电话,根本没有亲眼看到林彪上车出走的情况,在场看到的还有内勤公务员陈占照﹑张恒昌,怎么能坚持说林彪是被绑架走的呢?”(10)证实了豆豆在林彪出走前和出走时确实一直在与北京联系。

   而且,这是豆豆在913事件后受审查时写给中央的交代材料,如果她虚构了张宏和张耀祠的言行,立即就会被戳穿。她在受审查之中,不可能再去造谣诽谤张耀祠那种中南海的实权派。更不用说她绝不敢凭空捏造周恩来曾在当晚10点多下令警卫部队严密保护林彪一事。

   更重要的是,上述证词,其基本情节完全符合前文第三节中根据各家证言中总结出来的基本事实,亦即中央早就得知了她提供的情报,本来可以采取种种措施防止林彪出逃,却奇怪地没有采取任何举动,坐视林彪一家逃跑,等跑了后才去追。这种离奇作法的唯一合理解释,就是那是有意为之的。

   因此可以判定,林豆豆在这儿说的,基本是真话。张宏是奉中央指示办事。很明显,这“中央”的权威高过或至少等于周恩来,这才能撤销周在10点下的保护林彪的紧急命令,改令警卫部队放林彪出逃,而且还让豆豆和她未婚夫张清林“跟着上飞机,跟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