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唯美

敬礼,时尚摄影的画笔情结

2021-05-03 17:05:03

时尚摄影上限在哪儿?没人能说清楚。但再不羁张扬的摄影师都有自己心中的朝圣地,或许是某位大师、或许是某个流派,他们在向谁致敬?

让传世名作重生

致敬对象:分离派大师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镶嵌风格的绘画艺术。

摄影师Moises González在为西班牙《AE》杂志拍摄的一套时尚大片中,通过集合数码摄影、插图、化妆、发型设计及造型艺术的创造力,重新演绎了《阿德勒·布洛赫鲍尔的肖像》、《吻》和《处女》等这样的杰作,将当代时尚的娱乐性和开放性趣味植入他的摄影作品。


凸版版画的视觉幻象

致敬对象:Pierre Bonnard与Edouard Vuillard两位19世纪纳比派杰出画家。

摄影师Erik Madigan Heck 拍摄的2011年秋冬系列大片相当具有结构主义观念,他用强光加柔光强调出整体的平面化、基调的稳定感、以及色彩流动的韵律感。当很浅的景深消除掉空间立体维度、背景与时装完美呼应、模特与环境相融合后,就达到了一种类似凸版版画的视觉幻象,使照片具有了非常强烈的装饰性效果。

来自拜占庭的古典气息

致敬对象:西班牙画家艾尔·葛雷柯融合了拜占庭传统与西方绘画的风格。

西班牙时尚摄影家Javier Vallhonrat原本就是画家出身,他在自己的摄影中总喜欢带着一股浓浓的西班牙味,影调细腻、性感、而且色调极为浓重浪漫,同时也糅合着19世纪末艺术的灵感。


立体主义进行时

致敬对象:杜桑的立体主义风格。

意大利摄影师Marco Amico为意大利版的《Vogue》拍摄的大片启用立体主义式的创作风格,通过多重曝光技术令这些被解构了的服装大片成为一件件的艺术品,赋予了时尚影像一种全新的内涵与意义。作品基调均呈现为怀旧的深褐色,背景简洁,画面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