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唯美

纪念|画家陶冷月诞辰125周年,他的民国“写真”日渐清晰

2020-07-22 19:00:29

2020年是画家、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原馆员陶冷月先生诞辰125周年。“澎湃新闻·艺术评论” 曾刊文介绍过他鲜为人知的摄影实践。

近年,陶冷月之子陶为衍在资料整理中发现, 原被认为是陶冷月拍摄的《泄滩纤夫》等照片并不出自其手 ,应推定为陶冷月摄影收藏。此外,1926-1928年,陶冷月在民国报刊上发表的摄影作品,也被逐步发现,画家的民国“写真”日渐清晰完整。


陶冷月在1926年

陶冷月(1895-1985)是位画家,他以融汇中西的“新中国画”享誉画坛,然而他的摄影实践却鲜为人知。他去世后在众多遗存中发现有十来个装有老照片的旧信封,上面写着长沙、衡山、川江、雁荡等地名,而这些地点都是他当年的游踪所至。其中一个信封上写着“苏州,处女作,1923”的字样,可见他开始涉足摄影活动是在1923年。


装有老照片的旧信封

起初这些照片被我仅作为他的遗物保存着,直到2014年复旦大学新闻学院顾铮教授见到这些照片后,指出这是他见到的最完整的中国画家早期的摄影作品,对地方史、民国摄影史,以及绘画与摄影关系等的研究提供了大量原始素材。不久,他编集的《取景神妙——陶冷月民国写真》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书中他还撰写了“离摄影真谛最近的——记陶冷月的摄影实践”一文作研究介绍。


《取景神妙——陶冷月民国写真》 2015年10月出版

这些照片在结集出版予以图注时,遇到了难题。虽然有些照片上印有地点及年份,如拍摄于长沙的一组照片上,印有 “1925”字样,及“长沙天心阁”、“长沙岳麓山下爱晚亭”、“岳麓山下翠香亭”、“岳阳楼”等地名,还有用他名字的英文缩写组成的图案,这些都没有问题,但大部分照片均需核实其拍摄地点,为此就请教各地的专家学者帮助考证。


长沙天心阁 1925年


长沙岳麓山爱晚亭 1925年


岳麓山下翠香亭 1925年


洞庭湖远眺岳阳慈氏塔 文庙 洞庭庙 南岳庙 天主堂 二医院 教堂 岳阳楼等 抗战时被日军炸毁 1925年

苏州的照片请苏州档案馆考证,又请苏州老照片陈列馆谭金土先生审阅,他把误放在无锡梅园的奇石照片归正为苏州狮子林,再经狮子林管理处核对后得以正名。


陶冷月与黄宾虹等在无锡梅园天心台 1928年


狮子林立雪堂前狮形太湖石 1925年


狮子林立雪堂前三脚蟾蜍形太湖石 1925年

湖南的照片由湖南图书馆沈小丁研究员相助,其中一张有我前母和大姐正在走向挂着“江汉茶酒楼”招牌的楼阁照片,经他和岳阳图书馆秦利群证实为武汉的奥略楼,再请黄鹤楼管理处核实,此楼系1907年在黄鹤楼遗址上重建的奥略楼,1957年建长江大桥时被拆除。


武汉奥略楼 1933年

另一张印有“古黄鹤楼”四字的照片,经查古黄鹤楼毁于1884年,不可能是陶冷月所摄,请武汉市档案馆考证,系洋人在1884年前拍摄的极其珍贵的影像史料,因不列入陶冷月的摄影系列,我就将该照片捐赠给了武汉市档案馆。


2014年4月23日《长江日报》刊登“我市获赠百年前黄鹤楼珍稀照片”。

川蜀的照片有一百多张,请教了重庆图书馆和中国三峡博物馆,予以标注地名,其中一张川江照片在崖壁上标有“WM”字样,原来是航道的水标。


川江水标

1928年元旦,陶冷月在常熟虞山公园举办画展,为此我带了画展时拍摄的照片去虞山公园管理处求证,他们说虞山公园建于1931年,怎幺会提前了三年?又去常熟图书馆找当年的报纸,只查见1928年陶冷月画展的报道。最后在常熟档案馆,经沈秋农先生根据照片中辛峰亭和雅集亭的位置,才定位这虞山公园房子就是当年的逍遥游,再查逍遥游的史料,见《常熟地方小掌故》记载逍遥游“1920年改为虞山公园……”。


丁卯常熟虞山公园画展

顾铮教授编集的影集从八百多张照片中选录了六百余张,2015年10月出版,年底的《中国摄影》杂志又作了专辑介绍。此后在上海文史研究馆、长沙图书馆、中国三峡博物馆等处举办展览。苏州档案馆、中国三峡博物馆还分别编集了《溯流光——陶冷月姑苏民国写真》和《光风霁月——陶冷月绘画与民国摄影》。展览、出版把陶冷月的民国摄影推向了社会,得到了众多学者和摄影爱好者的关注。虽然出版前做了大量的核查工作,但还是出现了不少差错,有些拍摄地点应予以更正,有些照片不是陶冷月所拍摄,这些相识与此前不相识的友人,对这些照片的考证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如《泊舟集镇》、《江南庭院》、《山坡宅院》、《古塔》、《山居》被常熟的张军确认是《常熟西门湾》、《常熟之园》、《常熟乾元宫》、《雷峰塔》、《天平山白云禅寺》。


常熟西门湾 1926年


常熟之园 1923年


常熟乾元宫


杭州雷峰塔 1923年


天平山庄 1925年

更重要的是有行家指出,川蜀的照片中有几张曾出现在日本人在大连出版的《亚东印画辑》,不是陶冷月所摄。去年,北京影易拍卖公司为我提供了日本东洋文库收藏的《亚东印画辑》、《亚细亚大观》共四千多张照片的电子版,经过一一对照,发现《泄滩纤夫》、《新堤江边渔者》、《风箱峡》、《奉节县城》、《钟乳洞》、《巫峡》、《崆岭滩》载印画辑第二辑第24至26回,《万县江边洗衣者》载第三辑第29回。


《泄滩纤夫》亚东24回


《风箱峡》亚东二辑25回


《新堤江边渔者》亚东24回2图


《奉节县城-夔府》亚东二辑24回


《钟乳洞》亚东亚东二辑26回


《巫峡》亚东二辑26回 (2)


《崆岭滩》亚东二辑26回


《万县江边洗衣者》亚东三辑29回

这几张照片是刊载于1920年代的《亚东印画辑》,而陶冷月是1932年秋应四川大学教育学院之聘赴川的,所以这几张照片肯定不是他拍摄的。东洋文库收藏的《亚东印画辑》并不齐全,还需寻找遗漏的印画辑或其他未知的出版物予以比对。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信会有更多的行家参与比对,让这些照片的背景资料更为清晰。

至于陶冷月的摄影作品在民国报刊上发表的情况,也逐步被发现。除了1926年5月16日《上海画报》刊载周瘦鹃的《天平俊游记》一文中提到陶冷月为游侣留影,并刊载了三张照片外,又发现1927年5月22日《图画时报》刊登的《朱璜存之女公子甫六月》且注明“陶冷月摄”,及1928年8月的《中国摄影学会画报》刊载陶冷月拍摄的《乡妪天趣》。


1926年5月16日《上海画报》《天平俊游记》


《天平游侣》


1927年5月22日 《图画时报》361期 朱璜存之女公子甫六月,陶冷月摄


1928年8月11日 《中国摄影学会画报》第151期


虞山兴福寺前《乡妪天趣》1926年,发表于1928年《中国摄影学会画报》