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塞浦路斯两国志:一座岛屿,各自表述

2019-12-08 04:02:47

塞浦路斯地图

塞浦路斯,传说中爱与美的女神阿佛洛狄忒的故乡,地中海东部的旅游胜地,但是或许有些人不知道,这座岛屿长期南北分裂,自1964年起便有联合国维和部队驻守。

塞浦路斯卫星图

“两个”塞浦路斯的首都——尼科西亚,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分裂的首都。在分割状态下,南塞浦路斯共和国将首府设在南半尼科西亚,而北塞普勒斯则控制了北尼科西亚,缓冲区也如当年的柏林墙一样,建了“尼科西亚围墙”。

尼科西亚

经历多年纷争,土耳其保护下的“北塞浦路斯”和国际承认的“塞浦路斯共和国”之间的和谈,时常破裂,又时常恢复谈判,统一似乎遥不可及。在世代变迁,二战后的新世界秩序尚未形成的时间点,塞浦路斯抓住了帝国日落的机遇,艰难地获得自决的权利。这个作为恒古以来东地中海最关键的战略要冲之一的小岛,1974年以来付出了分裂的代价。

塞浦路斯地图

如今,这个背负着战争痕迹、种族冲突,以及大英帝国没落后仍然驻守的岛国,希望完整地以新“欧洲身份”重返世界舞台。在希腊裔和土耳其裔塞浦路斯人看见统一曙光的同时,分析这个小岛国冲突背后的复杂性和潜在的危险,对我们亚洲各国多层次冲突容易擦枪走火的险局的一个警醒。

塞浦路斯位置图

▌塞浦路斯在哪里?


塞浦路斯

塞浦路斯,是位于欧洲与亚洲之间的一个岛国,东西最大距离241公里,南北最大宽度97公里,面积9251平方公里,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东部,毗邻欧亚非三大洲,扼东西方交通要冲。隔海相望的邻居有希腊、土耳其、黎巴嫩、叙利亚、以色列、埃及和利比亚,北距土耳其75公里,东距叙利亚100公里,南距埃及380公里,西距希腊最近岛屿270公里。素有地中海“金钥匙”之称。

塞浦路斯岛

首都尼科西亚,位于塞浦路斯岛梅索里亚平原中部,北依横跨岛国北岸的凯里尼亚山脉,西南同青松苍翠的特罗多斯山遥遥相望,是塞浦路斯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也是岛上所有重要历史事件的中心。

塞浦路斯岛是地中海第三大岛,仅次于西西里岛和撒丁岛,海岸线长835公里。北部为狭长山脉,多丘陵;西南部为山脉,地势较高;中部是美索利亚平原。岛上无常流河,只有少数间歇河。属亚热带地中海型气候,夏季炎热干燥,冬季温和湿润。

塞浦路斯岛势力分布图。其中红色为北塞浦路斯,南半浅蓝色为希腊区,中间为联合国缓冲区,深蓝色为英国属地

目前的塞浦路斯全岛境内,共有四种不同的行政区划分属四个主权单位治理,包括:北塞浦路斯土族区,约1/3土地面积的区域。南塞浦路斯希族区,约2/3土地面积的区域。联合国缓冲区,又称为“绿线”,1974年土耳其出兵塞浦路斯后划出的缓冲线,目前由联合国维安部队负责管理。英属基地区,英国殖民地时代留下的地区,共有两处,分别位于该岛南边的亚克罗提利与东南的德凯利亚,英国在这里地设置有军事基地,占地大约254平方公里。

2014年利马索尔狂欢节

塞浦路斯因地处地中海进入西亚地区的要冲,从古至今已被西台、亚述、埃及、波斯、阿拉伯哈里发王朝、乌迈耶王朝、威尼斯及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等外来势力侵略或占领过。公元前333年,亚历山大大帝从波斯人手中接管了此岛。公元前58年起,罗马帝国在这里建立塞浦路斯行省,持续400年。公元395年归属拜占庭帝国。1489年被威尼斯共和国吞并。1571年由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占领,1573年正式割让。1878年起,为英国所管理,英国开始对塞浦路斯长达82年的管理。1925年为英国的直辖殖民地。直至于1960年获得独立,1961年成为英联邦会员国。

塞浦路斯阿依纳帕的海洞

▌强邻环伺的塞浦路斯,英国迟迟不愿放手


1878年,英国国旗在尼科西亚升起,标志着英国开始管理塞浦路斯。

作为欧亚非三大陆的交汇点,早自西元前古典时期,塞浦路斯这个地中海最大的岛屿便已经是各大古典帝国,如亚述、埃及以及波斯的必争之地。从16世纪开始,一直到1878年《柏林条约》将管治权交予英帝国前,塞浦路斯都在奥斯曼帝国的掌控之下;属于少数族群的土耳其裔穆斯林,一直与信奉东正教的希腊裔多数人民,维持相对平和的关系。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在奥斯曼帝国选择和德意志帝国等组成同盟国,与协约国交战之时,英军也选择在同一年正式侵占塞浦路斯。战后1925年,英国更进一步将其纳入帝国直辖殖民地之中,并将塞浦路斯规划为战略基地,以利不列颠帝国在地中海反制意大利在爱琴海军力,保障大英帝国在小亚细亚和北非的利益。其中,塞浦路斯和利比亚东岸以及肯尼亚等据点,作为联合保卫苏伊士运河这个连接英国和印度大动脉的防线,战略价值极为可观。

尼科西亚

但是,随着民族主义思潮在世纪初开始在各国蔓延,塞浦路斯亦渐渐吹起了“回归希腊”的运动,并在1930年代凝聚成为足以挑战英帝国权威的力量。将塞浦路斯视为战略重镇的伦敦,当然无法坐视不理,但是二战之后的英国国力,却也面临大幅衰退的危机,在印度于1947年独立之后的20年内,迅速崩溃。

随着斯里兰卡、缅甸、苏丹等非洲和东南亚前殖民地在五十年代纷纷独立,还沉醉在二战胜利中的英国人民,接连损失了在东南亚以及非洲最具价值的殖民地。面对塞浦路斯“回归希腊”的诉求,伦敦政府不只拒绝,接连三次:分别在1949、1954、1955年,提出让塞浦路斯有限度的“自治”,企图让希腊裔的塞浦路斯人民打消回归希腊的念头。

直到1950年代的末期,希腊裔塞浦路斯人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临。

塞浦路斯国家地图

▌英国的老把戏?两个塞浦路斯:土耳其裔vs希腊裔

趁着英国衰退,以及民族主义运动温和派因为不满谈判无进度而退却,东正教的大主教马卡里奥斯三世在1955年4月授意格里华士上校领导的组织“赛普勒斗士”向英国军营、电台、港口等发动武装袭击。冲突发生后,引起了国际社会关注,同时也让不希望在“回归希腊”后成为二等公民的塞浦路斯土耳其裔感到极度不安。为回应希腊裔的政治运动,土耳其裔则组成了“塔克辛运动”,期盼能依族裔分治。

1956年塞浦路斯危机,EOKA部队与英军在尼古西亚医院附近交战。

民族主义升温也影响了当地警察组成的族裔背景。在赛普勒斗士开始活跃前,塞浦路斯的警察队伍有61%为希腊裔人,但到了1956年末则变成土耳其裔占60%。这主要是因为英国人为应变大量希腊裔警察“脱队”,而开始征召土耳其裔,此举也加深了族群冲突。而在土耳其裔警察人手不够后,英国更从各个殖民地甚至是英国本土征召警察。1958年末,22%的塞浦路斯警察是由英国从各处征召而来。

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蔓延,大不列颠的帝国光环彻底被击碎,衰弱的英国被证明无能力在外交上忤逆美国。还在摸索自己后帝国时代角色的英国,在中东的方针变成了维系北约成员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稳定,以保障中东石油供应顺畅和限制共产主义的扩散。

1958年的夏天,风吹在脸上也是热的,种族冲突逐渐升级。登克塔什——引领土耳其进军塞浦路斯的政治家,在1958年的6月3日,下令设置炸弹,并栽赃给希腊裔同胞。至此,希腊裔和土耳其裔之间的裂痕无可挽回,为往后的分裂埋下伏线。而登克塔什则在日后成为北塞浦路斯的总统。

塞浦路斯地图

▌大英帝国日落西山,希土相争何时了


塞浦路斯美丽的海岸线

土耳其想获准成为欧盟前身——欧洲经济共同体的非正式会员,又是非亚拉伯裔的穆斯林国家,再加上拥有作为苏联和阿拉伯半岛之间屏障的战略地位,英国在塞浦路斯问题上的方针,于是顺理成章地逐步向土耳其倾斜。

左为希腊国旗,右为塞浦路斯共和国国旗。

而希腊也因在1946-49年为了打赢内战,从英国那接受了大量资金和物资,时机敏感所以拒绝与英国撕破脸;同时,希腊和土耳其自从加入北约后,彼此关系稳定,这也让希腊非常不愿意在土耳其南部边境引起事端。因此,塞浦路斯族裔之间武装冲突,就在英国、希腊和土耳其三国1959年2月联手签订《伦敦-苏黎世协议》中,暂告一段落。1960年8月16日,成立塞浦路斯共和国,组成希土两族联合政府。

虽然该协议让塞浦路斯全岛独立,但是在政治和宪法上却给予土耳其裔不成比例的权力。塞浦路斯的“独立”,实际上不过反映了大国间的角力跟利益交换,而非一个真正赋予塞浦路斯和平、稳定国度的框架。

Hatice(右)和Larkos(左)是塞浦路斯的音乐人,经常穿梭南北两地表演,用音乐表达和平理念。

实际上,双方也都只将这只独立协议视为暂时性的契约;土耳其裔反抗组织并未因为这份协议的出现,而停止从土耳其走私军火进入塞浦路斯。另一方面,希腊裔的总统马卡里奥斯则在1963年,以武力威胁要求修宪,这个后来才被披露出来的“亚克理塔斯计划”密室协议,其最终目标是要将整个塞浦路斯归还于希腊,但计划的第一步,却是将塞浦路斯再一次推向战争的边缘。

1963年底,希、土两族因制宪问题发生严重流血冲突。在1964年,以人数胜出的希腊裔塞浦路斯人民,将土耳其裔的同胞赶进穷巷,近3万人的希腊裔军人对阵仅5000人左右的土耳其裔,全面的武装冲突最终被联合国紧急成立的驻塞浦路斯维和部队终止。当时土耳其尝试武装介入,但美国总统林登詹森却不愿见到北约成员国内哄,于是以“如果未来苏联向土耳其攻击,将不予以防御”,阻止了土耳其。

开入尼古西亚的土耳其战车。 1974年土耳其「入侵」塞浦路斯,一岛分裂成两国的局面就此成了定局。

然而,塞浦路斯的情况却未获得好转。1967年希腊军政府推翻民主政府,改行极端民族主义,并且在1974年7月直接推翻马卡里奥斯政权,打算武力接管塞浦路斯。1974年夏天,太阳晒在脸上火热火热的,土耳其援引《伦敦-苏黎世协议》中“保护侨民”的条款出兵,土耳其军队在北部海港凯里尼亚以西12公里的海滩登陆,造成了现在两个互不承认的国家。

塞利米耶清真寺

仅仅是一个小岛国,就包含了三个环环相扣的层面:宗教和种族、地缘政治,以及全球战略大环境;而每一个层面都曾酿成流血事件,甚至触发地区性战争。

Ledras关卡一旁,一条长椅上写着“和平”的墙画

▌一分为二的首都:漫长而崎岖的统一之路

1974年危机虽然因希腊军政府不久后倒台化解,但让土耳其军队得以打着“保护侨民”的名号,自此在塞浦路斯驻扎。1983年11月,土族宣布建立“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至今,依然有35000名土耳其士兵派驻北塞浦路斯。

“两个”塞浦路斯的首都——尼古西亚。双方分隔的缓冲区,也如昔日的柏林一般,竖起了「尼科西亚围墙」。

如果说威尼斯人建的城墙,彰显着尼科西亚昔日的荣光,那幺形式丑陋的停火线则是尼科西亚人心头的一道伤。停火线最初是由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官员用铅笔在地图上莱德拉街上画的一道绿线,后来演变成了南北方对峙的楚河汉界。

这场冲突虽未演变成大规模战争,但是之后谈判的停火协议却实施族群隔离;北塞浦路斯占全岛36%面积,在南方居住的土耳其裔被迁徙到北方,而原本居住在北方的希腊裔,则迁移到南方。据土耳其学者统计,有接近三分一的塞浦路斯总人口在这段期间离开家园。族群隔离让塞浦路斯成为了民族组成极为一致的两个国家,土耳其对于北塞浦路斯的态度也转趋明确——在民族主义者将北塞浦路斯视为同胞之余,土耳其裔的塞浦路斯人亦视土耳其为“宗主国”。

1975冲突虽未演变成大规模战争,但南北塞浦路斯却开始实施族群隔离,并由联合国在中间搭建缓冲区。

经过1974年的骚动,塞浦路斯开始了漫长而崎岖的和谈统一之路。盘根交错的利益、身份认同和政治及外交角力,似乎终于在“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和国际承认的“塞浦路斯共和国”愿意重新回到谈判桌而结束。但是,双方因为战乱所留下的伤痕仍然深厚,土耳其裔和希腊裔人民的互信仍尚待修补,再加上欧盟和土耳其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谈判因而蒙上阴影。

流血冲突除了换来本岛南北分治之外,土耳其对塞浦路斯共和国的敌视,以及对北塞浦路斯的军事跟经济保护,也为统一和谈设下极大障碍。

2004年5月1日,塞浦路斯共和国加入欧盟。

虽然塞浦路斯在地理分类上位于亚洲,但自古与欧洲的人文和贸易往来关系密切。南北分割后的数十年间,南塞浦路斯逐渐转型成一个外向的自由贸易经济体,并于2004年5月1日正式加入欧盟成为欧洲联盟成员国。但此时的北塞浦路斯,经济不仅依然以务农为主,且极为仰赖土耳其的经济援助。据土耳其裔塞浦路斯学者发表的数据显示,直至2005年,北塞浦路斯的人均收入才将要达到南塞浦路斯的一半(49%),在1995年更不过只及32 %而已。

塞浦路斯土耳其一方的地图 1960-1999年

也由于北塞浦路斯是以一个“土耳其保护国”的身份存在,因此不论是军事战略还是民间取态,土耳其或北塞浦路斯皆不容易松口谈统一。而且,统一意味着土耳其收回北塞浦路斯的驻军以及军事干涉权利,少了驻军的筹码,土耳其跟北塞浦路斯对欧盟的议价空间都会大幅降低。

彭塔扎克蒂洛斯山上的北塞浦路斯国旗

欧盟作为谈判双方的靠山和保护伞,近年却深受难民和身份危机困扰,大幅降低了它解决塞浦路斯分裂问题的能力;另一边的土耳其,则是越来越向民族主义靠拢,对欧洲的攻击性甚至越发明显与强烈。面对这样的土耳其,欧盟似乎并未有什幺对应之策。

进入北塞后路边萧条的场景

除了土耳其,塞浦路斯的统一也牵动着欧洲的整体局势。首先,南塞浦路斯本身存放大量俄罗斯财阀的“灰色财富”,但同时作为欧盟会员国,欧盟严格的金融监管将无可避免,这对俄罗斯来说亦不会是什幺好消息。再者,如果塞浦路斯能够统一,就可以开采岛屿北方水域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进而和俄罗斯正面竞争。

联合国缓冲区界线

▌西方摇摇欲坠,俄罗斯虎视眈眈?

南北分裂45年,至今土耳其依然只承认北塞浦路斯,而不承认南塞浦路斯。土耳其的态度也让和谈延伸成为“超国家”的问题:欧盟和北约因为土耳其的态度而难以合作,土耳其和塞浦路斯共和国之间的互不承认,更让欧盟无法起到沟通桥梁的作用。

图为1996年塞浦路斯族群冲突,在英国特殊属地德凯利亚,一群土耳其裔正殴打一名“挑衅”的希腊裔示威者

与此同时,俄罗斯近年也汲汲营营地重建影响力,虽然相较于土耳其,俄国出口利益是一个较不起眼的阻碍,但实质的影响却也不可小觑。

俄罗斯依然是欧盟其中一个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国,仅仅在2015年就供应了欧盟16.7 %的天然气总消耗量。土耳其和欧盟作为俄国天然气最大买家,倘若拥有丰厚天然气以及石油储备的北塞浦路斯因统一成为欧盟国家,俄罗斯的天然气销售将大受影响。

联合国维和部队

2014年俄罗斯宣布兴建“土耳其线”天然气管,这条管线将横跨黑海,链接俄罗斯、土耳与希腊三地,也正好跨越塞浦路斯所在的东地中海。在地缘政治与能源战争的考量下,莫斯科对塞浦路斯统一的意愿恐怕极微。

由此可见,虽然加入欧盟让塞浦路斯共和国得以无惧于土耳其武力威胁,但是要统一的话,还需要欧盟各国凝聚力量,去抗衡土俄两国。而且,虽然欧盟自1978年起便已经逐渐利用经济实力扶持塞浦路斯,先后透过4份横25年的财政协议,给予塞浦路斯经济援助,但是除了第1份的财政协议有约20%的金额流到北塞浦路斯,其余三份超过95%的资助,都只用在南塞浦路斯。

尼科西亚围墙上的小猫。从塞浦路斯远观,欧洲人想象欧盟的边界,和欧盟政治和经济上边界的差距有多少?

但是,在身份政治凌驾一切的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欧盟各国愿意拿出什幺筹码来换取一个穆斯林群体兼土耳其附庸国进入欧盟呢?这就涉及一个更为庞大的问题了:欧洲人想象欧盟的边界,和欧盟政治和经济上边界的差距有多少?

族群隔离让塞浦路斯成为了民族组成极为一致的两个国家。图为塞浦路斯共和国国旗。

统一非易事,塞浦路斯需要的不只是和隔绝在岛另一端的同胞,一起跨越四十余年的隔阂,塞浦路斯更需要的,是一个立场更为坚定、自信的欧盟去抵抗土耳其和俄国的威胁。

宗教、种族、政治永远是冲突的根源,很不幸地,塞浦路斯问题恰恰牵涉到这三个因素。自从南北分裂以来,每一任联合国秘书长都尝试排解这场纷争,可是总是以失败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