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美陆战一师再遭"滑铁卢",一个营被志愿军1个连暴揍,伤亡400多

2020-11-18 17:05:22

 


国庆七十周年大阅兵中,100面抒写英雄部队名称的战旗方队,接受了祖国和人民的检阅。每一面战旗都是一个传奇,人民解放军历史上有无数的英雄部队,有些虽然不在这100面旗帜里面,但同样功勋卓着。其中288.4高地守备英雄连,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威震敌胆,以1个连打垮美陆战队1个营,毙伤美军400多人,让这个英雄连队和22岁的年轻连长成为传奇人物。


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志愿军在第一阶段取得了歼敌2.5万人的胜利,但随着砥平里战斗的失利,战役反击进行得很不顺利,战略预备队未能赶来,后勤供应也出现困难,部队供给处于青黄不接状态,志愿军被迫从大纵深运动战转为阵地防御战。

美军则气势汹汹,李奇微接替美第八军军长沃克职务后,又搞出“撕裂行动”计划,大举进攻。美军精锐的陆战一师、骑兵一师两支王牌部队,沿洪川、春川、华川公路东西两侧北进,西面有美三十四师,东面有美三师,二梯队还有英二十七旅和南朝鲜等部队,妄图占领“三八线"以北,抄西线志愿军防御后路,把战线推向“三八线”以北。


为粉碎敌人的阴谋,志愿军司令部命各军全线转入运动防御,节节阻击,迟滞和杀伤敌人,争取两个月的时间,等待第二番兵团的到达;同时积极改善交通运输,囤积作战物资,为下个战役创造条件。

志愿军各部队逐山逐水的阻击美军,第39军奉命在春川到华川一带组织运动防御,所属115师在洪川公路以东担负阻击任务。


39军军长吴信泉在撤退至华川湖时,计上心来,要利用华川水库上演一出水淹美军的好戏。他吩咐侦察科长蔡愚带上联络员去水库侦察,找水库管理人员了解大坝闸门和蓄水量等情况,并视情况关闭大坝上的所有闸门,提高水库的水位。

又命令115师师长王良太在撤到北汉江以后,留下一个连坚守288.4高地,守护华川水库,阻止鹰峰山敌人的进犯,掩护主力安全转移完成三线防御准备,同时为水库蓄水争取时间。288.4高地紧挨着华川湖,位于华川鹰峰山以北,这是华川湖与汉江之间的一个狭长地段,两侧地形崎岖,异常险要,北高南低。东面紧靠华川湖,西面是北汉江,北面有大水闸,南面是一条从春川到华川的公路。


担任阻击任务的是115师344团一连,一连经过前三次战役,伤亡很大,只剩下几十人了,战斗打响前紧急补充了友军来的老战士有80多人。但其中许多人却因营养不足得了夜盲症,黑夜走路还需别人牵着走。

连长赵志立虽然年仅22岁,但却非常英武有智谋。一连也不是孤军奋战,阵地左边是本营的二连,右边是二营,还得到全团炮兵的支援。

接到任务后,连长赵志立开始大搞工程建设,用了二十天的时间构筑工事,每天土木作业14个小时。完全是按照一场大战、恶仗的要求来施工。按照地形、兵力部署的要求,每个班都是两道战壕。隐蔽所修得很是巧妙,选择在山的背部,炮弹不易直接命中的地方,深挖4公尺以下,一般的炮弹直接命中也难以摧毁。前沿均构筑一两个暗火力点和地堡。比较暴露地段,也构筑暗壕盖沟,把前沿阵地的公路一段一段地破坏,这些公路均在一连的火力控制之下。


这一通忙活后,一连共构筑堑壕1800多公尺、暗壕400多公尺、各种隐蔽部30多个、各种射击工事250多个、暗地堡11个、破坏道路200多公尺,正面挖三段坑沟,长800多公尺,主要阻止敌人坦克进攻,靠近华川湖有5处凡可登陆的地段,都加以破坏。地堡、掩蔽部和掩壕均用5至7层大圆木和积土覆盖,连排之间以交通壕相连接,构成了支撑式的环形坚固的防御阵地。一个连能搞出这微缩版的“万里长城”,让人惊叹。

战斗打响的前一天,团长徐鹏和撤至北汉江的343团团长王扶之一起到一连阵地察看,对一连构筑的工事非常满意。

一连构筑的工事很完美,华川水库的“水师”也跃跃欲试。

4月9日凌晨4时,经过8天的蓄水,华川水库的水军蓄势待发。水坝的工人,按照115师作战科副科长沈穆的约定时间,全部打开华川水库的12个闸门。


刹那间,汹涌的“水师”怒吼而出,仅1小时汉江水位就上涨超过1米,直扑准备渡江的美军。洪水冲垮了美军架在江上的浮桥,正在过桥的汽车和坦克掉进了江里。洪水又冲上了公路,看到扑面而来的洪水,美军惊慌失措,一片混乱。第39军指挥所监听到了美军的报话机联络,听到里面说大水把美军陆战队一个炮兵阵地冲垮了,冲走了帐篷和人员,冲坏了公路。美军电台广播:“共军开闸放水,‘联合国军’装备被淹,前进受阻。”

被淹的美军是美军精锐陆战一师,长津湖战役让它逃脱,这次又来了。此次是长津湖战役后陆战一师首次出动,没想到这次又被志愿军当头一棒。他们的炮兵阵地刚布置好,洪水不期而至,陆战队员们吓得撒腿就跑,架好的大炮、弹药、帐篷和帐篷里来不及逃跑的美军都被祭了水神。


李奇微也长了见识了,没想到仗还可以这么打。他在其回忆录《朝鲜战争》中写道: "4月9日,我左翼部队全部抵达‘堪萨斯线’。在右翼,美第十师和南朝鲜第三军极力克服险恶的地形和补给线不足造成的困难,还在朝着目标推进。这时,敌人打开了华川水库基部的好几个水闸。一开始敌人的这一招似乎真给我们造成严重的损失。江水一小时之内便上涨了好几英尺,冲垮了我们一座由工兵架设的浮桥,并迫使我们把另一座浮桥拖回岸边,以免冲垮。我们立即派出一支特遣部队去夺取大坝,关闭闸门。但是,由于能见度很差,地形崎岖,敌人顽抗以及登陆工具不足,这次尝试没有成功.......”

洪水虽然没能给美军造成大量伤亡,但路毁桥塌,道路泥泞,美军的重装备寸步难行,半天就能走完的路,美军足足走了6天,有效迟滞了美军的进攻行动,为39军安全转移休整争取了时间。

39军得以安全转移,除了华川水库的水攻,344团的阻击战也是亮点。海军陆战队被水淹后,开始强攻华川水库。


4月9日上午,22岁的连长赵志立通过望远镜发现,对面山上的美军正在组织进攻,进攻的是美陆战一师三团。这一天恰好是赵志立22岁生日,美军好像是来祝贺赵志立生日的,但他们带来的是大炮和飞机。

美军连续发起两次地面部队的强攻,都被1连打退,气急败坏的美军呼叫飞机和大炮,疯狂地进行轰炸,妄图用强大的火力摧毁1连的阵地,减少人员伤亡。数不清的炸弹、燃烧弹、凝固汽油弹将1连500平方米的高地炸成一片火海。


在美军看来,这么激烈地狂轰滥炸之下,志愿军早就葬身火海了,可赵志立笑了,他对自己的工事信心满满。阵地上除留一两个火力点压制敌人外,全连人员都进入牢固工事隐蔽起来,任由敌机和火炮轰击,等敌人炮火一停,战士们立刻抖掉身上的尘土,恢复阵地。

美军对一连正面进攻屡遭痛击,想出了一个鬼点子。美军派一个营兵力乘水陆两用汽车从华川湖偷渡到沙田洞和头流峰之间登陆,向二连阵地进攻。此时二连哨兵却睡着了,等敌人上岸后才发现,此时美军已插到一连的侧后占领了436.1高地,从后侧包围了一连。团长徐鹏急了,命令一营的三连和三营的七连不惜一切代价夺回阵地,最终436.1高地失而复得,消除了一连背后的隐患。


赵志立率领的1连,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顽强坚守了阵地4天4夜,打退了敌人从一个排增至一个营兵力的10多次疯狂进攻,毙伤美陆战一师三团482人,至使美国陆战一师三团二个营基本丧失战斗力,288.4高地自始至终掌握在英雄连队手里,直到1连接到上级撤出阵地的命令。

战后344团一连被三十九军军部授予“288.4高地守备英雄连”光荣称号,连长赵志立记二等功,班长王文海追记特等功、刘庆华记一等功、2排和5班分别记二等功……


战后美军怎么也不相信志愿军一个连的兵力,居然能挡住他们精锐陆战一师三团1个营,并且是在航空兵与炮兵支援下还遭遇了惨败。美国人认为288.4高地守军起码是一个加强营,直到板门店停战谈判,1连连长赵志立亲自给他们上了一课,才让他们闭上了嘴。

曾经报道美陆战一师三团在华川湖战斗失利的美联社记者,在板门店停战谈判开始前,非要见一见这个被美军称为“死硬部队”的指挥官,我军同意了这个请求。


在板门店停战谈判现场,面对各国记者的提问,22岁的1连连长赵志立从开始时的紧张,逐渐恢复到指挥战斗时的沉着冷静。面对志愿军守军不是一个连的质疑,他不卑不亢说道:“288.4高地位于鹰峰山以北两公里,东靠华川湖,西为北汉江,北有大水坝,南有春川至华川的一条公路。这里地段狭窄、崎岖、险要,高地正面不足500平方米。只要稍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不会否认这样的兵力部署——这里只能容得下一个连的兵力,根本不可能摆开一个营,更谈不上什么加强营,如果不想全部死在美国人的炮火下,无论是谁都不会在阵地放一个营。既然这位记者先生一口咬定我们是一个营,我不妨就把上司的兵力部署讲给你们听听:一连在九万里288.4高地,也就是我带的这个连,二连在沙天洞436.1高地,三连在我边左后方,作为营指预备队,这是明明白白,不容置疑的历史事实。谁也否认不了,谁也改变不了。”在这铿锵有力,言之有物的事实面前,除了那些顽固不化的,绝大多数记者都表示信服。


年轻的志愿军连长令西方记者赞叹不已,甚至还专门写文章报道了赵志立,称他是“东方直布罗陀战斗的胜利者”。

288.4高地守备英雄连力挫强敌,强大的土木作业工程成为其胜利的有力保障,加之志愿军顽强的战斗作风和奉献精神,成功守护了288.4高地,为39军主力安全转移完成三线防御准备做出了贡献。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