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1943年八路副司令被害,毛主席严令尽快破案,事后才知主谋是司令员

2022-08-03 17:05:02

1943年中共冀鲁边军区档案文献中,曾经记载过这么一件血案: 6月30日冀鲁边区领导人在望子岛召开会议,当天几个披蓑衣的匪徒,闯进会议地点直接持枪猛射,冀鲁边军区副司令员黄骅当场壮烈牺牲,其中还包括众多军、政领导。

这件事情引起了115师首长罗荣桓、肖华的高度重视,连毛主席都下了严令:“尽快缉拿凶手,尽快破案!”事后众人找出了主谋,可这个凶手的身份却令毛主席大感意外。


图|毛主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切还得从1943年的望子岛会议说起……
一、袭击

1943年6月中旬,为了应付日军的夏季攻势,中共冀鲁边区党委决定在望子岛上的大赵村,召开一次会议,届时冀鲁边区所有关键领导人都会到场,会议定在15天后。

本来具体事项由司令员邢仁甫与副司令黄骅一起商定,但邢仁甫有事,所有的东西便由黄骅和参谋处主任一起协商,不久会议如期而至,众多领导人齐齐来到大赵村。

会议开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会议上众人交谈了很多东西,时间慢慢推移,黄骅看房间的煤油灯不够用了,便让几个警卫员一起去村民家,借几盏煤油灯,可这时意外突然发生了。

警卫员出去不久,会议室的大门轰然被踹开,几个披蓑衣的人,拿短枪直接开始向屋子里开火,其实黄骅看有人闯进来,便知道事情不妙,可当他把手枪拿出来的时候,那进来的几个人都齐齐朝他开火。

黄骅在牺牲的瞬间才意识到,这些人是冲他来的!

警卫员没走多远,听到枪声后,便立即往回赶,恰好堵住了想要撤退的匪徒,双方激烈交火。一个匪首大喊:“分散撤退!”警卫员一听急了,开始加大火力,连手榴弹都扔出去,有一个匪徒躲闪不及,直接被炸倒了。其余的匪徒看到这种情况,慌忙逃窜,往村子里其他方向跑。

众人顾不上这些匪徒,连忙跑进会议室查看领导的情况,这一看,大家心里凉了半截。正中间的副司令员黄骅身中多枪,早已牺牲,同时没了气息的还有军区司令部参谋主任、锄奸科长、以及几个分区的侦察部长,作战参谋……可以说中共冀鲁边区的领导班子,已经没了一半。


图|黄骅

这时候三分区司令部的侦察参谋,突然吐了一口血沫,断断续续地说:“快...快,抓...冯冠奎!”警卫员一听这个名字,脑皮发麻,这个冯冠奎是司令部手枪队队长,也就是说,这场刺杀是“自己人”做的,警卫员不敢想下去。

另一边,岛上的警卫连已经完成了包围,两个排的战士追逐匪徒,不过由于天色已晚,大家并没有抓获所有人,有几个匪徒在机枪扫射下,被打中留下了血迹,其余的人尤其是那个叫冯冠奎的手枪队队长,钻入了青纱帐(又高、又密的高粱、玉米等),没了踪影。

血案发生后,警卫员立即上报了军区,军区政治部主任立即赶到岛上,一边把伤员、遗体运走,一边让所有部队连夜撤离大赵村,因为那些叛徒肯定会去找日军邀功请赏的。果然第二天清晨,敌人的大部队就赶到村子,展开了扫荡搜索。

部队安顿下来后,军区政治部主任立即上报了115师司令部。一个八路军副司令员的遇难,加上如此多的关键领导人被杀,并且是以这种方式,这是一起天大的案件!许多人群情激愤,誓要把凶手碎尸万段。

司令员邢仁甫得知自己的老搭档黄骅,竟然是这么被杀害的,他悲痛万分下发通缉令,发动边区军民、专员、县长和各级武装,一定要将所有凶手,尤其是那个冯冠奎,捉拿归案。

按理说,邢仁甫为牺牲同志这样做,并不奇怪,而且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可有些人却对他的做法并不“领情”。这是为何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如果不是邢仁甫的“坚持”,可能就不会有今天的血案。冯冠奎本来就是个声名狼藉的土匪,犯下的血债早就够枪毙几回了,可当他投奔到八路军这边时,邢仁甫却要收留他。

当时部队里的很多人都不同意,但邢仁甫坚持要收留他,并且还义正言辞地说道:“要允许别人进步”,不止这样,邢仁甫还把这个冯冠奎提拔为司令部的手枪队队长,当成心腹去培养。冯冠奎也是看自己抱上了“大腿”,便飘飘然了,不仅目无领导、军纪,而且还多出了许多作风问题。

部队里的同志早就不能忍了,多次向军区司令部报告,但被邢仁甫全部压了下来。冯冠奎看这情况,更肆无忌惮了。现在好了,这个冯冠奎竟然胆敢背叛,杀害这么多军区领导。实在令人气愤!不过气愤归气愤,实话实说,事情确实不能全“赖在”邢仁甫身上。

不过就在众人紧锣密鼓搜捕冯冠奎的时候,中央领导却收到了一个惊天霹雳的消息。
二、 真正的主谋

在血案发生的十几天后,这时冀鲁边区相邻近的清河军区,却出人意料向中央发出一封急电——那急电上只说了一件事,杀害黄骅等军区领导的真正主谋是邢仁甫。


晴天霹雳!

收到情报的总部领导震惊了,电报上讲的是真的吗?发电报的人究竟是谁?为什么电报是从清河军区发出来的?

原来,这一切得从军区的一个独立团团长冯鼎平讲起。血案发生的几天后,司令员邢仁甫找到冯鼎平谈话,话里话外透露了几件事情。

一、黄骅排挤干部,已经被我干掉;

二、 回去后带部队,准备跟我一起走(投奔国民党或日本人);

三、 干部中谁要有动静,先崩了再说!

冯鼎平是邢仁甫一手提拔上来的,算是心腹,所以邢仁甫才把所有事情同他讲了,但邢仁甫没想到的是,经过抗日战争的磨炼,以及部队的政治宣传后,冯鼎平的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冯鼎平虽然听完邢仁甫的话,表面答应了下来,可回去后他就把手底下的一众干部,召集起来,商量对策。

有脾气火爆的营长,听完后当下就要掏出枪,去找邢仁甫拼命,众人连忙拦下。这时,党团委书记出了个主意:“我们应该直接向首长揭发,但必须隐秘进行,邢仁甫掌握电台,又掌握军权,不可小觑,咱们应该去清河军区,借用他们的电台向首长联系。”

众人纷纷同意,最后由团政委悄悄赶赴清河军区,其余人暗中监视邢仁甫的亲信,冯鼎平更是及时“汇报”情况,稳住邢仁甫。所以这才有领导收到的那封惊天动地的电文。

情况突然,罗荣桓、肖华等首长虽然惊骇,但也快速做了安排。他们电令清河军区政治部主任带电台秘密赶往独立团驻地,先稳定战士躁动的情绪,再稳住邢仁甫,配合冀鲁边区党委,准备实施抓捕。·

就在计划紧锣密鼓安排后,一件意外的事再度出现。

原来冯鼎平获悉,邢仁甫已决心叛逃到日本人那里去,并且不久后,日寇便会派船来接他。看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军区首长立即取消原先“待时而动”的计划,要求抓捕行动立即开始。


清河军区政治部主任星夜奔驰,赶到了独立团驻地。来不及休息,他立刻召集了全团连以上干部开会,并且把邢仁甫叛逃,杀死同志的事情,全部宣告了出去,最后他向众人布置了抓捕任务。

先把保密工作做好,切记不可透露风声,使邢仁甫有所发觉。此外,要把岛上所有的退路把好,不能让叛徒跑掉……就在抓捕行动秘密展开时,一个秘密女特派员也悄然出发。

这个人究竟是做什么的呢?
三、抓捕行动

还记得前文说的吗?邢仁甫毕竟是冀鲁边区的司令员,一旦动手,他完全有可能混淆视听,让战士自相残杀,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双管齐下”,一边安排独立团行动,另一边就是派出特派员告知冀鲁边区党委,邢仁甫已经叛变。

这个特派员必须要经过日伪的层层封锁,还要经过邢仁甫的控制区域,可以说是极度危险的一个任务,而且这个特派员必须要有坚定的立场。在一个个人选都被否定后,最后这个任务落在了,正在党校学习的冀鲁边区干部科科长朱凝身上。朱凝接到任务后,义无反顾出发了,她顺利把情报送到。

一番波折后,冀鲁边区党委的领导终于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他们十分意外,把朱凝带来的书信看了好几遍,才终于确定,他们的司令员邢仁甫真的叛变了。很多人群情激愤,都喊着要把这个“贼喊捉贼”的叛徒,抓住枪毙,冀鲁边区党委书记也召集领导班子,商讨如何抓捕、惩处这个叛徒。

但事情可没有这么简单。

邢仁甫不但是军司令员,更是冀鲁边区战时行政委员会主任,一旦抓捕行动开始了,恐怕会造成混乱与恐慌,而且军区警卫部队大多是跟着邢仁甫出生入死的,一时间恐怕接受不了邢仁甫叛变的消息。所以领导人思来想去,决定调集外面的三分区部队,配合清河军区政治部主任带领的独立团,执行这次任务。


恰好这时传来消息,在望子岛上的邢仁甫,邀请党委领导上岛,说要商谈后面的工作安排,边区党委领导自然知道他打什么算盘,但众人商议,直接将计就计,利用这机会一举抓捕他……大家先找理由把开会的地点从岛上换到了陆地上的村庄,然后立即把部队调集过来。

不过大家没想到的是,邢仁甫把商定好的时间提前了,三分区的部队和独立团的部队恐怕不能及时赶到,如果拖延时间的话,邢仁甫怕是就会察觉到,在这个关键时候,领导当机立断,决定利用现有人马直接抓捕。

计划是这样的:

警卫部队的一个连直接包围村庄,然后发动了县区部队,把周围的小路关卡堵住,防止叛徒逃跑,等邢仁甫进村了,大家就立刻行动。先把邢仁甫的警卫人员分开,然后党委人员带警卫进去把他们的武器下了,再把邢仁甫叛逃,并且杀害黄骅等人的事情,告诉这些警卫。

此外只要邢仁甫一进会议房间,等待在周围的手枪队立即围上去,把房间堵住,不准任何人进出,有强闯者,直接击毙。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所有准备完毕后,众人平定心中的情绪,暗暗等待邢仁甫的到来。当天傍晚,邢仁甫如约而至,而且十分幸运的是,他没有带很多警卫,众人松了一口气。但就在众人以为,计划会慢慢按预先设定的那样进行时,中途出现了意外。

邢仁甫带警卫刚进村口时,突然抓捕部队中有人率先开枪,导致双方部队开始交火,邢仁甫听见枪声,立即就知道出事了,于是连忙在自己警卫部队的掩护下,逃出了村子。

一开始,邢仁甫警卫部队中的有些战士以为是日本人,但后面他们发现追他们的人竟然是自己同志,于是便停下了脚步,准备往回走,邢仁甫脸色狰狞打倒一个后,便独自跑了出去……

邢仁甫自知事情败露,便玩命跑向海边,他到了一个路口时,又从一个不知道情况的战士手里骗到了一头毛驴,趁天色已黑,骑着毛驴一路狂奔,还真的逃了出去。


搜查部队看邢仁甫已经跑远,便立即报告了边区党委。边区党委立即做出了如下安排:

先是让人带着部队,以及亲笔信,火速赶往望子岛,向那里的部队宣告事情的真相,并且把那里的部队带回来。第二个就是,以边区所有领导的名义,向各地军委、地委,通缉邢仁甫,宣告邢仁甫的叛逃;最后一个就是,向所有边区军民发出警告,务必提高警惕,凡有调动部队的命令,需要军区政委,以及党委书记的签署。

这个消息一公布出去,无疑引起了冀鲁边区极大的震荡,可谓是哗然一片。不过好在冀鲁边区的领导处理及时,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置好了,不久后,冀鲁边区又恢复了原先的安定。

但事情还没有完,副司令黄骅以及众多冀鲁边区领导人被害的这桩血案,还历历在目。主谋虽然被找到,但他们还没有受到该有的惩罚。正如那句话说的,站在人民对立面上的人,必将灭亡。
四、 终局

首先是那个罪恶满贯的冯冠奎,那天会议他动手射杀黄骅逃出去后,便一直躲在海边,邢仁甫最开始同他说,一旦成功,便给他钱,更让他当大官,可冯冠奎暴露身份后,邢仁甫便直接不管不问了,还亲自下发通缉令,准备“卸磨杀驴”。

冯冠奎知道后,激动不已,直接到处宣传是邢仁甫让他做的,消息还没传开,邢仁甫便得到情报,他直接把冯冠奎弄到了岛上,后来又直接送去了日本人那里,还给了他一大笔钱,所以冯冠奎一直在日本人的庇佑下,这才没被八路军战士抓住。

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天生“反骨”的冯冠奎,多次反水后,惹恼了日伪,那些人直接抓住他,给他灌下毒酒……


那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邢仁甫呢?

邢仁甫从村子里逃出生天后,便想着回到自己的“老巢”望子岛,不过他到了岛上接触心腹才知道,边区的党委已经率先抵达,并且公开了他的罪行,邢仁甫不死心,派人散布谣言,希望能把局面搅乱,可他注定要失望。

看不能再挽回了,邢仁甫便想直接坐日寇的船逃出去,可没曾想,日本人却一口拒绝了,因为他之前和鬼子谈条件的时候,说自己可以拉走四千人,可日本人一看他现在这个情况,只有岛上的几百人,日本鬼子当即让他筹齐人数后,再把他送走。

邢仁甫大怒不已,可别无办法,只好转头靠关系找到了国民党那边,他带几个心腹和老婆,在一个深夜偷偷离岛,奔赴天津,他准备先在国民党那里安顿好,再回到岛上,把所有兄弟带走。

可当邢仁甫兴冲冲拿着“挺进第一纵队司令”的委任状,赶到岛上时,他才发现这里早就“人去楼空”,所有人回到了边区。邢仁甫不得已,只好孤身一人当了这个纵队司令。

投敌了的邢仁甫开始周旋于国民党反动派与日寇间,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他献出所谓的《剿共灭匪计划》,拿到了一个“剿共司令”名头。不过,他越这样做,越接近死亡的终点。同邢仁甫一起叛逃的人纷纷落网后,邢仁甫最终也没能逃出制裁。

1949年天津解放,逃亡多年的邢仁甫终于被解放军抓获,被送到了万人审判大会上。一声枪响后,邢仁甫倒在了血泊里,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