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历史的回忆——2004-2009年的中美暗战(五)

2020-11-19 17:05:05



这要从美国对俄罗斯的让步说起:



从伊核六方会谈开始到07年年底欧美媾和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中国采取的斗争策略是“联强制超”。“强”是指欧盟和俄罗斯,“超”就是美国。在中国的带队攻击之下,华盛顿节节败退,无奈之下,只好先对欧盟让步把欧盟拉过来,再对俄罗斯让步希望把俄罗斯也拉过来。对欧盟的反水,中国的态度是继续支持欧元挑战美元霸权的野心来激化美欧矛盾;对俄罗斯的转身,中国也通过搅黄吉尔吉斯斯坦美军基地的事给予了警告。但是,这些办法都不足以解决中国面临的问题



我们必须看到的一点是,从伊核会谈开始,北京拿到的红利是最多的:三通台湾,整合东南亚,渗透中亚,联合非洲,布子南美,交好中东。不过,中国在得到这些好处的同时,也让美俄欧三方对中国非常不满,因为中国在通吃三方——东南亚和南美有美国的地盘,非洲有欧盟的地盘,中亚是俄罗斯的地盘。现在,美国为了改变被三方通吃的局面,拉拢两家对付中国,而逼迫中国回吐一部分战略利益也符合欧俄两家的利益,所以这种三打一的局面是非常可能出现的。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北京及时调整了自己的策略,改成了“联弱斗强”。“弱”是指巴西、土耳其、沙特等地区大国,“强”则是指美欧俄三家,注意,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已不再是那个唯一超级大国,中国对世界的综合影响力已经在美国之下了。



应该说,联弱斗强是非常高妙的一招,这一招直接让伊朗受益,在接下来的联合国安理会上新通过的制裁案中依然没有被经济制裁。这一点将会在后面详细展开。在联弱斗强的同时,中国对美俄欧三方不再向以前那样明显的联合两家打击一家,而是变成了对三家既拉又打:



对美国:攻击美元霸权的行动是不折不扣的,对美国企图切断巴铁通道的行动是坚决回击的,对伊朗的保护也是诚心诚意的,对G2是坚决不买账的。但是只要美国为保美元霸权而对中国做出实实在在的让步时,中国又会策略性的暂时停止攻击美元霸权,帮美国维持一下局面。



总之,对美斗争的原则就是通过对美国施加强大的压力逼迫其一步步的对中国让渡利益。而对俄罗斯和欧盟,则是尽可能的拉拢,用以增加对美国的压力,当他们被美国挤兑的快要挺不住的时候,中国就会出手拉一把防止他们彻底垮掉,比如在俄罗斯肢解格鲁吉亚时中国持支持态度,在希腊债务危机时对欧元也是尽量帮助的。但是,每当俄欧两国做出有损中国利益的行动时,中国会毫不犹豫的坚决反击,比如俄罗斯企图拔掉吉尔吉斯美军基地时,欧盟打达赖牌时。



在接下来的二三月份,发生了几件大事:亲俄的亚努科维奇当选乌克兰总统,韩国天安号警戒艇被击沉;希腊债务危机逐渐演化成欧元危机;伊朗在核燃料交换问题上反复无常。



这几件大事看似各不相干,其实是一个局势的几个侧面:美国战略翻盘的关键,是拿到一份有价值的伊朗制裁案,同时稳定阿富汗局势。为了达到这个目标,美国对俄罗斯让步,亲俄的亚努科维奇得以上台;同时,美国在巴以和谈和沃索沃两个方向对欧盟让步,而欧盟拒不增兵阿富汗。伊朗呢,通过在核燃料交换问题上时软时硬的表态,配合欧俄两方的节拍,打乱华盛顿的步调,再加上受制于中国联弱斗强方针的压力,美国迟迟拿不到经济制裁伊朗的方案。



为了更好的离间美欧两方,中国开始下意识的把欧盟引入朝鲜半岛。要知道,按照华盛顿的规划,欧盟应该被屏蔽在亚太经济圈之外的(APEC)。现在,中国主动当介绍人,欧盟自然是求之不得的。把欧盟引进来,虽然不能全面启动东北亚经济一体化,至少可以减轻一下朝鲜的经济压力,还可以更大程度的把欧盟从美国身边拉开,进而激化欧元与美元的矛盾。但是,美国不愿意看到欧洲人登陆朝鲜半岛。为了把欧盟档在朝鲜半岛以外,美国制造了天安舰事件。试想,欧盟怎么能和刚刚制造了天安舰事件的“主谋”
朝鲜建立外交关系并加强经济往来呢?这又让韩国和日本怎么看欧盟呢?



为了警告迟迟不增兵阿富汗的欧盟,华盛顿一步步引爆希腊债务危机来打压欧元了。09年10月,当时的希腊新政府宣布09年财政赤字水平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2.7%,远高于欧盟规定的3%的上限,希腊债务危机浮出水面;到了12月10日,美国惠誉落井下石,把希腊主权信用降级,希腊债务危机开始升级;在希腊债务危机的拖累下,欧元也从09年10月份的1欧元兑换1.5美元跌到12月份的1.42美元。



希腊债务危机出现以后,欧盟中最大的经济体德国不愿意救助希腊,因为希腊本来是没有资格加入欧元区的,他是通过作假账才混进去的,对此,德国人非常愤怒,而且德国自己也面临人口老龄化、贫困人口增多、社会不平等诸多社会经济问题,也需要大量资金来解决这些问题,在这时再拿钱出来救助希腊,德国老百姓很难接受。到了5月份,希腊债务危机火烧连营,欧元汇率打穿了1:1.3美元,这时,法国人急了,以退出欧元区要挟德国出手救人,意大利西班牙也加入了反德阵线,再加上希腊人开始病急乱投医要跳出欧盟框架求救,不得已,德国人在5月7日通过了救助希腊的决议。随着救助希腊方案的通过,全球局势出现了显着的变化:


美国开始一步步的把炸沉天安舰凶手的帽子往朝鲜头上扣,慢慢把欧盟挡在了朝鲜半岛之外;同时也用救助希腊的行动对欧盟进行最后的劝告,再不增兵阿富汗和支持对伊朗进行经济制裁的话,欧元可就真垮了。与此同时,伊朗核问题也随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下面先从时间上看一下先后发生了哪些事:



北京也开始全面施展联弱斗强策略:这次用到的“弱”国是是土耳其和巴西,他们虽然是地区性强国,把他们放在全球高度,都算弱国,是地球村里的群众。因为美国对欧盟和俄罗斯的让步,让中国可能面临以一敌三的局面,所以中国也改变了自己的斗争策略,从以前的联合俄欧对付美国变成了发动群众闹革命。中国在与这些国家建立良好的关系的基础上支持这些群众在各自地区挤兑美国、发展壮大自己的势力,在伊朗核问题上需要帮手的时候,中国就把他们托起来顶一把。要知道,伊核会谈是中俄欧美四方角逐全球利益的地方,其他国家根本进不了场。现在,在中国的引荐下,两个不怎么强的国家巴西和土耳其却在这个竞技场上露了一回脸,还从中拿到了好处,自然让这两个国家非常高兴,对于把他们托进来的中国,他们也是感恩戴德。下面按时间顺序分析一下这一轮斗争的全过程:



随着欧盟在救助希腊问题上表现出向美国妥协的姿式,拿了美国人好处的俄罗斯开始警告大声伊朗必须让步,之后伊朗示软,重启核燃料交换方案。看到了欧盟和俄罗斯态度的美国则对伊朗表现的异常强硬,号称要对伊朗实施严厉制裁。这时,为了防止美俄欧三家达到一致、形成对伊朗真正有杀伤力的制裁案,北京把巴西托了起来(之前土耳其已经进场了)进场搅局(4月27日,巴西表示愿意让伊朗在巴西领土上进行核燃料交换)。在表示完对美国的配合之后,普京毫不客气的伸手要求美国把乌克兰交给自己,奥巴马只得点头放行。



进入五月后,局势进入高潮:德国刚刚通过了救助希腊的决议,伊土巴核交换就露出了成形的影子。到了5月9日,欧盟对美国妥协,通过了1100亿欧元的救助希腊方案。为什么说这个方案有是美国妥协呢?因为这1100亿美元中有300亿来自IMF,美国在IMF有一票否决权(欧盟也有),此前欧盟一直强调援助方案必须在欧盟框架内制定。当然,这1100亿欧元也不仅仅是为了救一个希腊,还可以从中拿出一部分资金作为欧洲的货币稳定基金,震慑市场的投机力量,必要时再拉一把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等挣扎在危机边缘的国家。



之后,美国则进一步示好,支持在两国方案基础上解决巴以争端;可是欧盟依然没有增兵阿富汗。

17日,看到了欧盟态度的胡哥也表态坚决支持救援希腊。同日伊土巴三国签署核燃料交换协议,不过这时伊朗又做了一个让欧盟“深感疑虑”的动作,继续生产纯度为20%的浓缩铀——你到底是要换呀还是要自己造呀?倒是以色列人说出了实话:“他们假装接受这种安排,以缓和局势和降低遭受更严厉国际制裁的风险,然后又拒绝完成交易。”对于伊朗的这种滑头行为,美国忍无可忍,18日开始在联合国散发制裁伊朗决议草案——虽说这份草案已经让北京改的不成样子了,但有总比没有好,通过了之后再想别的办法修理伊朗。



土耳其和巴西的入场,完全打乱了美国的计划,本来美国是打算让欧盟和俄罗斯来分享这份核燃料交换协议的,现在被人抢走了。这时,俄罗斯和欧盟两方又向美国伸手了:老大,你给我们的好处让人抢走了,你打算再给我们点什么好处让我们帮你制裁伊朗呢?当然,我们的面子是不是比小巴小土要大一点?我们是非常希望帮你教训那个不懂事的伊朗的,我们不是不出力,只怪共军太狡猾……



这时的美国能怎么办呢?正面打击土耳其和巴西是绝对行不通的,因为美国求着他们高抬贵手的的地方多着呢,不然怎么叫地头蛇呢?当然,有人可能会说,美国不会不让他们参与核燃料交换吗?的确,美国是非常不希望他们进场,可是,俄罗斯和欧盟是愿意的,就算把核燃料交换的好处全给这两个国家他们也愿意——至少美国无法索要之前对他们的让步了,因为人家俄欧两方都愿意制裁伊朗,只不过被中国领着土耳其和巴西破坏了本来一片大好的局面。再说土耳其和巴西是俄罗斯欧盟都在积极拉拢的国家,谁愿意得罪他们?



常言说的好,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土耳其和巴西拿了伊朗的好处,回头自然要表示一下。这时就遇上美国在安理会散发制裁伊朗的草案了。很自然的,土耳其表态了,制裁有用吗?制裁只会破坏气氛嘛!巴西更不给面子,抓起一份制裁伊朗的决议草案就扔进废纸篓了——没兴趣讨论这玩艺儿!



本来,土巴两国的搅局行为就让美国人大为恼火,只是不好表现出来。可法国人不看火候,偏偏这时跳出来拍土巴两国的马屁——法国总统府专门发表公报,说三方达成的协议绝对是“积极的一步”。结果气得美国人回头就给了一棒子,你们欧盟刚刚找我要了钱去救希腊,回头就敢看我的笑话?当天美国参议院通过了一项决议,考虑阻止IMF救助无力偿还贷款的国家(暗指希腊)。小样,真以为我治不了你?老子一向翻脸比翻书要书。



在中国对欧元的坚决支持下,美国没敢立即推翻对希腊的救助协议,19日希腊顺利拿到了200亿欧元的首笔救命钱,安然度过了首个偿债大限,同日,欧元也从1:1.21美元的低谷绝地反弹。当然,作为交换条件,希腊议会不得不咬着牙通过了财政紧缩政策,给欧盟的兄弟们一个交待。



在这一轮制裁伊朗的斗法当中,中国真正掌握了主导权。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在国际斗争中,不要认为一个国家什么都说了算才是掌握了主导权,这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主导权是指这个国家说什么事不行什么事就不能做,也就是否决权。联合国五常的否决票,就是保证这五个国家拥有主导权的,不过,在联合国有五张否决票而不是一张,所以也经常出麻烦。现在,在伊核问题上,中国做到了一票否决——美俄欧都同意制裁伊朗,只有中国不点头,结果就通不过。最后大改了方案之后,中国点头了,这才通过了。伊朗核问题是目前大国斗争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现在中国掌握了主导权,说明什么?



中国已经成为了NO.1。



在花了血本仍一无所获之后,奥巴马终于认识到,想从联合国拿一份有用的伊朗制裁案是不可能的,于是也改变了策略,绕开联合国拉拢人单独对伊朗搞制裁,最好把欧盟、阿盟还有其他盟友们全部拉到制裁伊朗的队伍里。



回过头来奥巴马再一打算盘,发现自己赔大发了,前面做出的让步实在太多了,于是赶紧往回捞:5月24日,爱国者导弹正式布置到了波兰,接着美国又要在捷克建立联合反导防御中心,重新开打东欧反导牌;对付欧盟,则是继续打压欧元,5月28日,惠誉再次把西班牙的主权债信评级下调,欧元跟着继续又开始下跌,到了6月4日,匈牙利也跟着大呼小叫,说自己可能陷入希腊式的债务危机,引得欧元在6月7日跌破了1:1.19美元。随后,中国向希腊大手笔投资数十亿欧元(船运、物流和机场项目),帮助欧元稳住了阵角。



4月份还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就是吉尔吉斯斯坦的总统巴基耶夫被俄罗斯搞下了台,之后,在吉尔吉斯有相当影响力的中美两国都没有反对。美国不反对,是希望在此之后俄罗斯能进一步在中亚挤压中国的影响力,形成中俄互斗的局面,好减轻自己的压力;中国不反对,则是希望俄罗斯在赶下台了巴基耶夫之后再把美军基地拔掉,以后美国对俄罗斯的依赖性会更强,从而会更下不了决心搞乱巴铁通道。接着,北京就选择了坐壁上观的态度。



本来,在吉尔吉斯是中俄美三家斗法的,现在中国撒手不管了,任由俄美两国折腾。这时,俄罗斯为了进一步控制吉尔吉斯,就想出手挤掉美军在吉尔吉斯的基地,美国人马上沉不住气了,到了6月初,美国人又开始在吉尔吉斯制造骚乱。这时,中国的态度依然是按兵不动。两个闹事的加上一个不管闲事的,可把吉尔吉斯临时政府急坏了,先是以延长美军基地租约为威胁,逼俄罗斯出兵平乱,结果被俄罗斯拒绝,接着美国想浑水摸鱼,提出派兵维和,结果又被俄罗斯挡了回去。两国一看不行,还是先定一下局势再说,结果两家一起出手,骚乱就结束了。之后,俄美两国又开始研究在吉尔吉斯增加军事基地的事了……




眼看着美国把自己的欧元往死里打,欧洲人也在5月底开始了报复行动,顺着中国竖起的联弱斗强的杆子往上爬,拉着土耳其弄了艘救援船去闯以色列的海上封锁线,结果以色列开火伤了人。事情闹开之后,全世界狂批以色列,不过参与行动的以色列军官说他们是在受到刀棍甚至是实弹攻击之后才以武力反击的,并出示了录像带做为证据。这种说法应该有真实的一面,至少船上的志愿者有本事制服身上揣着“暗杀名单”的以军士兵(这是新闻报道过的)。按理说,船上有几十名欧盟成员国的议员,这些当兵的应该不敢乱来。不过,谁让以色列以前欺负人欺负的这么厉害呢?这次又伤了人,谁会替他说话?





欧盟之所以冲上去,主要是为了逼迫美国在中东让步。救援船是去救哈马斯的,强硬的哈马斯是阿拉伯人向美国人讨价还价的重要保证(也正是有了哈马斯,中国才有了要求加入巴以和谈的机会)。现在欧盟去救哈马斯了,阿拉伯人能不感激?所以,得到了人心的欧盟自然有理由要求美国人停止攻击欧元,并放行地中海计划。





土耳其愿意派船,与伊拉克局势密切相关,美军大量撤出伊拉克,可伊拉克新政府迟迟选不出来,搞不好真就三分天下了,那时土耳其就必须得面对库尔德斯坦问题了。现在派船冲击一下,也算找到一个可以跟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库尔德问题也是导致土耳其、叙利亚、伊朗三国结盟的原因,三家结盟的后果就是叙利亚胆子更大了)。这种局面也是伊朗、叙利亚还和众多的阿拉伯国家非常乐意看到的局面,中国和俄罗斯也有了足够借题发挥的空间。所以,欧盟的配合行动,其实也是在警告美国,如果不能在中东让步,又不允许欧盟登陆朝鲜半岛(天安舰事件),欧盟不排除把中国介绍进巴以和谈。



救援船事件后,埃及马上宣布无限期开放加沙口岸,之后,美以对欧盟让步,放松了对以色列控制的加沙口岸的管制。这时,欧盟与美国一起逼迫埃及取消无限期开放加沙口岸的决定,欧美重新回到了同一条巴以和谈战壕里去了。





这时,北京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举动:6月10日,中国主张以色列应尽快以无核武器国家的身份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将其所有核设施置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全面保障监督之下。在此前一天,联合国安理会刚刚通过制裁伊朗的1929号决议(表决时的两张反对票来自土耳其和巴西),四代真是一点时间都不耽误。





如果说06年年初中国加入伊核六方会谈标志着中国的全球战略反守为攻的话,那么通过的北京大改特改后的伊朗制裁案,则是中国从攻到胜的标志,这时,中国第一次拥有了对全球局势的主导权,这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上世纪70年尼克松登门求和也可以看作为中主导全球局势的一个标志,不过精神层面的意义更大一些,因为中国的实力当时还到不了中东)。




局势就是这样,一旦完成了从量变到质变的转换,变化将一日千里。就象当年的三大战役:在三大战役之前,解放军处处被动,整天防着敌人进攻,手里一个大城市也没有;三大战役之后呢,许多城市根本不用打,兵不血刃就传檄而定,既使开战,国民党也是望风而逃,真正有效的抵抗几乎没有。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差呢?形势变了。“势”是无形的,但它比有形的“力”更有价值。所以,在《孙子兵法》里有这样的话:“故善战者,求之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形势比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