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女性

钟南山母亲 一个不寻常的女子

2020-05-23 15:00:09

 

2020一开年,因为“新冠”的爆发,

钟南山三个字,又成了焦点,

而你知道吗?

造就今天钟南山的,

是他的母亲廖月琴。

这个女人曾如此厉害,

单她自己就足以成为传奇,

曾如此伟大,

为我们培养出一个国之栋梁,

又是如此不幸,

人生遭到最痛的结局.......

 

 

 

 

1911年,廖月琴出生于鼓浪屿廖氏家族,声名显赫,在鼓浪屿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廖月琴曾祖父廖宗文,白手起家开创基业,廖宗文有四个孩子,廖清霞、廖悦发、廖天赐、廖天福。 而廖悦发正是廖翠凤的父亲,林语堂的岳父。当时,廖家几房人全都住在一起。而廖月琴的爷爷是三房廖天赐,月琴父亲廖超熙,

是与廖翠凤同一个屋檐下长大的堂兄妹。

 

  从这个大院走出来的女儿们,不光嫁的夫婿不一般,生的孩子也都不一般!请看这张表,她们培养出的下一代,有钢琴家、声乐家、医学家......

堪称“精英豪门”。

 

  钟南山和他的鼓浪屿亲族,人才辈出,毫不夸张。 廖月琴的父亲廖超熙,下过海经过商,思想超前,母亲谢淑媛出自大家族,温柔贤惠,能识大体。生在这样的家庭,廖月琴举手投足之间尽是气质,

她,从来就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廖月琴(右一)与父母、手足的全家福  年少时,廖月琴在当地毓德女中读书,而后考了协和高级护校,在那个年代,像她这样出身富贵之家的女子,极少有愿意从事护理专业的,毕竟这一行在当时看来是伺候人的事,堂堂大小姐,怎能去做这样的事呢? 然而廖月琴何等样的女子,只要自己喜欢,就不会在意任何人的指指点点!

事业如此,择偶亦如此。

 

  在协和就读期间,她更是遇上了一生挚爱钟世藩。钟世藩,虽是协和医学院高材生,然而家庭清贫,尤其是他比她大了足足十岁!门不当户不对,年龄又相差不少,但廖月琴就是认定了钟世藩,那年,

23岁的廖月琴与钟世藩结婚。

 

  钟世藩与廖月琴的结婚照 1936年10月20日,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这一天,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在南京中央医院出生了。 看着孩子可爱的模样,廖月琴为孩子取名为:钟南山。巍巍南山,气势雄浑,多年后成国之柱石。 廖月琴夫妇,从两人世界到三口之家,令众人艳羡,

可是,幸福的日子,总是很短。

 

  钟世藩与廖月琴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南京沦为炼狱,灾难也降临在钟家。钟家不幸被炸塌,廖月琴与丈夫好不容易逃出,一回头却发现:儿子不见了! 对于一个母亲而言,儿子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廖月琴放弃了逃生,扑向已成废墟的房屋,她一直抠扒下碎石瓦砾,一边撕心裂肺地呼喊,双手成了血手,指甲都被碎石刮裂,她竟像毫无痛觉一般,疯狂地继续扒石头,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最终,在一片瓦砾堆里,他们发现了钟南山,那会,钟南山已经脸都变黑了,再晚一会儿......世上便再无钟南山! 是廖月琴,以无比坚韧的母爱,给了钟南山第二次生命,

给了中国人一个脊梁!

 

  之后一家人离开南京,颠沛流离到达贵阳。此时的钟世蕃,担任贵阳中央医院的院长兼儿科主任,廖月琴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因为工作原因,钟世藩经常忙得脚不沾地,家里一切都是廖月琴打理,尤其两个孩子的教育,

廖月琴以言传身教。

 

  曾经,廖月琴是家人捧在手心的公主,嫁到钟家后,贫困的日子,一言难尽,住的是破烂茅屋,粗茶淡饭有时都吃不上。但廖月琴的心却异常平静,无论生活如何风浪,她始终兵来将挡,水来土埋! 钟南山上小学时,学习成绩很差,还留过两次级,记得在五年级的时候有一次考试,他偶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廖月琴很高兴对他说:“南山,你还是很不错的啊!” 钟南山微笑着说:“那时,我觉得妈妈一下子发现了我的一个亮点,我有了自尊心,觉得有人赞美我,从那时起我就开始认真读书了。” 廖月琴还常常陪着两个孩子玩耍,给他们讲书里各种故事,希望孩子们,能够先从故事中体会到人生百味。 

钟南山说:“早年间,

母亲曾答应给我买辆自行车,

过了一段时间我自己都忘记了,

可没想到,在家里最困难的时候,

母亲仍咬牙兑现承诺,

给我买了一辆自行车,

从那时起,我就记住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只要你答应的事,

就一定要做到,

这就是妈妈教给我的。

我现在对我的孩子也是这样,

要幺不答应,答应了我就一定要做到。”  

1955年,钟南山考上北京医学院,

当时他一个同学考上了北大,

问钟南山说能不能借给他一些钱。

钟南山告诉了母亲,

廖月琴沉默了,

因为为了钟南山读书,

家里已经把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

日子特别拮据。

廖月琴很为难地说:“南山,你不知道,

我们为了准备你的钱都很困难了,

实在没办法了。”

 

可没想到几天后,

廖月琴将皱巴巴的20元钱给了钟南山,

叮嘱他一定要交给那个贫困的同学,

钟南山说:“那20元,来的很不容易,

那几乎是我们家两个月的生活费。”

 

 钟南山还说:

我对人的同情心是从妈妈那里学来的, 钟南山那强烈的自尊心,同情心、责任心,便是从母亲那儿继承过来的,

“我到现在还记得,

妈妈是怎幺对待其他有困难的人的。”  新中国成立后,廖月琴担任,中山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她还是广东省肿瘤医院创始人,

为中国医学事业,鞠躬半生。

 

  为了能做好工作,廖月琴去上夜校,读的书都是关于解剖、肿瘤的,他就问母亲,学这些干嘛,都半百之人了。廖月琴的一番话,令钟南山留下很深印象:我要当肿瘤医院的院长,总不能连肿瘤是什幺,都不知道。干一行,爱一行,干一行,懂一行。这,就是廖月琴的言传身教。 然而,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子,这样一个优秀的母亲,却在那十年运动中,没能逃脱厄运。1966年7月,时任中山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的廖月琴,因不堪折辱,用自己结束生命的方式,展示了一个知识分子的钢筋铁骨。 士可杀,不可辱! 临终前的她,不知内心该是多幺的凄凉与无奈?毕竟她拥有爱人,子女,她只有56岁,

人生还远远不该结束啊。

 

  母亲的离去,是钟南山内心难以言说的痛。事后多年,谈及这段往事,他仍在感慨,母亲去世时才56岁,她走得太早了。钟世藩也没能逃脱厄运,身为儿科泰斗,他失去了医生的工作,被指派到儿科洗奶瓶,不能出诊,不能搞科研,已是古稀之年的钟世藩即痛心又无奈。父母的遭遇在钟南山的心上,

留下了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

 

  而妻子的含恨离世,使钟世藩悲痛不已,钟世藩将妻子的骨灰,一直存放在他的卧室里中,陪伴了自己整整12年,这其中款款深情,无人能懂。 1987年6月22日,钟世藩离世,在逝去的前几天,他叮嘱儿女,一定要把他的骨灰与妻子混在一起,

同时投入大海中……

 

  一次赞许慰生平,母爱泪染九重九,她是才女、是名医、更是慈母,家庭的风貌和精神,会沉淀在一个人的血脉深处,构筑起一个人的三观,是她成就了钟南山:生活虐得千万遍,依然爱国赤子心! 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三山镇毒。医者心,仁者心,中国心,齐心抗疫。感谢钟南山一家,为中国医学事业做出的贡献,感谢钟南山,耄耋之年挂帅,支撑起全中国的希望! 

坐而论道,道尽天下风流人物

杯酒之中,笑谈人间悲欢离合


贴主:hgao于2020_03_02 11:51:33编辑

上一篇:她是什幺人间芭比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