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唯美

陈容以画龙名满天下,做人也如天龙,大不与人同

2021-05-03 17:05:04

陈容,生卒年不详,字公储,号所翁,福建长乐人。

陈容是南宋理宗端平二年(1235年)的进士。是时,公元1233年九月,蒙古大军兵围金国小朝廷最后的驻地蔡州,却被金军挫败。不久,围困蔡州的蒙古军粮草不济,加上蒙古大军主力分散在各地镇压金军残部,蒙古帝国向南宋求援,发出了联合灭金的邀请。

北宋“海上之盟”的教训历历在目,南宋君臣面对蒙古请求结盟灭金,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把持朝政的权相史弥远早已卧病在床,就在这时,他突然拍板决定联蒙灭金。由孟宗政之子孟珙携三十万石粮草,统率两万精兵参与蔡州之战。经过了两个多月的苦战后,孟珙亲率大军于公元1234年正月初十攻入蔡州城,随即接应蒙古大军入城,宋蒙联军与金军展开了惨烈的巷战。不久,金哀宗见大势已去,便传位金末帝完颜承麟后自缢而死,仅一个时辰后,金末帝完颜承麟战死,金国覆灭。

南宋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孟珙抢夺了金哀宗遗体以及象征皇权的印玺、仪仗之后,便率军南撤。蒙古大军也撤回了黄河以北,河南地区成为了无人设防的占领区。刚刚从史弥远手中拿过政权的宋理宗正踌躇满志,想一展拳脚,做出一番大事业,便命京湖制置使史嵩之将部署于荆襄一线的京湖军推进到了信阳、唐州、邓州一线。

赵葵、赵范兄弟提出了北伐河南,收复故都的建议。

宋理宗十九岁登基,二十九岁才得以亲政,这期间的十年都生活在史弥远的阴影之下,天下只知“史相”,而不知“理宗”。所以,宋理宗急于做出成绩,想要向天下人展示自己的能力,宋理宗下旨北伐,“端平入洛”发生了。命赵葵率六万两淮军主力北上河南,收复“三京”,据关守河。赵葵原计划是出动十五万大军,由荆襄地区出兵,这样才能确保这场军事行动万无一失。现在从两淮出军,是劳师远征。结果,导致后军溃败,全军粮草辎重全部留在了河南。

次年,蒙古以此为借口,拉开了宋蒙之间四十年的战争,南宋重蹈了北宋“海上之盟”的旧路,一个坑里跌了两次。

陈容就在此时踏上了仕途,开始了他的官场生涯。他为官多为地方官,知平阳县时,陈容与当地名士论文讲艺,敷绎大义,士子们在他的带动下,学习激情都特别高涨。陈容曾为国子监主簿、福建莆田太守,官至朝散大夫。平阳令。在平阳时,陈容主持修筑道路,增议赈贫伞,兴修学宫。从最简单、最容易的事务中入手,并且政修务举。闲暇之时,陈容则与佳士们论文赋诗,凡山川胜迹,多留题咏。陈容有《赋横舟二首》,诗云:

其一

古悲歌,泪如血,

渡河无船气欲绝。

古非歌,

泪如泉,

河激汤汤声彻天。

峨舸大艑载琛贝,

锦缆迷楼催管弦。

人生苦乐不相等,

风波血刃蛟流涎。

神虺九首能三足,

巨鳌独怒群帝迁。

纵有扁舟竟何往,

乘桴意在沧洲上。

只缘辙朽无人知,

入海居夷每惆怅。

三间破屋名横舟,

三呼不答江水流。

一帆径渡溯天去,

不系斜阳古渡头。

其二

黄头子,

捩柁听吾语。

三老驾三翼,

叠鼓峭帆看风色。

一千水,归黄河,

世无客星泛灵槎。

恒河水,

波斯匿王母将去,

六十年间成坏故。

性无生灭河水似,

黄面瞿昙以筏谕。

长淮水,一箭许,

边城白骨多于土。

年年调舟已成泥,

寿蔡孤城付朝暮。

岷江汉源天上来,

一夕不保如风埃。

重庆今为天下首,

汉中不复言规恢。

朽木为舟土为楫,

白波如山水皆立。

当时商家畚筑子,

梦里撑船济川去。

只今无梦岂无舟,

水浅都非泊舟处。

嘉熙(1237~1240年)年间,陈容通判临江州事,以才名受知于宋理宗,入为国子监主簿,官至朝散大夫,做上了京官。他的从政之路本来已经踏上了捷径,可是因酒误事。

当时,贾似道当政。贾似道论资历与陈容同年入仕。陈容是进士出生,贾似道以门荫入仕,说起来陈容比他略胜一筹。贾似道三年以后才登进士第。不同的是贾似道有个好姐姐,是宋理宗的贵妃。贾似道很快爬上了权力中心,他在权力中心安营扎寨后,急需人才帮助他襄理政务。他和陈容年岁相当,从政路上虽无交集,但是,也听说过陈容有才,欲招致幕下为其所用。陈容酒喝大了,出言总是卑侮贾似道,放在别人早就受不了,贾似道还是有气量的,“亦敬而不怒”。鄂州大战之前的贾似道是能臣干员,在抗击蒙古人的第一线。他仅仅只是让陈容出知兴化军。

陈容与贾似道交恶,是因为一首诗。陈容诗文豪壮,当时就就很出名。陈容写了一首《洛溪中兴颂》诗,直指贾似道与贾妃的裙带关系,得罪了权奸贾似道后,才辞官回到长乐隐居。与告老还乡的翰林陈合、太傅陈俞等人日相往来,文酒诗会,寄情于山水之间。他在《洛溪中兴颂》中写道:


银旗金甲渡巴西,

灵武城楼已万几。

一札祗闻元帅命,

五笺合待使臣归。

未闻请表更追表,

且看黄衣换紫衣。

天性非由人伪灭,

何缘尚父结张妃。


六等胜如诛独柳,

二张纵活亦何颜。

太师死后犹书法,

水部刑章托颂间。

最忆海青投乐器,

绝怜甄济隐青山。

中兴碑下奸臣惧,

天道何尝不好还。

陈容自幼胸怀奇志,颇负才艺,其书法亦如其豪壮诗文,力度与气势表现了豪壮之美,陈容尤以画龙而盛名于世。

陈容画龙往往是举笔信手涂抹,从容自如。所画之龙,栩栩如生,雄奇魁伟而又变化多端。而且他画龙往往不画整条,或画龙首,或画龙爪,忽隐忽现,似闻其声,如见其形,且泼墨成云,喷水化雾,神妙无比。

陈容的作品《云龙图》轴是存世真迹巨幅杰作,绢本墨笔,纵201.5厘米,横130.5厘米,右下自题诗款:“抉河汉,触华嵩。普厥施,收成功。骑元气,游太空。所翁作。”藏广东省博物。《云龙图》轴是存世真迹巨幅杰作,绢本墨笔,纵201.5厘米,横130.5厘米。图中浓滚乌云,疾速钻出一龙头,角浪凹峭,目深鼻豁,阔口长须,爪痕奋攫,突目生威,森然可怖。刻画了传说中的龙威严、神秘。构图虚实相映,有张有弛,气势惊人。

龙是中华民族虚拟的动物,无具体形象,全在想象。龙生九子,掌握风雨雷电。中国人对龙都寄予了多种想象,更被封建帝王推崇,并自许以龙。陈容的《云龙图》便生动传神地彰显出画家写实与想像俱备的超凡能力。戴表元在《剡源集》中赞其为∶“微澜细霭,弥漫通幅”,而“略具麟鬣,点染精致。”

陈容于中国美术史上占有重要一席,他的“所翁龙”成为后人画龙的范本,倍受人们的追捧。陈容不仅擅画龙,还擅长画松、竹、鹤,偶亦画虎,垂老笔力简易精妙,故世有“所翁龙”、“所翁鹤”和“所翁竹”之称。在当时,达官显贵、文人骚客以能得到“所翁龙”而倍感荣幸。以玩弄权术、巧取豪夺而着称的奸臣宰相贾似道,一世搜刮金银珠宝、珍奇古玩无数,然而,他至死也未能讨到一幅陈容的“所翁龙”。

陈容传世作品有《霖雨图》轴、现藏故宫博物院;《墨龙图》卷,现藏广东省博物馆。海内外所藏署款为陈容的画龙作品共有22件:中国大陆及台湾地区共11件,海外11件。

元代虞集在《道园学古录》提到陈容画龙,对他的一段话题话做了解释:“君子受民社之寄,岂以弄戏翰墨为能事哉!其必有托兴者矣。吾闻君子之治乎斯民也,作而新之,如震斯惊,时而化之,如泽斯溥,于以致雷雨满盈之功,于以成天地变化之造。是故勇以发至上之心,诚以通至神之迹,则善体物者矣。欲观龙之所以为龙,陈侯之所以妙,试以此求之也乎!”

陈容的《墨龙图》,一条四爪巨龙曲颈昂首腾跃于太空,阔口长须、须目怒张、肘毛如剑、鳞锐利,爪痕奋攫,硕长而矫健的龙躯搅动云气,颇具凌驾于九重天外的磅礴之势。其笔力雄健,虚实相宜,画家用粗劲的线条勾画出龙的轮廓,以浓淡墨色晕染主要部位,使龙的形象清晰突出。而笼罩其身的云雾,施以淋漓的水墨,连笔迅捷,不露笔痕。几笔渴墨扫出的漩涡,形象地表达了腾起时的劲疾风势,有力地烘托了龙行云布雨的神力。

陈容还有一弟陈珩,受其影响,亦善画龙,并擅作水墨枯荷、折苇、墨竹、虫鱼、蟹鹊,且极有生意。

卢秀辉有《古风?赞陈容》一首,诗云:

专心画事已暮年,

不与权相成投缘。

残月晓风杨柳岸,

霸气龙腾飞满天。

总把画法入桐蜡,

且将闲人登画船。

不学当年林和靖,

酒后小屋伴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