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诺门罕战役详解六、夏日鏖兵(4)

2020-11-18 17:05:22

6、“牛群”与“羊群”的对碰

在小松原指挥官率领他的部队成功渡过哈拉哈河的消息传到了担任东岸正面攻击的坦克师团和山县联队那里,日军坦克师团指挥官安冈正臣立即命令部队准备攻击,随着他的一声令下,独立野战炮第1联队的36门九O式野战炮发出了第一声吼叫,在持续了30分钟的炮火准备后,担任主攻的第3坦克联队的35辆八九式中型坦克和27辆九四式重型装甲车率先冲出掩体,山县联队和工兵联队的士兵紧随其后,向东岸苏蒙联军的阵地发起了冲击,由于原来配备的装甲部队均被调回到河西对付已经渡河的23师团,所以阵地上的苏蒙联军只做了象征性的抵抗便放弃了前沿的两道警戒阵地。

出乎意料的顺利让第3坦克联队指挥官吉丸清武大佐心花怒放,以为这一次已经大功告成了,于是命令全联队全速前进,尽快夺取苏蒙联军的浮桥,冲过哈拉哈河,与对岸的23师团会师。但他这一冲不要紧,跟在后面的山县联队和工兵联队就苦了,不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跟上全速前进的坦克,山县连忙派人去跟吉丸联络,说来也好笑,步兵与坦克兵的联络居然要先用枪托敲击坦克的装甲,这样的协同和联络手段,真无怪乎朱可夫得出日军与时代脱节的结论。

吉丸大佐立功心切,只对联络官说了一句:你们有多快就跟多快吧。说完便将合上舱盖,绝尘而去,气得山县派来的联络官指着他的背后骂娘,不过吉丸肯定是什么都听不见的了。

守卫着东岸阵地的苏联第36摩托化步兵师的两个步兵团,由于原来驻守在东岸的蒙古骑兵师在5月份的战斗中伤亡重大,朱可夫到来后,便将他们撤到河西担任警戒任务(不想撤出一线的骑兵15团反而全部被歼,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而接替他们就是在半个多月前到达的苏军这两个摩托化步兵团。

经过大半个月的修筑,这里的工事已经比较完备,整个防线纵深达到3公里,并布置了大量的地雷和蛇型铁丝网,师长彼得罗夫少将正用望远镜看着渐渐开近的日军坦克。此时,河的西岸正找得热闹,彼得罗夫的装甲部队和师属的大口径火炮全部被调到西岸的战场了,这里留下的只有团属的迫击炮100多门,迫击炮的最大口径达到120MM。所以,听得日军坦克冲过来了的时候,不由得一阵紧张,毕竟,最强有力的武器没有配置在东岸的战场。而当他看见日军的坦克时,一颗吊起来的心终于放回到胆子里去了,日军的坦克还不到百辆,而且小得可笑,都不象是用来打仗的武器。

彼得罗夫命令向日军坦克射击,迫击炮发射的榴霰弹在日军坦克的四周爆炸,榴霰弹对坦克是不起作用的。正当吉丸大佐正想笑话苏军将领无能的时候,连应该用什么武器对付坦克都不知道的时候,日军的坦克出事了,原来苏军的蛇型铁丝网缠住了履带,日军的坦克加大马力,也只能够轰轰的干吼,就是动弹不得,而榴霰弹依然是不停地在日军坦克的四周爆炸,坦克兵只要一钻出坦克,马上就会被密集的炮火杀伤。吉丸大佐这时大概有点明白苏军为什么要发射榴霰弹了。但仍然庆幸苏联还没有准备好反坦克弹,否他的这支坦克部队真是苏军绝好的靶子。不过他也明白,苏军现在不打穿甲弹,不等于永远都不打,这时他才后悔太过狂妄,将兵力和工兵撇在后边。

其实也没有过多久,山县联队和工兵联队就已经赶到了,但步兵也被榴霰弹打得抬不起头,只有工兵在奋不顾身地帮助吉丸的坦克清扫缠绕着履带的铁丝网,但是工兵在榴霰弹和苏军狙击手的打击下死伤累累,坦克终于可以机动了,工兵却遭到了沉重的打击。等到日军的坦克全部恢复机动后,天已经快黑了,步兵和工兵更是饥饿疲惫,吉丸见此形势,只好收兵回营。苏军的步兵,也顶住了日军坦克的进攻,日军的坦克对苏军的步兵完全打不出坦克的气势。

当天晚上,第4坦克联队的指挥官玉田美郎大佐走进了坦克师团指挥官安冈正臣中将的营帐,他是来请战的,请求安冈中将准许他率本部坦克夜袭苏军阵地,摧毁让日军极为头痛的苏军火炮。安冈中将十分欣赏玉田大佐的勇气,但对玉田的作战计划却不免颇费踌躇。日军坦克部队成立不久,缺乏作战经验,更不用说夜战的经验了。加上作战地区属干旱的沙丘,缺少地标,容易迷路,白天行进还不能得心应手,夜间的困难就更大了。昨天夜里,汽车联队的迷路,没有及时将舟桥设备运到河边,耽误了23师团渡河的时机,这应该算是渡河作战失败的原因之一。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来思考,白天进攻,日军坦克就不得不面对苏军火炮的猛烈袭击,而且还应付苏军令人生畏的坦克部队,也同样是讨不到便宜,刚刚结束的战斗表明,即使苏军的坦克不出动,日军坦克也同样是难以得手。思前想后,确实难以决断。

但是,玉田大佐的决心却丝毫没有受指挥官的踌躇的影响,他坚信自己的方案是完全可以收到出其不意的奇效,一旦摧毁苏军的火炮阵地,对白天的战斗就更为有利,而且他手下的坦克是九五式轻型坦克,战斗威力虽然比不上吉丸大佐的八九式坦克,但机动能力很好,时速可以达到44公里/小时,即使作战不利,也可以发挥机动性好的优势,脱离战斗避免损失。至于迷路的危险,玉田大佐自信星光的指引,已经足够让他认准进退的方向。安冈中将终于被部下的信念所折服,批准了玉田大佐当晚就率队夜袭。

玉田大佐确实是一名了不起的将才,他深知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所以绕开苏军正面的防线,从它的侧翼发动袭击,为了防止坦克的噪声使苏军有所警觉,他还下令全队保持5公里/小时的时速,趁着黑夜的掩护偷偷地向苏军的侧翼阵地摸去。天有不测风云,出发不久,天气大变,电闪雷鸣,玉田大佐又惊又喜,惊的是没有了星光的指引,方向就更不容易掌握,而喜的是有雷声的陪伴,可以全速前进了。

也不知走了多久,玉田在闪电的光照下,看见了远处苏军大炮那长长的炮管,禁不住一阵狂喜,当即下令展开战斗队型,向苏军的火炮阵地发起冲击。

玉田联队摸过来的地方正是苏军第36摩托化步兵师的炮兵阵地,驻扎着一个炮兵团,由于炮兵团的阵地远在主阵地的后方,苏军居然对日军的夜袭没有丝毫的防范,等哨兵发现敌军坦克冲过来,发出警报时,已经为时以晚了,猝不及防的苏军士兵刚跑出营帐,就被日军的机枪扫倒,看到敌人的坦克也找不到合适的武器对付他,只好急忙撤退,留在阵地上的火炮、牵引车辆、帐篷、工事、弹药全部被日军的坦克击毁。整个战斗持续不到一小时,日军的夜袭空前成功,共击毁苏军122MM榴弹炮18门,152MM榴弹炮6门,而日军也有一辆坦克被苏军击毁,它是第2中队指挥官一藤喜久中佐的座车,中佐及其车组成员全部阵亡,损失极度轻微。

成功的夜袭让玉田美郎大佐欣喜若狂,但并没有让他失去理智,在彻底摧毁苏军阵地的设施后,立即率队退出了战斗地带,等苏军的坦克部队赶来增援的时候,阵地上已经没有一件东西是完好的,包括士兵的尸体。在白天的战斗中占尽了便宜的苏军,当天的夜间,就被日军的坦克部队讨回了一大半。

这是一次可以留名战史的战例,它开创了夜间利用恶劣天气实施大规模坦克集群攻击的成功范例,现在,在许多国家的军事院校的教材上,还可以看到这一次的战斗。这一次的夜袭,使苏军蒙受了开战以来最为严重的损失,但朱可夫不愧是朱可夫,同样的损失不会再有第二次,此后的战斗中,日军步兵也多次发动夜袭,但不是无功而返,便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二年之后的苏德战场上,朱可夫更是将夜战的苦头转送给了德国人。

第二天,也就是7月4日的中午时分,朱可夫将军接到一架苏军侦察机的报告:哈拉哈河东岸的一个叫巴尔夏嘎尔的高地附近,发现日军大队的坦克,正在缓慢地向苏蒙联军的渡口浮桥方向前进。这一下,昨晚被袭的恶气终于找到了一个出气口了,朱可夫当即下令雅可夫列夫少将率本部第11坦克旅迎头痛击日军的坦克,又命令索维伊少将率本部装甲第7旅列迂回包抄,切断日军坦克的退路,立即出发。一时间,300多辆坦克和装甲车发出震耳的轰鸣,天空立即被卷起的沙土遮蔽。

正在行进的安冈师团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苏军的空中侦察发现,已经迫在眉睫的危险还浑然不觉,继续做着他那因玉田大佐成功的偷袭带回给他的美梦。当前卫发现大批苏军的坦克直扑过来的时候,双方的距离只有几公里了,这场亚洲历史上最大的坦克对决已经箭在弦上了。

用“牛”和“羊”的对碰来形容这一场坦克对抗其实是不合适的,因为牛和羊都是温顺的动物,不象坦克那样地具有巨大的杀伤力,但如果只从实力上讲,这样的比喻又是十分贴切的,装甲厚重、火力凶猛的苏联坦克无疑具有“牛”的实力,而装甲单薄、火力又弱的日军坦克也正如绵羊般无力,一时间,战场上苏军坦克有肆无恐,横冲直撞,而日军坦克只能左闪右避,简直都不敢跟苏军坦克打个照面,这也难怪,日军的坦克的火力也只有攻击敌人的后部最薄弱的地方才会有点成效,但这样的战术只有在数量占优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取胜,但日军坦克的数量大致只有苏军的三分之二。这样,这一场坦克对垒便成了牛群对羊群的冲击,胜负成败早就注定了。

走在队伍前头的是吉丸清武大佐的第3坦克联队,吉丸大佐的因昨天的战斗先被苏军扫了威风,后又被玉田大佐的第4联队抢了个头功,正想今天好好表现一番,争回一点脸面,但无想到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的第3联队,但他还没有来得及有所表现,便被十几发苏军的坦克的穿甲弹击中燃烧,吉丸大佐连同他的车组成员一起人间蒸发了。

苏军之所以一击即中,反映的正是日本坦克制造的缺陷,因为坦克内部的空间很小,由于指挥员乘坐的坦克需要安装通信和观察设备,再也没有空间安装火炮了,而在西方国家,一般都加装一根钢管来鱼目混珠,而日本却将这也省略了,这样一来,指挥官的坐车一下就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如果是战斗队型,指挥车当然可以排在后面,但在一般的行进中,指挥车经常是走在前头的,而这一次日军的战斗队型还没有来得及展开,便受到苏军坦克的攻击。一心想立功的吉丸大佐就这样尽忠天皇了。

吉丸清武大佐阵亡,整个日军第3坦克联队立即失去了指挥,被苏军的坦克冲击得七零八落,机警一点的寻找机会冲出战场,死板一点的硬着头皮跟苏军周旋,纷纷中炮爆炸,变成一堆废铁。最惨的是装甲车联车,九四式装甲车根本就抗不住苏军的一炮,一辆接一辆地被打成了零件状态。

稍微能跟苏联坦克周旋一会的还是玉田美郎指挥的第4坦克联队,这一方面是由于苏军进攻时,他们正在稍后的位置,比前面的坦克稍有准备,二是他们的九五式轻型坦克,这种坦克机动性好,速度也快,容易躲开苏军的炮火,从侧后发炮攻击还是有一定的效果,但苏军也有同样的坦克,BT—6、BT—7都是机动性很好的快速坦克,所以第4坦克联队也很快便不支后退了,更惨的是,对付日军的九五式坦克,有些牛逼大的苏联坦克手连火炮都不屑开,用直接冲撞便将它们一辆一辆地揪翻在地,跟着就被碾得七零八落。

正当日军坦克被打得狼狈逃窜的时候,突然沙尘暴起,一时间,天空风沙弥漫能见度急剧下降,苏军跟定的目标纷纷消失在视野中,继续实施追击行动,很可能会给部队带来被动,苏军这样放过残余的日军坦克,回营地弹手风琴庆祝胜利了,昨晚被袭的恶气终于一吐而净。

此次坦克会战之后,日军的坦克便再也不敢出动了,但是日本人不出动不等于苏联人不会自己找上门来,7月6日的清晨,6辆苏联坦克冲进了日军坦克师团的营地,日军坦克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击毁了九O式轻型坦克5辆,八九式中型坦克6辆,幸好山县联队的步兵赶来支援,苏联人不怕日本的坦克,却有点怕日本的步兵,一见步兵前来,便开溜了。从此,日军的坦克便退出了诺门罕的战斗。后来,日本根据在诺门罕战场上缴获的苏军坦克制造出九七式中型坦克,这就是绰号为“奇哈”的坦克,这种新式的坦克一直使用到二战结束,不过还是改不了装甲薄、火力弱的老毛病,在太平洋战场上,根本不是美国“谢尔曼”坦克的对手。

这一次坦克会战,日军坦克留给朱可夫的印象是:日本坦克与苏军20年代中期主力坦克基本相当。

7、夜袭:唯一有效的杀手锏

日俄战争期间,日军的7师团就曾经利用黑夜的掩护悄悄地摸上的弓张岭高地,一举击溃了俄军一个师的守军,轻而易举地拿下了这个攻击数日,死伤数千人也没有占领的敌军阵地,从而开创了利用黑夜实施近战的先例,也让日军尝到了夜战的甜头,从此夜战成了日军惯用的战术,而且是日军非常有效的一种步兵战术,也就是日军的杀手锏。在日军的《作战要务令》中,就非常强调利用夜战的重要性。这一次在诺门罕战场上,昼间的会战,日军屡屡失利,而玉田联队的夜袭却取得了辉煌的战果,于是,前线的指挥官们很自然地又会想到夜战这一杀手锏。

于是,小松原指挥官很快地制定了夜袭苏军阵地的作战方案,并上报到关东军总部,关东军总部很快就批准了这个作战计划,并从驻海拉尔的第8国守备队中抽调了2000多名经验丰富的老兵补充到损失巨大的23师团,还从总部给23师团调拔了一批速射炮和重机枪,还有最近才配备部队的火焰喷射器。

准备夜袭的命令下达了,各联队立即行动起来,组建夜袭分队,展开了夜战的准备工作,攻击的时间定在了7月7日晚上的10点钟。

7月7日这天,晚饭后不久,天空下起了小雨,夜色渐渐降临了,做好了战斗准备的日军纷纷开出了营地,向夜袭的出发地点摸去,各部很快便潜入了预定的攻击地点,只有23师团的72联队和7师团的26联队的夜袭分队发生了一些意外。

72联队的夜袭部队在潜向进攻地点时,被一支苏军的装甲侦察分队发现,在这支侦察分队的指引下,河西岸的苏军152MM榴弹炮向这一伙日军发动了猛烈的炮击,刹那间,无数的炮弹在这股夜袭部队的头上砸了下来,正在行进中的日军刹时间找不到藏身之处,只能就地卧倒,登时被打了焦头烂额,夜袭进攻的任务是没有可能继续执行了,联队指挥官酒井大佐只好指挥剩下的士兵抬着阵亡者的尸体回到了营地。

26联队的运气要稍微好一点,他们在半路上遇到了一个苏军执行“进攻性防御”的坦克营,双方你进我退,我进你退,一直对峙到清晨,苏军的坦克可能因为燃料将尽,无心恋战,先往回撤了,而26联队指挥官须见大佐见天近黎明,夜袭已经失去意义了,也就收队回营了。

其它的夜袭部队还算顺利地进入了攻击阵地,7月7日晚10点正,日军2个野战炮联队的70余门75MM野战火炮一起向苏军的一线阵地发起了30分钟的火力准备,潜伏在攻击阵地的日军工兵先行出发负责排除苏军阵地前的地雷,步兵联队紧随其后。第24工兵联队的士兵摸到苏军的雷场前触发了地雷,偷袭变成了强攻,苏军阵地上的机枪和迫击炮铺天盖地地打向正在清障扫雷的工兵联队,工兵联队伤亡累累,联队指挥官川村大佐也在排雷时触发地雷阵亡,但日军士兵确实顽强,在灭顶之灾将要降临之际,仍然踏实于自己的职责,完成开辟进军道路的任务。

夜袭的步兵立即发动冲锋,迅速地接近了苏军的火力点,新到的火焰喷射器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苏军的火力点一个接一个地燃起了熊熊大火,缺乏夜战准备的苏军见势不妙,马上撤出了一线阵地,一颗信号弹腾空而起,正在后面观战的小松原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即命令向关东军总部报捷。

天亮了,日本人夜间的优势当场丧失殆尽,在一阵猛烈的火炮袭击之后,日军惊讶地发现,苏军的BT系列快速坦克已经近在跟前了,夜里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拖上阵地的反坦克速射炮被冲得七零八落,还没有来得及叫一声,就变成了一堆废铁,紧跟其后的是第5机枪旅的步兵,这一下,日军步兵肉搏坦克的可能性也不复存在了,毫无还手之力的日本步兵,不得不撤出占领的苏军阵地,夺回阵地的苏军并不就此罢休,一路从后追击,空中的苏军轰炸机也赶来凑热闹,日军夜袭改变了的战线,被苏军非常轻松地就恢复了原状,日本人白忙了一个晚上,还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昨晚夜袭无功而返的26联队反而成了幸运儿。

当天晚上,轮到昨天的幸运儿倒霉了,天气突然变得非常恶劣,下起了暴雨,26联队和28联队的尾川大队共同组成了夜袭分队悄悄地向苏军149摩托化步兵团的阵地摸去,这一次日军没有任何的炮火准备,而且又是趁着暴雨,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苏军的阵地前。可能是昨晚的夜袭使得苏军有所准备,在阵地前布置了新型的钢丝网,这种钢丝网非常之细,就跟琴玄一般,但韧性十足,轻易是拉不断,布置也非常巧妙,离地10公分左右,直行的会被绊脚,伏行的会被挂肩,而且网状平铺在地面上,还安装有感应装置,当被碰触后,可以发出预警信号,这是当天才布置好的,所以日军还不知道有这东西的存在。

由于头晚夜袭,工兵伤亡惨重,所以这一次没有工兵同行,夜袭的日军碰到了苏军新型的钢丝网后,本来静悄悄的夜袭行动立即被苏军发现。更要命的是苏军已经把阵地前面的地域划分成诺干地块,而且编了号,测定了火炮的射击单元,现在,白天的功课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炮兵接到通报后,按照预先测定好的数据一通猛打,夜袭的日军当即在炮火的覆盖下寸步难进,26联队指挥官须见大佐见此势态,知难而退,7师团的夜袭也就到此为止。

小股部队的夜袭屡屡失手,让小松原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这一次他要运用人海战术了,7月9日,同样是晚上十点,日军召集了所有的火炮对苏军的阵地进行覆盖射击,而且要求步兵各联队投入所有作战部队来一次泰山压顶式的集团冲锋。随着炮火的延伸,近2万名日军端着剌刀冲出了潜伏区域,呐喊着发起集团冲锋,一时间枪炮声、喊杀声震天动地,日军士兵如潮水一般涌向苏军的前沿阵地。

但是,这一次朱可夫也做好了准备,他一方面给前沿部队配发了大量的照明弹和曳光弹,另一方面向防空高射炮部队抽调了12辆大功率的按照灯车,而且还给炮兵配发了燃烧弹,给坦克和装甲车改装了大功率的远光灯,他相信,这一切足以使战场变得如白昼一般。

日军的炮击一停,数几发照明弹升上了阵地的上空,按照灯和战车的前车灯一起射向阵地前的开阔地带,一时间,将近10个平方公里的荒原光亮得如同白昼一般,集团冲锋的日本当场暴露在苏军的火力之下,枪弹、炮弹、燃烧弹、手榴弹如倒水一般向日军的集团泼去,冲锋的日军纷纷倒下,但作风顽强的日军前赴后继、毫不退缩,闪闪亮的剌刀眼看就要抵进苏军士兵的胸膛了,正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苏军的冲锋枪队杀了上来,平端着新式的“波波沙”对准冲上来的日军一通猛扫,打得日军士兵血肉横飞,没有被打中的日军士兵被这种从没见过的武器镇吓住了,纷纷后退,第一次冲锋终于被击退了。

在苏联的二战片中,经常可以见到“波波沙”的身影,就是那种轮盘式弹盒的冲锋枪,当时,这种武器刚开始试验,由于诺门罕地区有实战,便配送到这里来经受实战检验,它一个弹盒能装71发子弹,射击速度是同时期的德国制造的MP40冲锋枪的两倍,非常适合近战。当时正在试验阶段,威力之大,连苏军士兵都没有想到。

第一次冲击失败后,小松原命令炮兵将火炮尽量前移,务必先消灭苏军的照明设备,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准备,火炮完成了抵近转移,苏军的照明设施全部进入了炮兵的射程。一声令下,日军的火炮发出了第二次的吼叫,朱可夫调来的照明车被日军的火炮一辆接一辆地摧毁,坦克和装甲车上的远光灯也被炮弹的碎片陆续击毁。照明设备的损坏大大加速了照明弹的消耗,很快整个战场变得黑暗了,苏军的强大的火力就象失去了眼睛的巨人一样,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了。

日军在黑暗的掩护下,再次如潮水般涌向苏军的阵地,摸黑作战的苏军第149团根本就不是擅长夜战的日军的对手,极度紧张的冲锋枪队员见到站立的人影就端起“波波沙”一通猛扫,结果,很多时候都打在了正要反击日军冲锋的自己人身上。苏军抵抗的火力越来越弱,冲上来的日军越来越多,眼看着阵地就要失守了,团长列米佐夫少校率领团部直属部队向冲进阵地的日军发起了反击,试图将冲上来的日军赶出自己的阵地,但终于寡不敌众,当场阵亡,失去指挥的苏军各自为战,终于退出了一线的阵地。战后,蒙古人将这里的沙丘叫作“列米佐夫山冈”以纪念曾经守卫并阵亡在这里的苏军少校团长。

日军的夜袭终于取得了能够使他们有所安慰的战果,战线向前延伸了2至3公里。

天亮之后,日军才发现,折腾一晚得来的阵地真是一快守之艰难,弃之不甘的“鸡肋”,几乎每一寸土地都在苏军炮火的威胁之下,更可怕的苏军的狙击队员,守在阵地上的日军士兵,经常会发现自己身边的战友突然象被电击了一下,过去看时,只见额头上一个圆圆的小洞,而日军就连子弹从哪里打过来的都不知道。为了对付敌人的狙击手,日军也调来了一批三八式狙击步枪,配备给枪法好的战士,意图对苏军的狙击手实施反狙击,但狙击手的训练决不只是枪法,甚至枪法还是次要的,临时拼凑的日军狙击手根本就不懂得狙击的战术,没有积极转移的意识,经常在一个地方反复射击,结果很快就都成了苏军狙击手的猎物。最后,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让士兵自己小心,请他们记住:“步枪原地射击时间每次不得超过30秒,轻机枪每打完一个点射必须更换阵地,重机枪不得轻易暴露。在任何情况下,绝对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连续待上10秒钟(指暴露状态)”。

被请来观点的德国武官,晚亲眼目睹了日军7月9日这场近乎疯狂的冲锋,惊吓得目瞪口呆了,后来往国内的报告称日军的战术水平还停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初期。

贴主:mjwxn于2020_10_27 22:29:15编辑
贴主:mjwxn于2020_10_27 22:38:33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